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生命之茧

生命之茧

阅读数:2人阅读
  中午在办公室小憩,无意间翻看自己的手心,竟然发现中指根部有一层厚厚的茧子。自己好生奇怪:整天就在第一现场和办公室过活,从来都没有干过什么粗活,手上怎么会有茧子呢?看到眼前的键盘和鼠标,突然又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长期敲打键盘、滚弄鼠标的“结晶”吗?

  以前以为,只有干粗活重活才会起茧。今天发现,生命之茧到处存在。因了这个小小的发现和感悟,中午的困意全无。我伸伸慵懒的身体,走到落地窗前,外面的视野一片阳光明媚。看着天空几片淡淡的云朵,思绪不自觉的飘逸开去。我突然就心酸的想起了父亲的手茧、母亲的手茧、生命中那些过往的疼痛留下的生命之茧。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崇拜我的父亲。因为村里和身边的人都说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有能耐的男人。虽然那时年幼的我并不彻底懂得什么是“能耐”,但听别人这么说,心里总会觉得很自豪、很踏实。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不怎么常在家里呆着。走南闯北,打拼与各个城市。在我们的那个村子,如果哪家的男人长期在外,子女大多会因管束不周而学得捣蛋顽皮。而我,却是个例外。虽然父亲很少回家,我却跟着母亲安静的生活于那个村落。当别人家的孩子在和同伙打架、爬树捣鸟、打马蜂窝、在沟渠泡泳的时候,我却在院子的那棵苹果树下,自个儿沉迷于父亲给我收罗的那堆小人书。

  有一年夏天,村里的几个小孩在沟里的大坝里游泳不慎被淹死了。奔波在外地的父亲听说后焦急得赶回家里,却发现我依然安静的在读小人书。他很奇怪,就问母亲为什么她不管我,我却一点都不淘。甚至有一度,他曾担心的问母亲我是不是有忧郁症什么的。我听到后竟如大人般哈哈大笑,完了告诉父亲:“你们就放心吧,本小孩儿健康着呢。我只是不喜欢天天滚得跟个泥球一样。更重要的是,我不想给你们惹麻烦!”父亲和母亲听后被逗坏了。他们从此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孩子没什么毛病,只是过早成熟。

  其实,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之所以出奇的“乖”,还是源自对父亲的崇拜。父亲在我年幼的心中树立的高大形象,让我有一种自我效仿塑造的欲望。也就是说,我也想做一个像父亲一样的男人。我又听说,只有读很多的书,才能更有出息。所以我就整天乖乖的读书了。当时也不懂得该去读什么书,只好碰到什么读什么。

  所以,记忆中的父亲是一个潇洒伟大的男人,是我一直崇拜的偶像。只是,世事沧桑。当年那个风华正茂的父亲已经霜染鬓白。

  记得在我上大学的那天,父亲突然摊开手掌,让我看他手里那些如山峰般隆起的老茧。我知道,他不是在向我诉说他为我有多劳苦,他是在启迪我,要我刻苦求学,不要重蹈他的覆辙。他希望我的人生是轻松的。今天,我终于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他用一手的老茧告诉我,他是个有能耐的男人,可是他的能耐是有局限的。他没有知识。所以当那些年轻的资本渐渐被岁月带走,他还是逃不脱辛劳的宿命。

  大学的日子,我没敢浪费那宝贵的年华。因为,父亲摊开的手掌,像一把锥子,时刻警示我努力前行。

  母亲一生的辛劳,更是不必去说。看到母亲的手茧,是在她去世后殓棺的那天。我捧起那双冰凉的手,看着那些即将随她一起而去的老茧,心痛的无法呼吸。我很,我恨自己那个时候才想起认真的看看母亲的手。甚至,就在她闭眼的那一刻,我都不在她的身边。身为人子,这将是我一生的愧疚和遗憾。

  在母亲只有50年的生命里,她的辛劳似乎贯穿整个生命的始终。在母亲只有12岁的那年,姥姥就丢下她和年仅六岁的舅舅离开了人世。从那时起,母亲就担负起了拉扯舅舅的重担,直到舅舅长大成人。后来嫁给父亲,由于当时他们所处的那个年代的一些原因,她又陪着父亲开始了又一程的辛劳。这几年刚好了起来,我们姊妹几个也都长大成人,村里人都说母亲终于可以享享几天清福了。可是前年,母亲却被病魔过早的夺去了生命。这,就是我的母亲的命运。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命运。

  每一个女人,都是从一个个青春女孩变成母亲。她们把那些最为美好的年华无悔的献给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面对生命中的这些女人,不管她们是母亲,还是爱人,我们都应该给她们致敬。因为,她们明媚了我们整个的一生。

  其实,只要细细感悟就会发现,生命之茧真的无处不在。有些茧子很明显,就长在手掌上。可还有一些茧子,长在心上。

  有时候,一个伤口,就可滋生一个老茧。疼痛久了,就没有了感觉。然而,这种没有了感觉的感觉,却只为一个人、一段情而悸动。说没有了感觉,是因为除此之外,对别的同类物事没有了渴求的欲望,固守于当初的美好与伤感而无法自拔。在我年轻的心上,就有这样一个茧,不疼,却早已刻在了心上。

  那个被我钟爱,也钟爱着我的女子,在我的生命里短暂的流连了一场,就永远的消逝在了我生命的旅程。我曾答应她,没有了她的日子,我会忘却这一场邂逅,不会牵念她的美好。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终于发现,对她的这个允诺我无法做到。虽然她已在另一个世界,可我总是感觉,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我那么执拗的感觉,我的每一次行程,她都在天国深情注目。她的离去,就是我心上的一个茧子。看无形,却时刻都在细数那些过往。

  不论是父亲手上的茧,母亲手上的茧,还是生命中因疼痛而结的无形的茧,那都是生命沧桑的一种见证。那些茧子,是一本生命的史书,读懂它们,便读懂了生命的艰辛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