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追忆我的父亲

追忆我的父亲

阅读数:1人阅读
追忆我的父亲

那晚梦中又见到我的父亲,音容笑貌一如昨天,醒来后不禁泪眼潸然。他离开我们已经9个年头,但回想起往事,依旧历历在目。


父亲个子不高,一米六七的样子,皮肤黝黑,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他是一名乡村兽医,终日骑一辆自行车在乡里跑来跑去,风里来雨里去,吃饭、睡觉没有规律。


父亲为人随和,医术高超,在三里五乡小有名气。他的自行车上挂着母亲用碎布拼成的花书包,出诊或办事时,总会带回来一些好吃的。每当父亲归来,我们姐弟总是第一时间冲向花书包。


他曾说一生最大的骄傲就是把我们姐弟3个培养成人,都有了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不用再脸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我清楚记得父亲送我去兰州求学时的情景。将我安顿好后,他要返程回家,我坚持去车站送他。父亲无论如何不许,只是让我送到学校门口,一再叮嘱后才转身离去。看着那熟悉的背影,我瞬间读懂了朱自清的《背影》。


女儿出生的第三天,来医院看她的父亲查出癌症晚期,当时家人都无法接受。父亲病重的日子,儿女们看着心疼。但他是一个好强的人,胳膊断了往袖子里藏,很少在儿女面前表露痛苦。在最后的日子里,他求生的欲望很强烈,这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也是心中最难以割舍的。从父亲发病到离去只有10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奔波于北京、石家庄、保定之间。儿女们的努力丝毫没能阻止病魔临近的脚步。父亲去世时只有54岁,他走得太早了。


父亲总说他还能干几年,还可以给我们带带孩子,再种几年地,可以挣些零花钱,过几天逍遥自在的生活,然而这一切终归是梦了。


遥祝父亲在天国一切安好,我只有善待我的母亲,减少父亲的挂念,也慰藉自己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