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阅读数:2人阅读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的这首《游子吟》,不仅世间千古流传,而且人们脍炙人口,千百年来震憾了多少人们的心弦?它不仅道出了母亲对游子之爱的纯朴无华,更道出了这份情之深比天高比地厚。有一种情,血浓于水不离不弃,那就是亲情;有一种爱,无私给予不求回报,那就是母爱;有一个人,生死相依永记心间,她就是母亲。母亲真象是一头奶牛,吃的是草而哺育给儿女的却是甘美的奶水。母亲更是漫长岑寂之夜的一盏不熄的明灯,永远呼唤在异乡迷茫的游子倦鸟知返。这份无私与伟大的情象那千丝万缕的柔线一样,悠远、绵长。作为儿女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在社会上独立行走,但无论你在远离祖国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还是沉浸在儿孙绕膝亲人团聚的天伦之乐里,你都会由衷地领悟到那血浓于水的刻骨之情,令人泪流满面,也令江河失色,更令天地动容。

  是什么样的思绪在这安静的夜晚里悄悄泛起,让那牵挂涨满了我的整个心房?是什么样的感动在这悠扬的音乐旋律中让我情不自禁地回忆?在我的崎岖坎坷的人生旅途上,是谁给予了我最真诚、最亲切的关爱?是谁对我嘘寒问暖给予了无私的奉献?是谁不知疲倦地教导着我为人处世的道理?是谁为了我的一切琐事而担忧?是我慈祥的母亲。如今每当我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时候,只要看见别人家的炊烟袅袅升起,我的心头就会响起在那烟雨江南鳞次栉比而建的房屋下,呼唤小孩归家吃饭的母亲声音。我其实晓得这是一个游子对母亲永恒难忘的眷恋。异国他乡大漠深处酷热难耐的流浪生活,总会使我想起家乡落雪后又溶雪的季节,总会让我想起母亲伫立在长长的弄堂路旁凝望。我已记不清她多少次在长满绿绿青苔的夏季送我远行?我也记不清她多少次在冬天的积雪化水时分期待我的归家?慈祥的母亲对我们儿女操劳了一生,你没有怨言,你把所有的辛苦淡化成了眼泪,又在月明星疏的夜晚悄悄的流到心里,带给我们儿女的只有慈祥的笑脸。

  无数个夜晚,想起远在家乡慈祥的母亲,我的心总会涌动起一种如水柔情。我坐在荧屏前轻敲键盘,把思念化做文字,化做我一腔浓浓的爱意。我梦想着自己的真情能融化岁月的风霜雪雨,让年老的母亲能找回当年在上海滩的娇美倩影,让年迈的父母在那东方大都市风花雪月的曾经美丽在我的诗文中荡洋。作为儿女远离了父母,我知道你们儿孙没绕膝、孤灯难入眠那份孤寂与落寞有几多凄凉,如今我也希望能找个心仪的伴侣带着儿孙年年的春节回到老家团圆,一起牵手在那条有着二百多年悠久历史、幽雅静默的古道小径上,在那斜斜长长的夕阳映照之下,搀扶着父母慢慢地走上一段……以表达拳拳之赤子心,“报得三春晖”的殷殷之情。作为中华儿女,我也会常想着回报家乡、回报祖国-我的母亲。愿天下所有的父母晚年幸福安康、福寿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