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浅薄文字,记录无价亲情

浅薄文字,记录无价亲情

阅读数:1人阅读
  我童年的记忆中,很少有哥哥的影子。直到那年春天,我还清晰地记得,我家门前的那一排竹林比往年都要绿。天下着绵绵细雨,路上很滑,我手里拿着母亲的灵位,在摔倒在地六次后终于到达了母亲下葬的地方,直到地上出现了一座新的小山,我一直没有流过眼泪。哥哥是在母亲下葬后的第三天才赶到家的。

  一张疲惫的脸映入我眼眸,瘦小的个儿仿佛就要被风吹走了一样,白色衬杉,黑色西裤,黑色皮鞋,右手提着一个黑色皮箱。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似乎比他还高一些,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我眼睛睁得圆圆地看着这两个人。可是哥哥却没有看我一眼,放下手中的皮箱,直接走向了木房的大厅,我有想要阻止的冲动,可是我没有,只是跟着他来到了大厅的门外。只见哥哥跪在母亲的灵位前,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没有人说话,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样。

  直到傍晚时分,(哥哥是中午就到家的)我吃完饭之后又来到大厅门外的。没过多久,听到了哥哥回到家里来说的第一句话:“妈,你放心,我会抚养他们长大成人的。”声音很微弱,可我却听得很清晰。哥哥仿佛知道我在外面似的,“小林,带我去妈的坟墓。”我本想说不的,可是还是“嗯”了一声。去的时候嫂子也去了,就是和哥一起回来的那个女人。到了母亲的坟墓后,哥哥就叫我和嫂子回家,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却很听他的话,明明就是很生他气的。

  想到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啊,整个村子都只剩下虫鸟的叫声了。全家人都没睡,不过屋子里却很静,我却是在父亲的怀里睡了一觉了。父亲说:“不用等他了,都去睡了吧,他都那么大的人了,会照顾自己的。”第二天天亮了,哥哥才一脸困意地回来。可是天一黑,哥哥又出去了,连续这样三天。后来我才知道,哥哥是在母亲的坟前睡了三个晚上。这是在我的记忆中关于哥哥最早的记忆了,没过多久哥哥就带我到广东去了,因为之前他就是在那里打工,请假回来的。这一年,哥哥二十一岁,我六岁。

  对于外面的世界,任何人都是会充满好奇的。我当然也是,哥哥带我去了那里很多好玩的地方玩,可我却只是有点好奇,并没显得多么高兴,自从母亲去逝后,我就很少笑了,也变得不爱说话。从哥哥回家再到把我带到他打工的地方,我一直都没有叫过他一声:“哥哥”。可是哥哥还是对我关怀备至。

  “你不会真想让小林在这里上学吧?”“应该是可以的,我再找我们老板,他一定会帮我的”我刚去路边玩铁环回来,在要推门而入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我很渴了,要喝水就直接进屋了,也没管他们再说什么。不到半个月,我就开始生病了,而且每次都是半夜,痛得我忍不住哭出来,哥哥就背着我走七八里路去附近的镇上看医生,一病就病了近一个月,每次哥哥都是亲自背我去看医生,同住在一起的还有好几个老乡都说哥累了就让他们背,哥哥每次都说不用。后来,我一看到医生拿着针就会哭。可是哥哥总会做一些跟他年龄不相符的姿势逗我笑。

  说过的话,现在很多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却清楚地记得,直到我离开广东回老家贵州的时候,我一直都没叫过他一声:“哥哥”。我只隐约记得,我当时在那边没办法上学,只有回贵州老家上学,哥哥送我去车站的时候在广州火车站照了我这一生中的第一张照片,至今还保存着。这一年哥哥二十二岁,我七岁。

  一年级,二年级,直到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和哥哥几乎都没再见过面,最多只是通过几次电话。但每次都是他打来,叫我去接的,还有我三姐,三姐比我大两岁。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哥哥都会准时把我和我三姐我学费和平时的零花钱寄到我的一个亲戚那里。其实这些都应该是我父亲做的事,可是我父亲一直身体都不好,老是生病,而且年龄又比较大,跟本不能挣钱养家。其实从我母亲去逝那一天起,家里的所有重担都落到我哥哥的肩上,长兄如父,真的是如此。

  声音不是很大,可我还是在电话里叫了一声:“哥哥”。已经十二岁了,我知道我已经不小了,对于当初哥哥没有能及时赶到母亲的葬礼的恨意,早已经淡去了。然而在这些年,我却形成了一个极为内向的性格,很少跟人打招呼,就算是同村里的熟人遇见了,也总是躲得远远的。许多事渐渐地把它藏到了心里,不想说,也不愿说。这声“哥哥”很早就想叫的了,可是一直等到了现在。今天是我一个人来接电话的,在我一个亲戚家。

