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父亲,我敬佩您,也感激您

父亲,我敬佩您,也感激您

阅读数:3人阅读
  若果你要问我最敬佩的人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骄傲地告诉你: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其实,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生平似乎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不过,仔细想想,父亲又是一个不简单的农民。不说别的,就拿哥哥读书的事来说吧。若果不是父亲的“顽固”坚持,今天的哥哥也许就是一个工地上的农民工了。

  哥哥念高中的时候,我正在念初中,家里二个人念书,负担很重。父亲常年在外打井赚钱,支付我们兄弟俩的并不昂贵对我们来说却又难以支付的学费。那时,哥哥并没有正经地念过书,而是经常和他的狗朋狐友玩,诸如打牌、抽烟,甚至偶尔喝酒,用钱很厉害,而且,第一年还没有考上大学。我清楚地记得我和母亲父亲都在田里插秧吧,哥哥从镇上回来直接到稻田里来,一脸的愁容,不开心的样子。父亲只是问了一句:考的怎么样?哥哥怏怏地说:没有考中。父亲就没有说什么了,“明年再考,别灰心。”父亲笑道,便埋头插起秧来。哥哥并没有受到父亲的责骂,他知道哥哥的心里也不好受。

  可是,那时,家里穷,好心的亲戚便劝说父亲,“别让大的(我的哥哥)再补习了,好好的跟在你后面赚钱吧,或许会减轻家里负担。”可是,父亲却断然拒绝了亲戚的好心的建议,父亲斩钉截铁地说:“那绝对不行。你的目光太短浅了,我这叫智力投资,搞的是长远发展,怎么能像你只顾眼前的利益呢?再说,俗话说得好啊:没有烧不开的水,没有煮不烂的肉。只要坚持,大的一定能够考得上。”

  应当说,在那时,父亲,一个农民,能够说出这番话,不简单!

  那时,农村人刚刚走出农村,到城市打拼发展,还能够赚到几个钱,补贴家用还有剩余,日子都过得红红火火的,的确让人羡慕。而我们家呢?我们两个兄弟非但没有给挣到一分钱,还要月月从家里拿钱,弄得母亲都揭不开锅,十分困窘,可是,父亲并没有像其他鼠目寸光的农民一样让我们中途辍学,而是向我们兄弟俩喊出:“就是砸锅卖铁,我都让你们读书!”在那样直到今天还是这样崇拜金钱利益的时代里,这句话对我们兄弟而言,无疑是振聋发聩的,它深深第打动了我,也立刻惊醒了我的哥哥。

  后来,哥哥不出父亲意外地考上了大学,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第一个留在省城工作的人;在父亲看来,哥哥从此以后跳出农门,就是“体面人”了,不用干脏活累活了,至少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了。

  也许直到今天,你才能够深刻地理解到父亲那句“就是砸锅卖铁,我都让你们读书!”的口号深意,体会父亲的苦心。父亲,不仅有中国人大炼钢铁的热情决心,更有一个淳朴农民对知识乃至未来的神奇的洞察预判,还有那颗让我们兄弟俩不易觉察得到的爱子之心。你会觉得父亲的胸脯就是一片蓝天,为我们顶起一片天地,给我们托起一片晴空;在这天地里,我们兄弟俩快乐成长,勾画自己的未来,至于父亲为此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那时,我们俩还不够清楚。

  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大概能够清楚一点作为父亲者得苦累,可是,父亲却老了,真的老了,两鬓斑白,头发花白,腰背佝偻,经常感冒,可是,父亲依然劳作在田地上。

  父亲,我敬佩您,也感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