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父亲的背和肩—是我快乐的摇篮

父亲的背和肩—是我快乐的摇篮

阅读数:2人阅读
  父爱是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

  父爱是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

  恋父情结

  父爱如山。虽然世上最爱我的人——我的父亲离开我已经很多年了,但父亲在世时的慈祥的音容笑貌以及父亲曾经给予我如山高大如火温暖的爱,几十年来一直流溢在我的心间。特别是当我的生活中出现一些波折患难、痛苦无奈时,我多想再依偎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再让父亲再轻轻拍拍我的背,再让父亲亲切唤我一声“乖”,那样,即使再大的磨难与打击、痛苦和委屈,都将会在温暖的父爱中化为轻烟,随风飘散。

  温暖亲切的昵称

  在父亲陪伴我二十三年的岁月里,我满脑子储存的都是父亲对我百般疼爱或者说是溺爱娇宠的印象。因为任凭我怎么努力回忆,也丝毫回忆不起父亲对我有哪怕偶尔一次小小的责骂及责打。并且在我印象中,父亲几乎没叫过我的乳名和学名,因特别疼爱我,而在我为孩童的时候,叫我二个字:“乖乖”,在我长到十七八岁时,改叫我一个字:“乖”。

  父亲的背和肩—是我快乐的摇篮

  听父亲说,在我咿呀学语蹒跚学步之时,我就把父亲的背和肩当作快乐的摇篮,只要一到了父亲的背上或肩上,就无比地兴奋和高兴,并且手舞足蹈“哇啦啦”地大喊大叫。稍长大些时,我渐渐被蓝天上的形状神奇各异的朵朵所迷醉吸引,每当我仰视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看着那些变幻莫测的云,或流动,或停驻,有意无意地为蓝天添了装饰时,就会更加高兴和兴奋,一边一双小手不停拍打着父亲的头,一边欢天喜地疯狂地喊着叫着,一会儿又把双手伸向上空,仿佛要把那天空中洁白的云朵摘下一朵玩耍似的,够不着时,还会撅起小嘴埋怨父亲的个子不够高,我多想有朝一日父亲若是能像天一样高,那样我就会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孩儿了,那样我每天都可以像个公主似的骑在父亲的肩上把蓝天白云看个够,把洁白的云朵摘些下来,铺到地上当跳跳床玩儿!父亲发现我不高兴时,马上会用他那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腿就地转圈,想再把我逗乐,而我真的会立刻忘却没有摘到云朵的沮丧,接着又大声尖叫狂笑起来。而父亲也最喜欢把我驮在他的背上或肩上逗我开心听我欢笑。因为父亲最喜欢听我银铃般的笑声,最喜欢看我的灿烂如花般的笑脸,不管那个年代家里生活有多艰难困窘,不管他和母亲每天有多劳累疲惫,只要看到我的灿烂如花的笑容,听听我银铃般的笑声,他和母亲因繁重劳动的疲惫感就会烟消云散,转忧为欢,所以父亲把听我的笑声看我如花的笑容,当成那个困苦时代的解乏剂。

  性格迵异的姐妹俩

  姐姐生性就秉承妈妈争强好胜强泼辣能干、干起活来风风火火干净利落的性格,并且为人古板老气横秋,不苟言笑,不会说讨好父母的话,如果父母若错怪她了,她会不依不饶就算是挨死打也要争个赢,为此姐姐挨了许多不该挨的打。而果儿却和姐姐的性格恰恰相反,生性温柔慢性娇气,这也是继承了父亲为人圆滑机灵乖巧左右逢源性格的缘故,并且嘴巴特别甜好喊人,又爱唱爱笑爱跳,左邻右舍儿时伙伴以及几岁的小孩子都非常喜爱我。这样说吧,如果哪家小孩子闹腾大人,家长哄不了时,就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跑来我家搬救兵,找我去他们家帮助哄孩子,这一招确实很神奇,不管小孩子哭闹得再凶,只要见着我,立马就会立止住哭声,然后我再稍做挑逗,就会像三月天孙猴脸似的破涕为笑,并且不一会儿就会高兴的笑逐颜开手舞足蹈,开心地地与我玩耍起来。也正是由于我温柔良顺活泼乖巧的性格,父亲才特别偏爱我许多。

