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父亲的刺梨酒

父亲的刺梨酒

阅读数:2人阅读
父亲的刺梨酒

去年11月24日13时,病痛连续折磨一年后,父亲抛下我多病的母亲及我们七姊妹,恋恋不舍去了天堂。回想父亲的今生后事,我万分悲痛,时常怆然泪下。


我哭父亲,好遗憾。父亲生病,我猝不及防,那是2012年11月16日,我正在外地出差,幺妹电话说父亲生病住院,我感到突然,怎么也不相信,父亲身体一直很好,最多伤风感冒也只吃几片药,70多岁了还没有打过针输过液,倒是母亲经常三病两痛,高血压、骨质增生等病魔缠身。等我赶到毕节中医院,得知父亲右髂窝有一肿瘤,导致右脚寸步难行,需转院会诊,转到贵阳医学院肿瘤医院,经多次穿刺切片检查,确诊为胰腺癌,得到结果我顿时目瞪口呆。父亲在贵阳治疗近两个月,病情不见好转,而此时父亲却嚷着要出院,理由是临近春节,不放心我母亲一个人在家。我们依了父亲,一大家子人都回乡下老家过年,也好,让我们最后过个团圆年。出院时医生忠告,父亲大限将至,儿女不要留遗憾多陪陪,有什么好的尽量满足,回到家父亲饮食日渐减少,后期不要说吃什么好东西,水和药都吞不下,一百三十多斤的人去世时皮包骨头,还不到七、八十斤。父亲,儿未尽孝父却先亡,遗憾啊!我虽没有山珍海味,但您平生嗜好烟酒,我为啥没有满足您?为儿大小还是个副处级干部,妻儿都领国家工资,不缺那点烟酒钱,我早干啥去了?父亲,不要责骂为儿尽说好话,事后开空头支票,如果您健在,我每月买些好烟好酒,给您美滋滋地享用,可世上没有“如果”。  


说父亲突然生病,其实不然。回想起来,是我太大意了,早些时父亲脚麻肿,到医院没检查出病因,开点药在城里我家休息两天又回老家,我还责怪父亲恐怕是天天坐着下象棋,活动少血脉不通。恶性肿瘤压迫主动脉,脚不肿不麻才怪呢,我要是早点细心陪父亲检查治疗,父亲或许能多活几年。父亲病入膏肓,才大把大把花钱治疗,别人虽说我家几姐妹有孝心,为儿却心如刀绞。父亲去世了,我还好意思马后炮唱高调买好烟好酒,真是厚颜无耻。 


我哭父亲,好可怜。父亲一生坎坷,七、八岁冬天没有鞋穿,没有被子盖,晚上只好在大麻布口袋里装些包谷壳、茅草,和我三叔钻进去取暖,才十多岁就穿着破衣烂裳到四川叙永背盐巴,从大方小海坝背煤炭。大集体时家庭人口多,只有两个劳动力,生活重担全落在父亲身上,父亲毛遂自荐当了一、二十年生产队长,本想一边带着乡亲辛耕苦种,一边偷闲等空帮分销店搬油扛布,会苦尽甘来,可一年到头一家人还是吃不饱穿不暖。我不懂事,还埋怨父亲,让我一个红布书包补丁缀补丁,从小学背到初中。同学们都说我可怜,哪晓得父亲比我更可怜,一双旧马车轮胎割的特制鞋子穿了若干年,平时从来没穿过新衣服。包干到户情形虽有好转,但几姐妹读书开支又不断增大,家境也好不了多少。我工作后条件好了,本该让父亲享福,可前几年长期从事办公室工作,借口没有时间,很少过问父亲。 


父亲虽没有享上福,也不愿麻烦儿,贵阳住院期间跟弟妹说外面还是闹热,亲朋看望有六千元钱,病好了要和我母亲去北京玩一趟。按理我早就应该陪父母外出旅游,可父亲实在可怜,省城还是这次生病才到过。父亲,为儿悔之晚矣,您苦磨苦挣一辈子,却没有得一天好日子过。为儿至今未了您旅游北京的夙愿,能不哭吗?


