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踩着厚厚的积雪蹒跚而行

踩着厚厚的积雪蹒跚而行

阅读数:1人阅读
踩着厚厚的积雪蹒跚而行

我回来晚了。


那个夜晚,当我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辗转数百里路,心急火燎迈进家门,却看见瓦盆里纸钱在燃烧的时候,我知道我回来晚了!


父亲走了,但他的身影却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


我记得,一个霞光满天的秋日的傍晚,父亲穿着湿淋淋的衣服,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天井受到母亲埋怨的情景。那天下午,生产队放水浇地,父亲负责看管水渠。他沿堤巡视,发现大水冲决一段渠堤,奔涌而出,毫不犹豫跳入齐腰深的水中,挥锨挖泥去堵,直到堵住缺口。听到母亲的埋怨,父亲并不反驳,只是嘿嘿一笑:“不去堵,水白白流走了,咋浇干渴的庄稼?”


我还记得,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清晨,全家人正围坐在一起吃饭。一位陌生的中年人推开院门,闯了进来,说自己迷路了,询问上山的道儿怎么走。父亲担心那人不认识道儿,掉入深沟发生意外,喊了声:“跟我走!”便放下手中的碗筷,领着那人出了家门。


父亲顶着刺骨的寒风、踩着厚厚的积雪蹒跚而行,摔了好几跤,坚持把那人送到山顶,指明下山的路才转身返回。那时,父亲身子骨虽然硬朗,但已年过花甲!


二十九年前,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憨直的父亲受到乡亲们的羡慕。此前,两个哥哥已经考上了大学。在那个高考升学率只有百分之几的时代,俺兄弟四人,有三人考上了大学,乡亲们说,俺家创造了一个奇迹。村里有位读过书的老人多次冲着父亲翘大拇指:“古代一门俩进士名扬天下,如今您一家出了三个大学生,不简单啊,不简单!”父亲嘴上谦虚,笑容却一直挂在脸上。


熟悉父亲的人都知道,他只读过三年私塾,文化水平不高,未教我们兄弟几个背一首唐诗、说一句英语、解一次方程。但他给予我们兄弟思想上的教诲和品德上的砥砺,给我们身上注入了用不完的劲儿,促使我们不用扬鞭自奋蹄,发愤读书。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父亲对子女的思想品德教育一点也不放松。我记得,他常常这样教育我,“做事,先做人”;“做人要正直,不能做别人看不起的事”;“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后来,我们兄弟几个长大了,他还是瞅准机会就敲打敲打。我记得,新婚后我第一次携妻子回老家,他面对我和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儿媳,手拿一截树枝在地上比划着说:“人呀,千万不要自大,自大多一点就是‘臭’。”正是多年来父亲潜移默化的教育,带出了正直淳朴的家风。我们家里老老少少无论身在何处、干啥工作,都站得直,行得正,用心做事,因此赢得了别人的尊重。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我十七岁外出上大学,毕业以后留在省城工作,一待就是二十多年。这些年来,父亲和母亲住在乡下老家,相濡以沫,很少对我们提什么要求。久而久之,倒养成了我的惰性。


其实,我早该知道,父亲年老体弱,经不起病魔的折磨。那天,接到哥哥的电话,我想尽快赶回老家,见父亲最后一面。孰料,他却撇下我们,驾鹤西去了。我默默地站在父亲的遗像前,请求他老人家答应一件事儿:将来,等我也走进天堂,让我好好伺候他,天天陪他拉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