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每当想到父亲,我的笔就跪着爬行

每当想到父亲,我的笔就跪着爬行

阅读数:1人阅读
  每当想到父亲,我的笔就跪着爬行。

  ----题记

  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母亲,脾气像父亲。其实我倒希望长得像父亲脾气像母亲,因为我的父亲长得很帅,而我妈的脾气比较好强。我的父亲脾气像一头老黄牛,对妻子很温柔,对儿子很慈爱,总是默默地为这个家辛勤地付出。印象中父亲很少打过我和弟弟。倒是母亲经常因为我们兄弟犯的一些过错而大打出手,甚至还让我和弟弟跪过搓衣板。那时候,我们都对母亲充满敬畏,但我们对父亲却如同小鸟对鸟巢般充满了深深的依恋。

  父亲不喜欢打牌,也不爱喝酒,只对香烟情有独钟。父亲抽起烟来没个节制。而母亲却对此深恶痛绝。每当父亲抽烟,母亲总会夺走父亲正在抽的烟。于是,父亲只好背着母亲抽。有次,父亲实在忍不住,便趁着上厕所的空隙小抽了一枝烟。后来,母亲干脆把烟锁起来,或者将烟拿到小卖店换成钱。还有一次,奶奶看父亲没烟抽觉得父亲很可怜,便偷偷将爷爷的烟送给父亲抽。

  那时候,我一有什么心事总是第一个告诉父亲。其实无非是今天和伙伴们打架了或者是今天上学时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但父亲听得很认真。

  母亲晚上喜欢带着弟弟去邻居家串门,而这时候就剩下我们爷儿俩在家。有天晚上,我和父亲一起洗脚。这时母亲刚好出门。于是,我又和父亲闲侃起来。

  “爸,告诉你件事咯。”

  “呵呵。么子事咯,说来听下噻。”父亲一边搓着脚,一边微笑着看着我。

  “就是今天我偷吃了妈藏在衣柜里的饼干……”

  “好哇,竟敢背着我偷东西!”是母亲的声音!

  不好,被母亲听到了。原来母亲一直躲在门外偷听我和父亲的谈话。这下完啦。看来我又少不了一顿“泥鳅炒面”了。

  “小孩子嘛,不就吃个饼干么?索性让他们兄弟俩吃个够。本来就是给他们吃的嘛!”

  父亲替我出面说话,那样子酷毙了。

  后来,在父亲的帮助下,我不但逃过一劫,而且我和弟弟还将饼干扫荡得一干二净。父亲看着我们吃得很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并轻轻拍了拍我和弟弟的头。

  “你们都要听话哦,这样爸爸才爱你们,才会给你们买好吃的。听到没?”

  “嗯。”我们嘴里嚼着饼干含糊不清地回答。

  后来,我上学了。为了维持这个家庭,父亲不得不出去打工。听奶奶说,父亲小时候很聪明,只是后来因为一场大病给耽误了,所以没能考上大学。这成了父亲心中的一大遗憾。父亲经常教导我们,劝我们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有用的人。

  父亲经常一走就是大半年,有时候只有过年才能回趟家。所以,只要父亲回家,我和弟弟都会特别开心。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只有父亲在身边,这个家才完整。父亲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每次父亲回家都会带很多零食。比如饼干啦,糖果啦,苹果啦,包子啦……现在看来那些零食实在不算什么,但在当时却给我和弟弟带来无限的满足和美好。

  我和弟弟最喜欢坐在父亲的大腿上荡秋千。而父亲最喜欢用他长满胡子的嘴狠狠地吻我们的脸。每当父亲吻我的时候,我都会闻到父亲身上散发着的香烟的气息。我仔细看过父亲的手,父亲的手那么粗糙,被岁月雕刻得坚硬无比,他的指甲也被烟给熏黄了。而我和弟弟就是父亲日渐苍老的手掌上怒放着的两朵小花。

  可是,这种幸福的生活在我八岁那年就彻底结束了。那年的冬天,狂风怒号,父亲的尸体被人抬进屋。父亲在高空作业时,因为一脚踩空,从高高的建筑工地上重重地坠落,最终身亡。从此,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们的那个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