我哭父亲,好痛苦。父亲生命很顽强,超过医生判决。虽然我们守口如瓶一直瞒着,但病友间的交流,特别是难忍的巨痛,都间接告诉父亲得了绝症。胰腺癌恐怕最疼痛,从住院到去世,一年多时间随时都痛,周身都疼,父亲一直忍着,凭毅力和病魔抗争,痛得有时大汗长淌,有时脸白嘴青,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遍床转,70多岁了还爹一声妈一声的喊叫,到后来痛苦得连喊叫的神气都没有。父亲一段时间靠盐酸曲马多和杜冷丁止痛,艰难地一天天延续着生命,最初一天一次注射半支杜冷丁,最后一天几次一次一支都无济于事。父亲敏感意识到不久将离开人世,常常暗自伤感落泪,可父亲反而时不时开导我们不要伤心,75岁死也死得了。其实现在条件好了,父亲渴望多活几年,哪怕再痛苦,也不想离开我们。


要是知道这么快就离开我们,父亲哪会在未病时摘了不少剌梨,泡了两坛色鲜味美的刺梨酒,我每回老家看望母亲,母亲都说每顿饭前给父亲奠酒,我在时要我陪父亲喝点,这刺梨酒我喝得下吗?含在嘴里哽在喉处,鼻子一酸,泪流满面。父亲,您痛苦走了,我更痛苦地喝着您亲手泡制的刺梨酒。父亲,为儿不孝,没有灵医妙方减轻您的痛苦,对您的生命实在回天无力,只好天天托人在贵阳给您买药,毕节东客站跑贵阳的驾驶员都把我认熟了,花钱不说,还麻烦人家。父亲,您走后,兄弟们在乡下老家已为您做法事超度,您在天堂该不会痛苦了吧。  


我哭父亲,好失望。父亲言传身教,对我一生影响很大,寨上不管大事小情,无论张王李赵,父亲都热情帮助主动关心。父亲对我要求甚严,呵护有加,忘不了小时候伙伴打我,我骂了对方一句,父亲知道后不问青黄皂白就给我两巴掌,将我鼻血都打了出来,但我过后不恨父亲,从此也没有说过一句脏话。我在朱昌中学读高中时,父亲怕我冷,省吃俭用买给我的棉大衣,至今我还装在箱里,珍藏在心底。考起乡镇干部,我已成人,父亲还是帮我背着铺盖,冒着寒风步行几十里,把我送到县委党校培训。我知道父亲这样做,是期盼我出人头地,事事如意,可我有违父命,总让父亲失望,我外孙都3岁了,父亲仍在担忧,最放心不下我没有男孩,只要在一起,父亲就旁敲侧击,谁家又生了个儿子,唠叨工作不工作无所谓。老乡现在还认为女娃不算数、无儿就无后,我生个女儿,让父亲难为情。我不敢责怪父亲观念守旧,常言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实在是为儿对父亲的最大不孝。  


父亲生病,希望我陪伴,单位事情多,我不可能天天担搁,作为长子又未尽责,有时只好找人带外孙,让妻子替我尽孝,媳妇服侍老公公,虽说天经地义,确有许多不便,好在弟妹们理解,未盯大哥,轮番照顾,总算熬过来了。就是有限的几天陪护时间,父亲知道我胆小怕疼,看见别人打针肌肉都抖,一到打针输液,就让我离开病房。弟妹们陪护时,哪怕痛得厉害,只要听见看到我来了,父亲连声都不哼,他跟弟妹们说怕我难过。病房里四个病友,都夸父亲有福气,称赞为儿人缘好,我奇怪病友咋知道底细,哪晓得父亲背着我常吹嘘,他家大儿子当过乡镇书记、市委办主任,现在是局长……我实为副局长,在哪上班,父亲都说不清楚,更不明白局长、副局长是个多大的官。看得出,哪怕父亲住院我陪护不好,回到家中也没有天天守着,总让父亲失望,但父亲为有长子稍感宽慰和自豪。哪怕我实不光宗耀祖,只要父亲高兴,怎么款天都行。  


父亲,我哭您,我天天哭,也哭不醒您,也无法弥补您健在时为儿的不孝。父亲,您不是喜欢酒吗,为儿带几瓶好酒回家过年,您就和我喝两杯。父亲,您不是爱下象棋吗,周末我不再游山玩水,有空就回家和您杀几盘,可如今阴阳两相隔,不是楚河汉界了!父亲,为儿实在愧疚难过,只好谨记您的生期忌日、清明节、七月半,多给您烧几张纸、燃几柱香、磕几个头了。父亲,我会好好孝敬母亲、厚待弟妹、尽力工作,您在九泉放心吧!  


父亲,若真有来生,我们还做父子,为儿再也不让您遗憾,再也不让您可怜,再也不让您痛苦,再也不让您失望,这样,为儿就不哭了。

上一篇:苍茫云海间

下一篇:绿色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