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书痴”母亲

“书痴”母亲

阅读数:2人阅读
“书痴”母亲

暑假期间,回世界客都梅州老家——仙湖仙家村小住了近一个月。除去一般应酬,我几乎一直在家陪我老爸老妈。爸妈都是近八十的人了,托天之福,他们的身体总体健康,这就给我们晚辈有了许多尽孝的时间与机会。然而,这次休假留给我的最深感触,是母亲近乎发痴的“读书写字生活”。


妈说,她的童年很苦很苦,光是卖给人家当“童养媳”“接脚妹”就有两三回。在那“吃人的旧社会”,一提起生活的困苦来,就会一把鼻涕一把泪。读不起书的她,偏偏对读书感兴趣,可生活重压之下的她,只是上过三年的“夜校脱盲班”。如今,四代同堂的老母亲,似乎才开始了她的读书生涯。她的睡眠很少,早早起床之后直至晚上睡觉之前,总是纸笔齐备,要么在门口、要么在桌上伏案写字,中午也不休息。虽然,所写内容无非是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和阿拉伯字,可那刻苦执着的劲儿,实在令人钦佩。


不时,妈会拿着她的作品问我:“这是什么字?你给我打几分?我当年可是当班长的,每科都一百分呢!”说完,老人家会说上一段当年的奇闻轶事,再来上两段即兴但绝对押韵的顺口溜儿。妈妈记得最熟的,是毛主席这段语录:“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而且,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脱口而出,原来,这段语录,是妈当年在当班长时,经常要在班上领读的,所以记得特牢,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她学习的座右铭了。


老爸是退休的中学老师,对老妈这“总是三年级的老学生”有点哭笑不得。妈常偷偷与我耳语:“你爸很不是东西,我读夜校时问过他几个字,他老怪我记不住。以后,我再也不问他啦。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要……,要……”我深知,严父从心底里真爱着妈,比爸大一岁的妈,常以大姐的身份欺负老爸。特别是去年摔跤致使右手骨折后,每次洗澡、解手都要老爸侍候,明显有些“撒娇”,可爸无奈,时有牢骚,有怨无悔。


如今,妈妈仍在看书学习,刻苦而不厌烦,执着而且努力。每每看到老妈在大门口用两张凳子伏案写字的身影,每当老妈向我诉说她当年扫盲学习的快乐情景,我就有种难于压抑的本能的学习欲望。是呵,读书学习是一件快乐与开心的事,且不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也不论“书中还有颜如玉”,“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同理,没有文化的人,是愚蠢的人!个人单位也好,国家企业也罢,民族团体也行,其文化素质决定着兴衰荣辱,只有“活到老,学到老”,才是人生最高境界,才能升华人生品格,才可实现精神与财富的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