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上有梧桐的地方,才是上海”-栖迟小居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5
“头顶上有梧桐的地方,才是上海”-栖迟小居

来上海三个多月了。
时间很短,但我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掰着手指头算日子的时候,完全都不敢相信竟然只有一百八十天。
关于来上海前后的生活,其实我一直都想着要写点什么记录一下,但是平时又忙又懒的,就给耽搁了。
所以索性,今天就来随便聊聊吧,就当记流水账一样。
1
为什么来上海?
其实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我总是笑嘻嘻地回: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嘛,趁着年轻就来看看咯铭宣海淘。
不少关系很好的前同事,聊天的时候还时不时地问我:后悔吗,要不要再回厦门?
我很喜欢厦门的,在那儿读书四年、工作一年半,生命不长,这座清新的海边城市就占据了很大比例的时间。
我喜欢那里的蓝天、白云、沙滩、海风,我想念那里的人、时光,和满大街的芒果香。
但是关于离开,我不曾后悔过。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很多时候啊,人的决定,就是某一瞬间的事情。说实话我一直都挺随性的,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想到辞职,便辞了,想到离开,便拍拍屁股洒脱地走了。
辞职后先是和一帮朋友组队,去了趟大西北宝康市,把攒的钱花得精光;
然后滚回家当了半年的无业游民,美名其曰“休养生息”,每天吃吃喝喝睡睡,什么也懒得去操心。
到了过年前后,我终于坐不住了,想着总是这样靠父母投喂着,也不是长久的办法。
良心开始痛了,所以终于开始思考以后的去向了。这就包括两个大方面:城市+工作。而在我这里,城市>工作。
那段日子,我大部分时间都来用来研究这些了。
先是挑城市,既然是因为不甘于安分离开的厦门,那么就不会再去选择一个同样悠闲的城市。
所以我的首选,就是北京、上海、深圳。然后根据距离、房租、资源、环境等等等等,列了个对比表格。
北京,虽然工作资源最多,但是房租贵得离谱,空气又差。惜命怕死的我,纠结了一番,第一个便放弃了;
深圳,去过几次,挺喜欢的,空气好,氛围年轻;上海,大学的时候和室友来当过游客,国际化、高大上,也没有理由不喜欢。
而最后说服我敲定上海的决定因素,你们大概想象不到。
那就是....去深圳的动车票,比去上海要贵。而我,太穷。
OK,上海就这样胜出了。你们看,我是不是真的很随性?
然后开始投简历找工作,年前就冒着大雪来了趟上海面试,结束后我去了趟外滩,吹着冷风看着对面明晃晃的东方明珠发呆:以后,这里,会属于我吗?
当时在回人民广场的地铁上,我就收到offer了,回家后我又开始马不停蹄地看房,然后直接远程签了约。
工作定了,房子定了,只等着过完年直接杀入魔都了棒糖妹。这一切,看上去都顺利地不像话。
连我妈都跟我说,她觉得我好幸运,这么快什么都定了,本来还担心到时候我会满上海拖着个箱子跑,可怜兮兮地找不到工作也找不到住处。
幸运吗?好像是有点。
影视和文章里的北漂、沪漂总是给人一种很苦很惨的感觉,像《北京女子图鉴》里的陈可依,刚到北京的时候连根玉米都买不起。
而我吧,自毕业工作以来,至少还没有过吃不起饭的时候,也不曾住过什么地下室,每个月赚的钱也能自给自足。
上海的这份幸运,也是因为父母啊,在我最穷的时候依旧不嫌弃地给我提供最开始的生存资金。
但是我妈不知道的是,我的简历被心仪的公司拒绝了多少次。她觉得的“幸运”,其实是我妥协之下的“退而求其次”。
我想着,先来再说吧,以后会好的。

2
二月二十号。来上海的第一天。
下动车后直接被地铁口排队的人吓到了,返程高峰浮影暗香,队伍纹丝不动。我看了看硕大的箱子,叹了口气,咬咬牙去了出租车那里排队。
一百多大洋,边支付边骂自己:哎怎么就这么冲动呢,地铁人多环县吧,等一等挤一挤就好了嘛,怎么就这点苦都吃不了呢?
