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给母亲以事业心

给母亲以事业心

阅读数:2人阅读
给母亲以事业心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到郑州,不让她回老家,因为那里保留着她和父亲生活的太多痕迹,这些痕迹会日复一日地让母亲联想到父亲。还有,母亲相信老家一种说法,老夫妻走了一个,另一个不出三年也会跟着去。所以我坚持让母亲住在郑州,直到父亲三年的祭日过了,我才对母亲说,明年春天,你可以回老家住几天。


于是,去年春夏,母亲在老家住了三个多月,我接她回来后,发现她身体明显的好于在郑州时,我就问母亲原因,母亲说:“人是离不开太阳的。在城里,你整日寻着晒太阳,到乡里,太阳一直跟着你。”


但是过了几天,母亲对我说:“城里啥都好,就是心慌。”


“心慌”一词,在我的老家有特殊含义,就是寂寞。


我一下子沉默了,觉得我作为儿子,太不孝了,母亲八十多岁的人了,我就不能把我的事情放下,多陪陪母亲吗?


话是这样说,但是落实到每天,很难。一个礼拜,也就能陪母亲三四次,跟她说话,听她叙述老家的家长里短,给她说笑话,说城里人的各种尴尬,还陪她到郑州有水有花草的地方散步,但是,这些还是太少了,母亲大部分时间,处于“心慌”中。


我突然想到了母亲年轻时做的工艺品,还有母亲那时给村里人婚嫁所画的绣花图案,就说我特别怀念母亲的那些工艺品,希望母亲给我做一套,作为我家的传家宝。


“那有啥好的?”母亲说:“你那单位全是画家写家,我这不能算上好的。”


我说:“你这是民间工艺品,恰恰是城里稀缺的,珍贵得很,你弄出来,我在网上给你做个展览,让全国的网友知道,我妈妈是个民间艺术家。”


从这一天开始,妈妈如上足了发条的闹钟,整日沉浸在创作工艺美术品的事业中,用当下流行的话说,忙并快乐着。


从九月开始,一直做到春节前,母亲都在为创作忙碌。弟弟对我说:“这就怪了,妈没事时,还有个头疼脑热的,一忙乎这事,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十足。”


春节前,我老家礼泉县的文化局长来郑州,专程去拜访了我母亲,看到母亲做的工艺品,大为赞赏,说在关中道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出这么好的民间工艺品了。


这是文化局长的赞扬,让母亲高兴得满面红光。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夏挽群和河南省民俗专家程建军看了母亲的工艺品后,以行家的眼光说出了母亲工艺品的传承渠道为三秦,并肯定地说:“你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家。”随后,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为母亲颁发了“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家资格证书”。颁发证书那天,母亲将头梳理一番,换上鲜艳的衣服,握手、照相,一头银发加上一脸笑容,俨然一个当之无愧的民间艺术家。


但是,新的问题来了,这些工艺品,母亲做完了,作为作家,我知道,让母亲创作,很有劲,如果重复,就变成劳动了,心理作用是大不一样的。


于是,我又想到,母亲刺绣也很好,我就对母亲说:“现在的中式服装,兴在上面刺绣,你还能扎能绣不?”


“当然能么!”母亲眼里满透着兴奋。


我在母亲的兴奋中,心里很滋润:要给母亲尽孝,就给她以事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