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爸爸,你在哪里?

爸爸,你在哪里?

阅读数:2人阅读
爸爸,你在哪里?

清明节又来到了,虽然说这是踏青的好时节,可我的心中早已感觉不到了这份欢愉,我来到了爸爸的坟前,爸爸,你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回音?


就像是一场梦,我不相信你走了,可我确实永远见不到你了。想起以前的朝朝暮暮,我早已泪流满面,现在才知道了失去亲人的痛苦,看到电视中那种生死离别的场面,才知道什么叫寸断肝肠。特别是看了刚刚播出的《樱桃》,当红红在曲总临终前喊出那一声‘爸’时,让我陪她哭了好久,他们是在演戏,可对于我来说这却成了事实。


在我的记忆中,你从没有打过我们姐弟四个。你一直在外工作,奔波了一生,为我镇的水利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几个也很争气,姐弟四个中有三人考上了当时乡里的中学,那可是全乡的前一百名。可就在我们沉浸在幸福之中时,姐姐由于用脑过度而休学至退学,你也因为承包瓦厂而赔了很多钱。好好的一个家却就这样衰退下去。上了高中后,弟弟感觉压力大而辍学。小小的年纪,却过早地踏入了社会的大门。我在高中支撑着,可总缺乏学习的动力,虽然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对我很好,我的成绩也日渐下滑,高考时与大学的大门擦肩而过。在你和妈妈的劝说下,我又去复校了。学习还是马马虎虎,可这一年也改变了我的命运,正好章丘电大招130名英语和生物师资班。舅舅在秋假开学前(当时我已经在村里教了两个月的书)就给了你通知书,当时你并没有告诉我,家里当时要账的很多,还有什么钱让我读书?可你说,“亏谁也不能亏孩子。”你和妈妈卖了家里的老黄牛和仅仅载了三年的小树,终于凑齐了2000多元钱让我去了电大。毕业后,我顺利地分到了中学教英语,家里状况有点好转,最起码有了零花钱,不用每天去借钱花。我们几个也相继成了家。后来,承包瓦厂欠下的钱也慢慢还清。从水利站裁员回家后,你自己到处奔波,终于办了企业退休,领了七年的工资后,你却永远的走了。没有留下什么遗憾,我们都有了新房子,你走的好轻松,带给我们的却是永远的遗憾和痛苦,哪怕你再活七八年也行!


你的病太突然了。去年暑假一开始时,你说腰疼,从中医院拍了片子后,你在家里针灸了九天,却不太见效,我们也说家里条件不行,于是我们去中医院住院了,可牵引和输水还是不见效。我们都烦了,当时还责怪人家技术不行,于是就回家了,可五天后你又发烧,我们又来到了中医院,尽管当时不愿意再来。到来第一天后,我和叔叔还有弟弟陪你检查,你去厕所后,我身边的叔叔接到一个电话后猛地站了起来,他和弟弟把你从厕所里扶了出来,让你坐在了椅子上,从此你再也没有起来。也就是在那一次,查出你的肝上有阴影,当时叔叔没有告诉我们,弟弟也半信半疑。我们继续投医,又在王村针灸了九天,总之哪里能看腰我们就去哪里。后来有一天,我们终于知道了你得了不治之症。当姐姐告诉我后,我实在承受不了,跑到楼下哭了一个晚上,当时真的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可我们还要面对现实,尽管医生已经无能为力,可我们却总感觉你能活过来。在十月四号,我们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这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因为你一辈子都爱面子,这样容易引起左邻右舍的轰动。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在路上,你紧紧拉着姐姐的手,我们真担心你坚持不到医院。在市医院,医生也把你的病情告诉了妈妈,虽然母亲早有预感,可她情愿自己骗自己。弟弟更是愁的在你的床前喝酒。他甚至在你的床前说,“小老头,你才是我亲爹!”在第十四天时,你却格外清醒,非要回水镇看腰,还对叔叔说,“你不让我走我自己找人。”叔叔马上又打电话找来了车。到了那里后给你输水,你在昏迷中说,“哎哟,你们怎么不让我动,我被捆住了。”我们知道,再输水也不管用了,不要再让你痛苦了,还是回家让你静静的走吧。回家后,你的好朋友都来看望你,你似乎也能认出几个。看到他们都那么健康,为什么你却就要离开我们,你为什么不如他们。


回家后的第六天晚上七点十分,吃完饭后我们到了你的床前,发现你呼吸慢了下来,几分钟的时间,你在平静中再也没有醒来。


我们都知道,人总有生老病死,可我们不相信你真的走了。幸存的人还要活下去,从这次你生病,我们才发现年龄最小的弟弟却撑起了一片天,他真的长大了,我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封建的人重男轻女。我们更加学会了珍惜,珍惜生命,珍惜身边的没一个人。感谢我的家人,我们会永远幸福!还要感谢那些临终前日夜守在爸爸身边的每一个人!同村的刘成海大哥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写下了这样一首诗,“挚友仙逝永不回,故乡归来泪双垂。往事历历思无尽,残酒半杯为谁醉。”


爸爸,你在那边安息吧,弟弟给妈妈买了房子,我们都隔得很近,妈妈很好,我们每天都轮流去她那里。你的孙女、外甥和外甥女学习都很好。只是我们怎么也忘不了你,我们知道你永远不会回来了,我们会常来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