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这顿饭让您等了那么久

这顿饭让您等了那么久

阅读数:1人阅读
  周末,我与几个同学在饭店小聚。聊得正酣,母亲打来电话。先是嘱咐气温下降记得多穿衣服,又提醒我每天吃两包板蓝根预防流感。末了,如往常一样,依旧满怀热诚地说:“晚饭想吃点什么?豆包?还是馅饼?要不,妈给你包饺子吧。”

  母亲就是这样。唠叨,不厌其烦,对做饭情有独钟。自小,母亲给我的印象,一直是系着件蓝色碎花围裙,象个陀螺在厨房忙碌。工作之余,母亲不看书,不打麻将,甚至也不和邻居拉家常。母亲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厨艺。电视上的“天天饮食”节目,她几乎每集必看。而且,一边看,一边还认真地记录在小本子上。家里五口人,谁爱吃什么,谁不爱吃什么,她比我们自己还了如指掌。她常说,民以食为天。饭吃合适了,身体才健康。只有身体健康了,才能有精力和体力去做事。

  也许因为母亲太能干了,我在做饭方面竟是一窍不通。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我喜欢坐在咖啡馆,捧着精致的白瓷杯,享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资品味。对厨房那些油污琐碎的切炒炖洗,不仅提不起丝毫兴趣,甚至,内心还波动着某种不屑的情绪。

  结婚后,爱人跟我一样,亦是从小依赖惯了的。望着池子里一蓬蓬鲜嫩的青菜,除了手足无措,就是一头雾水。开始,我们常常在单位食堂吃。只是,吃惯了母亲做的美味,那些味同嚼蜡的清汤寡水真是令人难以下咽。后来,又叫了一段时间外卖。但,那些食物既不经济又不卫生,而且,因为食用油的质量得不到保证,吃久了,还会对身体产生伤害……

  那天,听说我又在吃泡面,母亲心疼地直掉眼泪。她哽咽地说:“妈知道你们工作忙,压力大,累了一天,哪有精力再做饭呢。以后,还是回家吃饭吧。想吃什么,跟妈说,妈给你们做。”

  自此,从结婚第三个月开始,一直到现在,儿子都五岁了,我依旧象未出嫁时一样,每天吃母亲做的饭。不同的是,原来的三口人,变成了如今的五口人。

  流年里,我们回父母家吃饭,父母给我们做饭,渐渐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有时,因为遇到不顺心的事,我会突然失去耐心,不礼貌地冲母亲大声嚷嚷;有时,任性的儿子,亦会不懂事地对母亲做得饭菜挑三拣四;有时,母亲做了一桌子菜,从天亮等到天黑,因为我们临时有事,最终,饭桌前只剩下她和父亲苍老佝偻的身影……

  然而,母亲从未埋怨过,更不曾喊过一声累。母亲的心,像一湖清澈的水,那些鸡毛蒜皮的摩擦与矛盾,不过是一粒粒小小的石子,微微的涟漪后,是更深的平静……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电话里,女友晓琪激动地说:“小清,我妈醒了,我妈醒了……”

  七天前,她的母亲因患脑溢血突然昏迷。医生说,由于出血面积太大,手术成功率很低。几天来,我一直在为老人祈福。现在,她终于挺过了这一关。

  到了医院,晓琪眼睛红红地说:“你知道,我妈醒来后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吗?”

  我猜了半天,均不得要领。

  晓琪告诉我,那句话竟是“几点了?琪琪快下班了吧,我赶紧给她包饺子去……”

  “我妈都病成这样了,还想着给我做饭呢。而我,又为她做过什么呢?”晓琪望着我,目光里满是内疚。

  我怔住,眼睛突然漫上泪。

  是啊!我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如此?每天,她煞费苦心地为我们做饭。每天,她心甘情愿地做着我们爱吃的,却不一定是她自己爱吃的饭!每天,她一遍又一遍地问我:“女儿,你想吃点什么?”

  然而,至今为止,我竟不曾为母亲做过一次饭,哪怕仅仅是一碗简单的鸡蛋面。并且,母亲辛辛苦苦养了我三十年,我竟然从未问过她:“妈,您想吃点什么?”

  泪,再也控制不住,终于纷纷淌落。

  在超市,我一边挑选蔬菜,一边给爱人打电话:“今晚,我要请爸妈吃饭,你开车把四位老人一起接来。”

  “我爸妈在乡下,开车要一个多小时呢。况且,你会做吗?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个懒虫,总是打退堂鼓。

  “这顿饭必须请!而且,我一定要亲自下厨。我妈做饭那么拿手,我这个做女儿的,还能差到哪儿去?”

  我坚持着。虽然,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我相信,只要用爱和感恩做调料,这顿给父母做的饭,一定会很好吃。

  接着,我又挂通母亲的电话:“妈,您想吃点什么?今晚,我想做饭给您吃。”

  另一端,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妈老了,牙不好,就喜欢吃砂锅豆腐……”

  眼前浮现出每天饭桌上的香辣猪蹄、干煸豆角等等,我的眼睛再次模糊了。

  妈妈,原谅女儿,这顿饭我让您等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