  哥哥现在已经有三个小孩呢?也许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会有三个小孩的家庭很少见了,可是我们毕竟是农村,思想还是那么的传统,一定要生个男孩,传宗接代才行。可是哥哥三个都是女儿。哥哥叫我去我嫂子她们那个县上学了,因为我嫂子她们那个县要比我们那个县发达,教育水平当然也要高一些。就这样,我小学六年级下学期就转到了嫂子她们那个县去读了,后来在那里上了初中。

  “你嫂子找你,李超。”历史老师对我道。这么多年没见,我都差点没认出嫂子来,岁月不饶人,也许更多的是工作太累了吧,嫂子脸上已有了岁月的痕迹。嫂子并没有让我多想,“小林,这是我身上仅剩的300块了,你要细一点用啊,我在来的火车上遇上小偷了,我这次是请假回来的,车就快要出发了,我得走了。”我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可是不等我细想,嫂子已经走远了。

  “辛辛苦苦是为了谁?”我一直知道,哥哥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来,只是每个月给家里寄钱,同时还给嫂子家里寄钱,两个女儿都已经在她们外婆那里上学了。可我却在初二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不想在那个县上学了,自己决定回到我们县来上初二,这件事我没有跟哥说。当哥哥后来知道后,只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后来我更加努力学习了,后来也终于考上了我们县里的重点高中。这一年,哥哥三十岁,我十五岁。

  苦是什么?我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只知道没有钱的时候,向哥哥说一声他就会很快给我寄来。高中了,花钱不再像初中那样了,学费不说,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比初中的学费还高,可我还有一个三姐也在上学啊。高二了,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也渐渐明白了哥哥在外面的不容易,同时亲戚们也常跟我说,我哥哥的担子真的很重。我渐渐地不再乱用钱了,每个月只要两百的生活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决不向哥哥打电话要生活费的,当然哥哥每个月会准时把钱寄到我的卡上,可我不到时间是决不会去取的。在那个时候,一天只吃一餐饭,对我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了解我哥哥的人,并不是我的家人或是我,而是哥哥的朋友,还有我们村里的人。在母亲去逝之前,关于我哥哥的故事,在我们村里一直是个传说。做了很多别人无法做到的事。虽然哥哥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都很好,可是在念完初三之后,由于家里负不起学费就没读了,到广东去打工了。一九九零年,哥哥在他的朋友有的帮助下,在短短两个月里建了一栋新房子,所有的材料都是哥哥还有他的一些朋友亲自从30里以外的地方人工扛回来的。只因为之前有人嘲笑我父亲:“你家七八口人就窝在这么小一个棚里啊。”这时哥哥才18岁。

  谢谢之类的话似乎只是朋友之间的客气话而已,然而,我一直想对哥哥说,可是我没说。我也庆幸我没说。因为这样的话只能藏在心里。高三了,哥哥常常打电话寻问我的学习情况,我也很紧张,当然也在努力学习。成绩也一直都是在全年级前十名左右徘徊。然而在这个时候哥哥传来了一个喜讯,嫂子给他生了个儿子,不过却是嫂子用四个手指换来的。我听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希望能用我的四个手指去换。

  “谢谢您,哥哥。”在心里又一次在默念。高考考完了,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校园的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里,突然好想哥哥了。填好了志愿,我就要去哥哥那里了,我和哥哥说好了的,不管有没有考上,我都要在署假里打工。高考分数还查不到,我也不管了,现在很想见到哥哥。哥哥现在在浙江,当我在杭州城站火车站再一次见到哥哥的时候,我落泪了,我掩饰得还算好,哥哥没有看见,哥哥看上去更瘦了,脸上几乎都见不着肉。我知道,哥哥这些年一定吃了很多很多的苦,为了这个家。

  “你高考成绩可以查了吗,小林?”哥哥那永远平和的语调,“嗯,应该可以了,我下午打电话问问我同学。”高考成绩出来了,离二本还差9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哥哥说。吃晚饭的时候,哥哥显然是看出了我的心事,“没关系,再复读一次高三吧,明年好好考,哥,相信你。”我心里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有这样的一位伟大的哥哥,我已经很幸运了,我还图什么?在心再一次对哥哥说:哥哥,你辛苦了,谢谢你!我决定不复读了,不想再增加哥哥的负担,家这个重担,也该是我分担的时候了。这一年,哥哥三十四岁,我十九岁。

  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声:哥你辛苦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