  理亏,父亲为我辩三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七十年代期间,正常家庭中,父亲是家中的顶梁柱。可是我的父亲却天生身体不好,常年患有严重的胃病,不能干重活,所以养家糊口的重任就自然落在妈妈瘦弱的肩上。我和姐姐从小就都很懂事,立志要减轻一些妈妈的重担,就自告奋勇要担当家里一日三餐的洗碗涮锅与打扫家庭卫生的工作。

  开始,早当家的姐姐是这样为我们俩的洗碗涮锅工作的:一对一顿的洗,周而复始自觉轮流实行。每每轮到姐姐洗时,干活老练利落的她,会一声不吭地积极主动地尽职尽责出色地完成任务,而每每该我洗时,被父亲娇宠惯的慢性的我,却总是磨磨蹭蹭想赖着不想洗。过了吃完饭时间已经很久了,父亲发现饭桌上的碗筷还原封不动地在那站岗,就会稍皱眉头对着姐姐发问:“该谁洗碗呀?”“妹妹!”心直口快的姐姐问心无愧利落地回答。一听到该我洗,父亲皱着的眉头马上就会舒缓开来,面带慈祥的微笑温和对我说道:“乖乖,赶紧去洗,洗完再玩哈!”一向乖巧的我听到父亲的命令,马上站起身来,一边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一边去饭桌前收拾碗筷。

  可是因为我的慵懒慢性,类似的事件是常常发生的,所以类似“该谁洗碗呀?”“妹妹!”这样的对话频频发生在父亲与姐姐之间,终于有一天,疼爱我的父亲忍不住向姐姐发了大火:“为什么每次我一问该谁洗碗?你就会说是该妹妹啊?你是不是欺侮妹妹小,她怕你,你总叫妹妹洗而你不洗呢?!”生性泼辣的姐姐怎么会受这天大的奇冤啊?只见她怒火中烧一蹦三尺高,对父亲不依不饶铁齿铜牙地叫喊争辩着:“那是,一临到我洗,我不吭不哈地自觉去洗了,一临到她(指我)洗,她就慢慢腾腾磨磨蹭蹭想赖着不洗,所以你就总会问‘该谁洗碗?我就会答,该妹妹洗’啊!久而久之,在你的大脑中就是一直是该妹妹洗碗的印象啊!”对于火爆脾气并且有理的姐姐,父亲也是让她三分的,听到姐姐据理以争的分辩,语气马上缓和下来,对姐姐说:“你是姐姐,她是妹妹,姐姐让妹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就不能多代劳帮妹妹洗几次吗?”听到这话,姐姐用气红了脸怒气冲冲地对着父亲和我说:“不行!定好了的,不能更改的,除非妹妹病了,我帮她洗!”父亲一听到这话,马上又不愿意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怎么能咒妹妹病呢?好了,算了算了,这顿我帮你妹妹洗一次,看看能累着不?”父亲了解姐姐的倔脾气,是只要有理死不服软认输的,不想再继续惹气,但又疼爱怜悯我,为此本来从不干家务的父亲为我代劳洗了许多次碗。

  与父亲分享限量的“病号饭”

  由于父亲胃病复发时,胃就会疼得不能吃米饭,妈妈会专门为父亲做美味可口营养软和的鸡蛋面。因为我的家乡也是鱼米之乡,以吃大米为主,又因我们的蔬菜队的户口只能在粮店里购买大米,而没有购买面粉的资格。而拥有城市户口的人,每月限量供应相对数量的面粉。为了父亲的身体得到合理的调节,妈妈想方设法打听到一家爱吃大米不爱吃面粉的城市户口人家,就这样,每个月就可以为父亲做一些难得的面食了。可是每当闻到妈妈为父亲做的香气扑鼻的营养面食时,我的舌头总是不自觉地伸出来舔舔小嘴唇,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会趁妈妈与哥哥姐姐弟弟们不注意时对我使眼色,让我到他卧室床前,这样我就可以与父亲一起分享这珍贵的“病号饭”了。

