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蹉跎的人生,婉转的歌

蹉跎的人生,婉转的歌

阅读数:1人阅读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姑姑很疼爱我。小时候我刚学会自行车,人太小了,够不着坐垫,别着大梁蹬车子。姑姑嫁过去的村子离我们家有6、7里路,路很直,顺着我家屋后的一条河沿,不下道,直接就能到姑姑家的屋后。我每天练车就练到姑姑家了,姑姑的婆家是个大家庭,有10多口人,他的公公婆婆小叔子小姑子都住在一起,我当时并不知道,她也是很为难的。每次去不管我是不是吃饭了,她都会给我炒鸡蛋,看着鲜嫩的鸡蛋,透着葱油的香气,口水就老往下咽。嘴上说不吃,可脚下就是走不动。吃完了,目送我好远,叮嘱我小心骑车,快点回家,她才放心。

  姑姑和我父亲是堂兄妹,但是他们兄妹情深。象亲兄妹一样。很小的时候,姑姑的母亲去世了,留下两个孩子很凄凉的。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很坏。她不喜欢姑姑。经常是吃上顿没下顿的。没几年,姑姑的父亲也去世了。这个后妈就更刻薄姑姑了,她不要她,要她滚,出去自生自灭。就这样我大伯只好把姑姑揽在身边。虽然日子艰难,但也不至于饿死。我的大哥二哥都是姑姑带大的。姑姑比我大哥大12岁,想让她背着,也是很困难的。有一天,刚学会走路的大哥,绊了一跤,栽倒在高粱地里。高粱已经收割了,但是镰刀砍下的高粱茬子很尖,一下戳进了大哥的眼里。可想而知,后果会有多严重。大哥狂哭,鲜血流下来,已经看不到鼻子和眼睛了。姑姑也吓死了,大哭着喊救命。大伯虽然心地好,但脾气坏,上来就是一脚,把姑姑踢倒在地。这个无爹无娘的孩子,她坚强的活在了现实的夹缝里。象一簇蓬勃的野草。她觉得挨打是应该的,她没有怨言,惊恐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做着她能做的事。她的眼里没有了眼泪,她把悲伤都咽进了肚里。

  还好,大哥的眼没伤着,但眼角的那个疤是好不了了,伤疤很大,长在大哥脸上,伤在姑姑心里。直到后来,大哥说媳妇,大伯还说我姑姑,要是你侄子能说着媳妇便罢,说不着媳妇就找你。其实,大家都清楚,是否说到媳妇,真的不是那个并不明显的疤的原因,而是家庭情况和大哥的自身条件。姑姑总是愧疚,她说,不管怎样,也得给大哥找媳妇。按说,大哥找媳妇并不愁,只是家境贫寒,心又高。大哥长的很漂亮,总想找一个漂亮的姑娘做媳妇。但漂亮的姑娘总想找家境好的,这样拖拖拉拉到了25岁,还没订妥亲,可把姑姑给急坏了。姑姑到处托人给大哥说亲,生怕大伯会怪她。

  姑姑长的又黑又瘦,比起同年龄的人,她是很显老的,小姑虽说和她是亲姐妹,但小姑乐观自信,而且为人刁蛮任性。我们都不喜欢她,虽然她出嫁很近,但我们都不喜欢去她家。我喜欢姑姑,她不识字,也没什么特长。一生肯吃苦,肯干活。她很爱我们,前些日子,听车间里的工人在议论,他们的姑姑对她不好,亲姑姑会对她不好,我怎么也不相信。我一遍遍的想起姑姑对我的好来。以前,很少有车子骑,我姑姑也不会骑车。有一次,母亲带我去赶集,在街上买东西,3岁的我不知道找妈妈,自己挪着挪着走了。等再想找妈妈的时候,找不到了,我顺着人流往前走,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头上的兔帽,把眼也给挡住了。我边走边哭,嘴里还在喊妈妈。母亲可吓坏了,到处找我不见。赶回家也没有。于是,整个村子的大叔大婶全部出去找了。那时交通不便,信息不通,不象现在有个电话打一下就知道。自行车也几乎是没有的,都是步行。东南西北分四路出去找,均不见,眼看天黑了,就更难找了。母亲嫁过来,6年没有孩子,喝了多少苦水,才盼来我这个傻妞。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边哭边跑,边跑边问。正巧遇上姑姑把我送回来了,姑姑把我带回家,喂我吃饱,才把我送回来。那一天幸亏姑姑去赶集,看到我一个人在走,就把我抱回家了。要是遇不上,也说不定早就饿死啦。或者给那些人贩子捡去,挖了心,卖了肝的也说不定。现在昧着良心赚钱的人太多了。本人虽然相貌平平,但器官还是健康的。

  姑姑很喜欢我,这也是我特别爱她的原因。我出嫁时,姑姑特意给我买了一个床罩,那个床罩颜色鲜艳,鹅黄的颜色,质地很厚重。我可喜欢了,至今我没有舍得用。妹妹经常会说:我姐出嫁你给她买了那么好的床罩,我出嫁了你怎么不给我买?姑,你别怪我不疼你了。我反对妹妹这样说姑姑,首先我反对她这种观点。有些东西你喜欢,你要自己去买,自己去创造,怎么能指望别人呢?也许,我出嫁那时,她手头宽裕。到了你出嫁时,她手头紧张也说不定,怎么能直接伤姑姑的心呢?

  姑姑和我脾气一样,或多或少的流着相同的血液,性格脾气也差不多。前一阵,我路过她那里,她说,我跟你出去转转吧,我说:“好”。姑姑的儿子有一辆好车,但从来不带她出去。我开车带她去兜风,她兴奋的象个孩子:“我的侄女真厉害,小时候我没白疼你,现在我是沾你的光了。”我把她带到母亲家里,她跟父亲母亲喋喋不休的说:“现在的孩子都出息了,要不是侄女,我哪能坐上车啊,我哪能上的了那么高的楼层啊,二哥,二嫂,我们今天算是享到孩子的福了。”

  我爱姑姑,我经常会给她买牛奶,给她买衣服。她不要,我也固执的买给她。等我再见到她的时候,会看到她穿着我买的衣服,高兴的对邻居炫耀。我很欣慰,不管我买什么她都是喜欢的。姑姑嫁的那个人,我不喜欢。我从不叫他什么。因为我见到过他凶狠的打我姑姑。虽然夫妻之间没有不吵架的,但我记恨他拿着皮带象抽打牲口一样的鞭打我姑姑。每抽一下,姑姑就尖叫一声,那鲜血立时浸透姑姑的粗布衣衫。我扑过去,扑在姑姑身上,他就把我拎开,把我姑姑关在屋里打。我恨他,恨那个嗜酒如命的人。他不仅夺走了姑姑的安宁,还夺走了她的青春。我不明白,当时我大伯怎么就把姑姑嫁给这样的一个人了呢?

  在这个安静的夜里,我把这些只言片语写给我深爱的姑姑,想念那个给过我温暖的人,最近一定抽空去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