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爱,永远年轻

爱,永远年轻

阅读数:1人阅读
  如果你问我此生最喜欢的称呼,我会说妈妈。

  如果你问我此生最喜欢的职业,我会说妈妈。

  ---------------题记

  像以往一样,儿子每次开学,我都要为他收拾衣服,钱夹子,手机等等。还有一项神圣的工作,就是为他鞋子穿鞋带。他喜欢鞋子,说从小学到中学,同学穿的都是运动服,就只能在鞋子上变换花样,给自己带来一点新奇,现在仍是喜欢鞋子。每次,我都用刷子刷去他球鞋底细小的泥土、沙子,尽管知道只要走路,鞋底就会沾上尘土,但我还是同以往一样,找来螺丝刀一粒粒剔出那些比米粒还细小的沙子。可能是阿迪鞋子制造时就考虑到这一点,所以鞋底都是细小的纹路,大的沙子就进不去。

  刷完了鞋子,我会反复去阳台上,看鞋子是否晾干了,是否还漏了一粒沙子。若不是做母亲的,你很难理解我这样带一点神经质的心理。

  我会把所有鞋垫找来,在阳台上,就着亮灿灿的阳光,从花色、质量、大小反复比较试验究竟哪双鞋垫最适合。我专注地把鞋垫在鞋子里换来换去,看是否大了,是否窄了,是否褪色,是否能把儿子的袜子染花了。361、阿迪鞋子有一点瘦,安踏有一点肥,要选一双合适的鞋垫不是那样容易的。这样,半个上午过去了,儿子说,妈,我只要一双鞋垫。

  我很罗嗦地反复问儿子:你的银行卡、身份证拿了吗?你的相机卡插到相机上了吗?你的充电器呢,MP5呢?这件衬衣带着吧,天刚冷时好穿。毛衫、风衣带着吧,这件羽绒服带着吧。他都说不要,已经够了。短裤、袜子带了吗?他说带了。

  点心、酸奶、矿泉水、虾拿着吧?他只拿了两瓶水,两瓶酸奶,几块点心。说重的,连累人的。我说如果水没有喝,记得扔掉,省得压人。他把我放进他包里的对虾干拿出来,说不喜欢吃。

  不要熏鲅鱼了吗?他说不要。其实我希望他说要。他说在学校食堂很少见到海鱼,有鲢鱼,4元钱1 份,就是一个鲢鱼头,肉都不知哪去了。以前他每次返校时,最喜欢带的就是熏鲅鱼。我是跟同事和网上学的。每次我都要买新鲜的发亮的鲅鱼,用姜、蒜、葱、料酒、醋、盐、白糖、味精腌制。其实我害怕热油,但我站在灶前,不停地用笊篱小心翼翼地搅动鲅鱼块,怕粘在一起了,怕炸的过了硬了,或者轻了软了,直到炸透了,变成黄色的才捞出来,放到盆里、碟子里,用筷子不时地翻动一下,等热气散发了,再分别装到保鲜袋里,给男生宿舍的,给女生宿舍的。同事说你委托伙房或者饭店做多省心。我笑了,做妈妈的都不愿省心,如若那样,我的快乐会减少很多,我用整个爱心做的鱼,味道岂能是伙房、饭店能比得过的?我对儿子说,你同学都不靠沿海,他们以为这就是正宗的熏鲅鱼。无论给他多少,都是当天就被同学疯抢着吃掉了。他的一个云南同学,母亲把放了八、九年没舍得吃的腊肠让他带给同学吃。听了,就想流泪。

  想起一个朋友说她女儿去国外留学,走前,她把女儿的每件衣服扣子都缝了又缝。国外禁止邮寄中国食品,她就把牛肉干分成无数的小包,用黑色的塑胶纸包了一层又一层,蒙混过关。一次,女儿打电话说吃了苹果和橙子,她听了,很高兴。但女儿说是8个同学分吃了一个苹果,一个橙子,她就流泪了。我听了也觉得心里酸酸的。庆幸儿子没有出国,可以一次想吃几个苹果、橙子都行。

  晚饭是水饺。我读书时,每次开学,母亲都要包水饺,说吃了水饺,读书好,身体好。现在我延续了母亲的传统,儿子每次开学,我都包水饺给儿子吃。

  是吃鲅鱼水饺还是韭菜肉丁呢?儿子说韭菜的。

  于是,我调面,老公调馅,这是我们约定俗成的分工。老公还剥了新鲜虾仁放进馅里,说与韭菜对味。包水饺是一件费心思的活,我们全家都喜欢吃,当然最重要的,是儿子喜欢吃。开学时,出远门时,都要包水饺,一点点地把美好的祝福包了进去,祝愿儿子健康快乐,永远阳光。

  每个假期,我和他爸都要经过这条路,去接送儿子。接的时候是中午,心情如阳光一样灿烂,送的时候是晚上10点,心情如夜晚一样伤感。每次,我都是看遍他桌前床上,唯恐漏了什么。每次都要买站台票,看着他上火车,目光从那些窗帘缝儿透过玻璃随着儿子移动,直到儿子找到自己的铺位。有时,窗帘遮的连一丝缝隙也没留下,我只能猜测着儿子走到哪个方位了。直到火车的鸣笛声响起,火车慢慢移动,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去。曾有一阶段,火车站不售站台票,我就像很多妈妈一样,挤在检票口处、栅栏外,盯着火车,看到火车开动了,自己才怅然地往回赶。

  这次,在候车室里,儿子遇见了中学同学,竟然是同一节车厢,去同一个城市,两人兴致很高地谈论着一切。检票后,儿子和同学说笑着头也没回,我也头一次没买站台票,我知道,这一路他都不寂寞了。听到火车来了的鸣笛声,我们就往回赶了,当晚第一次没有收到他的短信息:妈,你和爸已经到家了吧,火车已经开动了。第一次没有给他发信息:要快乐,一路平安!

  直到第二天中午,收到了他的信息:我已经到达。

  我知道儿子大了,我已经习惯了儿子的一次次远行,习惯了自己的心情一次次变得开朗。虽然时光在我脸上刻下了沧桑,但注视孩子的目光却从未离开。

  爱,永远年轻。

  如果你问我此生最喜欢的称呼,我会说妈妈。

  如果你问我此生最喜欢的职业,我会说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