  父亲爱我到他生命的终结

  月有阴阳圆缺,人有祸福旦夕。八十年代中期的一天,父亲不幸中风偏瘫,但在妈妈精心料理服侍下,父亲奇迹般的康复了。康复后的父亲,了解他这个病如果再第二次复发,就会有生命的危险了。而那时的我,也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说我长大了,也是父亲认为我已长大了,其实在我的心理上,总是认为自己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女孩儿,是个最爱在父亲面前撒娇的娇女儿。因为在父亲去世的前夕,我还会习惯在每晚看电视的时候,时不时再坐到父亲的膝盖上撒撒娇,哪怕坐两分钟就下去,心里也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因为感觉只要有父亲在,我就是被父亲宠爱的幸福的快乐的小公主。从小到大,由于我聪明伶俐,能歌善舞,善良乖巧,所以在兄妹四人中,我都是父母最宠最娇最疼最爱的一个。因为父亲认为我长大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就煞费苦心地为我张罗着能给我幸福能让他们放心的乘龙快婿。

  可是天不遂人愿,就在我二十三岁的那年,父亲在一个春节过后不久天空中飘舞着漫天雪花的下午,突然中风复发,这次中风的发生,使我父亲的生命受到致命的危险。从病发开始,父亲就说不出话,并且呼吸急促,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但是只要父亲的大脑稍微有点意识,他的口中就会含糊不清“咕~~咕~~咕~~”地叫着,这时最懂父亲的妈妈明白爸爸是在喊我“乖~~乖~~乖~~”呀!就赶紧向围在旁边的哥哥哭喊着:“快去把你小妹叫回来,你爸爸要见她,快啊!”由于哥哥在那个非常时刻,是不敢离开将要离世的爸爸半步的,就支使儿时一起长大的伙伴去我工作的地方叫我回来。当我听到爸爸的生命危在旦夕时,眼泪哗啦一下子就淌了下来,接着骑着自行车,风一样地往家赶。当时北风凛冽,雪花狂飞乱舞着打向我泪流满面的脸上,我丝毫感觉不到疼,只是一边心里默念着:“爸爸等我,爸爸等我!”一边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地哭着~~~~当我像个雪人儿加泪人儿似的跑到父亲跟前时,爸爸已经连“咕”也发不出来了,只是见他只是呼吸困难地出着大气,但是眼睛一直向卧室门口盯看着,我明白父亲在冥冥弥留之际,一直期盼着能见到比他生命还宝贝的我——他的“乖”,看到父亲惨不忍睹的痛苦状态,我一下子扑到父亲的床前失声痛哭地喊着:“爸——你怎么啦?爸——你不能离开我呀爸——”!尽管我的嗓子哭喊到嘶哑,但还是没能把爸爸喊醒,就在爸爸看到我后十几分钟后,爸爸就进入了仿佛睡熟打鼾的昏迷状态,慢慢地,爸爸的鼾声渐渐止息,爸爸仿佛安祥地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看到爸爸安祥熟睡的状态,我心里反而得到安慰不哭了,因为在我的意识里,爸爸不是死去而是睡着了,爸爸睡着了,就不会那么痛苦的大口大口的吐气了;爸爸睡着了,就不会让我因看到爸爸痛苦万分的惨状而感到撕心裂肺般的心痛了。我就一直地默默无言地安静地守在爸爸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爸爸的脸看,我在心里默默告诉爸爸:爸爸放心吧,我已经有了爱我的意中人。随后,我就一边静静地看着爸爸的脸,一边在脑海里回放着这二十三年间爸爸对我宠爱的点点滴滴:回想着父亲宽大的肩和背,回想着爸爸温暖的怀抱,回想着爸爸舒适的膝盖,回想着在我受委屈时爸爸爱的抚慰和亲切的吻~~~~~~

  思念父爱

  岁月流年,时光飞转。如今自己虽已至不惑之年,但每当在生活中遇到挫折艰难与委屈伤感之时,心底思念父爱的情丝就会不由自主油然而生。

  如今到了丹桂飘香的季节,空气中溢满的桂花幽香,又把我带入对父爱的深深思念之中。现在,我真的好想再依偎在父亲的怀抱里,把自己的艰难悲苦和委屈无奈向父亲倾诉,让父亲为我出气伸冤开导劝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现在,真的好想让父亲再轻轻拍拍我的背,给我温暖幸福的安抚;现在,真的好想再听父亲亲切地唤我一声“乖”。

  有父爱,就会永远有快乐,有父爱,就会永远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