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父爱柔心

父爱柔心

阅读数:2人阅读
父爱柔心

父爱如山,厚重深沉,细细体会才有感觉。细品之中却常会感受到父爱细腻温柔的一面:仿佛山中林间吹来的风,强劲又清新怡人;更如山间潺潺流过的溪流,滋润儿女的心田。父亲心底的那份温柔默默地放在特别的父爱中。


听妈妈说她只见过父亲流过两次泪。一次是大哥出生时,面对新生儿,想到自己已成右派,年轻的父亲掉泪了。还有一次是我移民澳洲前去探望父母,临行分别时父母送我到候车室,只叫姐姐送我上车,而父亲却在候车室哭了起来。父亲是为我又要开始陌生的新生活而担忧,也以为我定居国外就不知多少年才能再见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经历过生命重大变故的父亲早已不再流露软弱,却为了儿女两次流泪,而且竟还是当众哭泣,因为父爱,父亲心灵深处的那份温柔如决堤之水倾泻。


父亲皮肤白皙,个头不高,是文质彬彬型的。但他脾气不好,发火时让我们感觉很可怕,偏偏他对我们要求又极严格,所以子女们都怕他。父亲是学中文的,如果谁做错事了,他即使不发火,几句高水平的讽刺话也让我们难以承受。因了这"怕",子女无法体会父亲的慈爱。但实际上父爱一直都在我们每一个的成长过程中,在他的每一次严厉当中。


在我们每一次突发事件里,最能感受到父爱。那些画面深深留在了我的脑海里:小的时候弟弟摔破头,父亲匆忙赶回来的紧张样子,以及从在医院缝了针,爸爸抱着弟弟回来那轻松的样子;老师担心二哥调皮无法考上重点高中和大学时,父亲着急的样子;给大哥从农村户口转回城市户口,又有找工作困难时,父亲焦急的样子;得知姐姐砍柴伤到脚时,父亲急急推出自行车慌张冲出去的样子;我生病在卫生院接受简易输液引致呕吐,护士还斥责我娇气,父亲发火责备护士推注射器太快的样子;……


父亲没有只爱儿子,甚至对两个女儿付出了更多爱。我一个月时得肺炎,却正是动乱年代,父亲抱着我冒着可能的冷弹,找到关在牛棚的儿科医生给我诊治,并学会在家给我打针。那年父亲正在外地开会,得知姐姐可能面临危险,马上赶往姐姐上班的地方,陪着姐姐几天,直到事情解决确定姐姐是安全的。


父亲对我倍加疼爱,而且是细腻的。小学时,父母在各自学校吃住,我们和奶奶租住在村里,有段时间每天晚饭后我走去父亲的学校住,父亲都将自己那份饭菜留下一些给我吃,而其实依当时的定量,那一份饭菜父亲应该都不一定能吃饱的。上中学时,我喜好收集花花绿绿的糖果包装纸,父亲每次出差就会买回各种特别花色包装的糖果,现在偶尔翻开我的旧书中,若发现夹有糖纸,内心就有温馨之感。我上大学,父亲是送我去的,去之前父亲给我买了一条连衣裙,还悄悄问姐姐在云集全国各地人才的大学及城市里是否够体面。多细心的父亲,多么细腻的父爱。


父亲可知道,当他和母亲在候车室流泪时,火车起动之时,我也是泪流满面的。我多想依靠着父爱,依偎着母爱,而不是独自一人坐在火车上,一次次走上未知的人生路。可是鸟儿是要自己飞的,我的人生路是得我自己走的。我常常想起父亲带着我们全家上山砍柴的快乐日子,齐心合力开荒种菜的岁月,与哥哥姐姐和弟弟站在村口路边等着进城归来的父亲骑着自行车驮着妈妈归来的那刻……虽然我17岁离家求学后就不再与父母在一起生活了,但我常常祈祷他们一直一直都好好的,只要他们在那里,即使不在一起生活,我也会感觉到可依的父爱。


移民前,父亲只送给我一句话:"不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失去希望。",这句话如涓涓溪流,注入我的心田,伴我海外生活。


是的,父爱也是出自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