下车,大雨,没伞。二次傻眼+叹气。路痴的我,拽着箱子硬是淋了半个多小时的雨,才找到了住处所在的楼栋。
等我气喘吁吁、浑身湿透地坐在房间椅子上打量四周的时候,我才慢慢开始接受和相信,嗯,上海,我真的来了。
二月二十六号,入职日。
我给自己留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去调整心态,去适应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其实在家整理行李的时候,我就开始怕了。
我胆子真的很小,很怂。
我怕我一下车就遇到坏人,然后名字出现在社会新闻版面的某个角落;
我怕我入职后做不好工作,然后过不了试用期;
我怕我交不到新的朋友融不进新环境.....
可以说在上海,我完全就是一个人战斗了,无人可问,无枝可栖。入职前那几天,几乎每个晚上都紧张到失眠。
唉,我总是这样,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人啊,总是会习惯性地去害怕未知的事物,可等真正到来并且身处其中的时候,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
入职了慢慢熟悉后,工作上也就没什么问题了,认识的小伙伴也都很好。工作、学习、八卦、吐槽,约饭、逛街、喝酒.....日子,就这样缓慢又快速地向前推动着。
没什么大的起伏,我也不希望发生什么激烈的剧情,就这样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挺好的。

3
关于上海。
上海给人的印象,就是精致洋气的魔都,人人都活得像“小时代”。
我一闺蜜就天天嚷着以后要来上海然后我养她。咳咳,以为我过得跟郭敬明似的,天天在别墅的大落地窗前面跳Gucci Gucci Prada Prada倾国红妆。
我隔着手机屏幕白了她一眼,醒醒,那是演电影,老娘穷着好嘛!自己都养不起!
房子在郊区,一千多的一个小单间,其实除了离市中心远了一点,我已经很满足了。小区环境和内部装修都不错,上班也方便。
不过话虽这样说,来了上海,谁不希望离灯火通明的黄浦江和陆家嘴越来越近呢?
上海太大了,我现在去个人民广场都要近一个小时地铁,和少得可怜的朋友约一次见面,我都要提前很久出门。
于是平时的活动范围,就这样被迫限定在了住处的附近。每次离开这个范围,我都开玩笑地说成是“进城”,然后和朋友见面说成是“异地恋网友奔现”。
最近在看《上海女子图鉴》,本来我是没什么时间和力气追剧的,不过因为自己人在这座城,便对它有了点兴趣。
里面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只有头顶上有梧桐树的地方,才是上海。
每个城市,都有着它不可替代的标志和特色。对上海来说,梧桐便是了。
被这句话触动到的女主角,在有能力后便搬了新家,窗外有梧桐,詹世钗也有了一个随时晒太阳的大阳台。
同样被触动到的我,也暗暗想着,嗯,以后我也会搬的,近一点堕天地狱兽,离真正的上海再近一点。
高高大大的梧桐树,迷离斑驳的婆娑树影,充满风情的上世纪马路和建筑,匆忙但精致的白领,在弄堂里悠闲踱步的老大爷和老太太.....这样的上海,太迷人。
不知道大家看过周冬雨和金城武的《喜欢你》没?
我很喜欢的一个画面,便是周冬雨飞快踩着自行车在上海的大街小巷穿梭邵乔茵 ,一脸明媚地笑,然后耳边陈绮贞清澈的声音不停回荡。
在陈绮贞的歌声里,连坐公交都是足够浪漫的:你看窗外啊,水管在开花,椅子在异乡,树叶有翅膀,上海的街道,雪山在边上.....
