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从七仙女缝衣想到补丁里的母爱

从七仙女缝衣想到补丁里的母爱

阅读数:1人阅读
  今天中午我与七仙女视频聊天,聊着聊着,忽然看见七仙女起身找来了针和线,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丝不苟地缝补衣裳。望着她娴熟而从容的动作,我的思绪恍恍惚惚回到了孩提时代,眼前又浮现起在昏暗的15W白炽灯光下,我那慈祥的母亲倚床而坐,全神贯注地一针一线为一家老小缝补衣裤的情景……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在那个物质匮乏家境贫寒的年代,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买布做衣需要布票,全家人要等到过年了才添置一二件新衣裳。每个人平时一年到头就是那么几件衣裳,哪儿破了?哪儿烂了?总是缝了又缝,补了又补。那时候我的母亲有一只漆成古铜色竹编的针线筐,长年累月盛着一些颜色迥异大小不等的边角料,还有纽扣、针线、顶针、剪刀之类,母亲就凭着这些家当张罗着全家人春夏秋冬四季的更替衣裳。为了生计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农业学大寨忙于田间地里的活儿,到了夜深人静时分,安顿好我们兄妹三个后,又在昏暗的灯光下开始缝补活儿。

  母亲的针线活十分细致,对衣服补丁颜色的搭配、大小的尺寸、左右的对称精确得无与伦比。唯恐小了遮掩不住破洞,大了又浪费布料,色彩混杂了更是影响美观和大方。在母亲的眼里,简直把针线活当作手艺活看待,一点也不马虎。就这样母亲在夏天忍受着挥汗如雨蚊叮虫咬的酷暑,在冬天又煎熬着北风凛冽手僵脚冷的寒冬,强压着手指皱褶遍布干燥龟裂的疼痛不懈地操劳着。那时我家房间很小,大人小孩都是住在一起的,每每我从睡梦中醒来,搓着惺忪的眼睛,总能看见昏黄的灯光映照在母亲的脸上,那种神情是那么的慈祥,那么的专注,为了能使我们按时穿上衣裳母亲几乎是通宵达旦。实在困了合上眼帘靠在床头打个盹儿,之后又强打起精神忙于缝补衣裳之间。天亮之后的母亲,眼睛里经常布满着缕缕血丝一脸倦怠。多年来我的母亲她用自己艰辛的劳动和无私的情怀诠释着天底下最伟大的最无私的母爱。

  在那个流行着“新阿大旧阿二破阿三”、“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年代,我家也不例外。记得直到我在百官中学读初中时,还经常穿着在肘部、臀部、膝盖等多处打满补丁的衣裳去上学的情形。每当我面露难色,母亲总会语重心长地耐心开导我:“衣裳旧些勿要紧,只要补得整齐,洗得清爽,穿在身上照旧精神。我家没有条件与别人比吃比穿,就得长点志气好好读书,希望将来能有出息。”母亲的这番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至今还在耳边萦绕。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你讨厌那些补丁衣裳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不会,绝对不会!因为每一块补丁里都有母亲的劳累,每一针每一线里都浸透着母亲舐犊之爱拳拳之心。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并不代表我的身份卑微,它养成了我良好的生活习惯,锤炼了我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精神,补丁已成为我生命中一笔珍贵而厚重的财富。

  如今母亲早已两鬓斑白动作迟缓,做起针线活来不像年青时那么穿梭自如游刃有余了!偶尔回父母家中相聚一次,有时候看到母亲穿针引线的动作总是要重复好几遍,但她并不厌烦,一遍不行再来一遍,直到把线穿上来。我望着母亲牵引着手中线密密缝的神态,鼻子情不自禁地有些发酸,涌动的眼泪慢慢地模糊了视线。我知道母亲老了!但在母亲的眼里,我永远还是一个长不大让她惦记牵挂的孩子。她总是对我唠叨着千嘱咐万叮咛:扣子掉了要及时缝补上,天冷了要多添件衣服。每次回家碰到母亲做针线活儿,我都会劝慰母亲,别为了一件旧衣一双破袜而操劳了,应该歇下来享享清福了!可是母亲总是不听,她说:“都几十年了,早已成习惯了!”补丁对于母亲这一代人来说,是一种难舍的特殊情结,既承载着以往生活的辛酸,又蕴藏着今天甜蜜的希冀。而对于我来说,补丁伴随着我度过了懵懂的孩提时光以及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它给予我的记忆永远是那么的亲切而温暖!

  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琳琅满目的服装丰富着人们的生活。特别是那些打扮入时的80后90后天天穿着新衣裳,不但穿得舒适靓丽,更是讲究时尚品牌,所谓的“补丁”一词对他们来说恐怕变得十分陌生而遥远了。而对于曾经深受贫穷煎熬的我们这一代人,“补丁”也将随着岁月时光的流逝渐渐地淡忘!“补丁”作为贫穷落后的象征,已经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了,但作为一种艰苦奋斗的精神我愿意永远将它留驻心中。看着七仙女缝补衣裳,我的心中油然激荡起那种久违的温暖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