嗯很好,现在我啊,自行车和公交都OK了,就差梧桐啦。

4
关于孤独。
一个朋友说,她觉得我胆子挺大的,她自己做不到一个人跑到一个谁也不认的新城市,太孤独。
走之前,父母也很担心我,在上海无亲无故的,要是出了什么状况可怎么办,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我总是说,能出什么事啊,现在年轻人不都那样活着,没事的不用担心。
其实他们一直都希望我就在家,或者去离家最近的武汉。但是,我不愿意。
在家仅仅半年我就腻了,地方太小,出门了能去的地方都不多,不敢想象我要在这里待上一辈子。可怕。
武汉我也不是很想去,离家太近,以后父母要是嚷着让我相亲,我跑都跑不掉。
所以我就任性地跑到了一个他们管不着的地方,哪怕是与孤独为伍,并且遥遥无期。
其实,孤独这件事,与城市无关啊。以前在厦门,还不是老样子?
接触最多的只有同事,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和节奏,平时顶多下班了约着吃个饭逛个街,然后各回各家。
讲真,我已经习惯了,并且有时候还蛮享受的。从小我的性子,就是很“独”的那种,慢热,做不到主动和外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欢自己的空间被侵占。
这种“不喜欢”,严重到连我妈要跟我睡一张床我都不太愿意。
所以只要不出父母所担心的“状况”,我并不觉得这种状态有什么黑帆第二季,反而自得其乐,轻松自在。
但是.....一旦“状况”真出现了,我也不是铜墙铁壁,有时候还是会矫情一下,渴望真的有个人来拉我一把。
总结来说,就是很典型的“alone”和“lonely”的区别:享受alone,只是偶尔lonely。
比如一个人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忘记钥匙。
我已经好几次忘记带楼栋的大门钥匙了,回来晚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坐在台阶上眼巴巴地等着某个同楼栋的人来开门。
地方太偏,人不多,所以一等有时候就是一个多小时。虫子咬,冷风吹,抱着膝盖发呆的我,真真觉得自己惨到了极致。
比如,虽然不会跟父母说,但我会很怕自己生病,很怕得什么急性阑尾炎之类的,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到时候我还真不知道除了120,我还可以把电话打给谁星界死者之书。
滴滴整改后,出了一个紧急联系人的功能,很心酸吧,我也不知道该填谁。关系好的,能随叫随到的,都不在上海。
上次从云南团建回来,飞机到上海已经半夜十二点,我叫了专车,很贵,但为了安全系数高一点,我也忍痛了。
一路上司机话很多,问东问西的,我强忍着害怕,各种撒谎,把自己塑造成了和男友同住的苦逼务工小妹形象。
言下之意:我穷,比司机大哥你还穷;我不是一个人,车牌号已经发给他了,下车有人接。
为了生存,再笨再迟钝的人,都要被逼着开窍了。
再比如,周末宅在家睡午觉,做了个长长长长的梦,然后一觉醒来,水已凉,天已黑,迷迷糊糊恍若隔世,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揉着眼睛,望着黑乎乎的安静的天花板,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然后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是不是我就这样死在床上,都不会有人发现?
丧,丧透了。
但是我最擅长的,就是安慰和开解自己。上海这么大,每个人都是一颗孤独且灿烂的星星,顺其自然咯,慢慢地这颗星星总会找到接纳自己的一大片银河。
并且上海啊,还是很温暖的,并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冷漠和排外,至少现在的我,遇到的,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啊。
来这第一天,小区里遇到的一个老大爷,看到我拖行李很吃力吃力,二话不说便帮我扛上了楼;
楼下的一个上海阿姨,每次见到我都笑眯眯地打招呼叫我“小姑娘”,还帮我收了好几次包裹快递。
天气很好的时候,老爷爷老奶奶们就三三两两地聚在小区小花园里,喂猫聊天晒太阳。讲的上海话我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他们说话的那个腔调,可真温柔真有趣呀。
我很感谢自己这个来上海的决定,让我迈入了一个更大的、不一样的世界。人生的每一步选择,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现在才三个多月,我也不敢说对这座城市有多么深入和了解。以后呢,也许会留下,也许也会离开,未来的事情,谁知道?我要做的,是把握现在啊。
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韩寒说:我所向往的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那么,加油吧,会的。慢慢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慢慢靠近自己想要的人生。晚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