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母亲的菜地

母亲的菜地

阅读数:1人阅读
  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虽耄耋之年,仍不辍劳作。原先,父亲在世的时候,父母种一亩多口粮地。父亲去世后,我们一再劝说,母亲才无可奈何地把口粮地让大哥代种,由我们兄弟仨负责母亲的口粮。勤劳惯了的母亲怎么也不能适应那份清闲。正好,大哥在省道旁砌了房子,小弟一家在上海打工,我常年住在小镇上。于是,兄弟三人的房前屋后的空地成了母亲的菜地。

  母亲的菜地因人而宜。小弟一家常年在外,母亲便在他家的房前屋后的空地上,冬栽油菜,夏种黄豆,一年两熟。油菜籽兑换菜油除了供自己吃还略有节余;黄豆呢,除了平时换点豆腐,余下的还能卖一些做零用钱。

  我家和大哥家的房前屋后的空地则纯粹是菜地:一年四季,瓜果蔬菜不断。春天,当外面还寒风凛冽,母亲就忙着在她的菜地上播种了。小小的塑料棚里,茄子、辣椒、番茄、豆荚、黄瓜……各种秧苗应有尽有。

  清明前后,这些秧苗就开始移栽。这两年,清明放假我们回老家祭扫,正好帮着母亲移栽秧苗。母亲俨然是指挥家,我和妻子便是她的部下。小小的空地被母亲分成几块,我们便在她指定的地方移栽上不同的秧苗。“西边院墙边栽丝瓜和豆荚秧。”于是,我们便在院墙下先蒙上塑料薄膜,然后按母亲的吩咐开塘,上肥、移栽、浇水。“这里栽番茄。”院墙边刚栽好,母亲又指着旁边的地方说,我们又重复着刚才的步骤。当塑料棚里的秧苗全部移栽到指定的地方的时候,家前屋后的空地上已经秧苗遍布了。

  接下的日子里,母亲过得忙碌而又充实,整枝、施肥、薅草、打药、浇水,搭架。星期天回老家看望母亲,总劝她老人家要注意身体。母亲总是笑着说:“我是天生的劳碌命,一闲就生病。”我们知道劝说是无用的,惟有帮她干点活。后来,黄瓜上架了,番茄开花了,辣椒挂荚了,母亲看在眼里,喜上眉梢。过不了多久,我和大哥家的餐桌上,总会有吃不完的新鲜蔬菜,从春一直到冬。

  每次回老家,只要看到家前屋后那春意盎然的景象,仿佛就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每次从老家回小镇,母亲总要把菜地上成熟的黄瓜、茄子、辣椒、豆荚摘下,装在蛇皮袋里,让我们带到镇上。母亲从老家来小镇,也总要带好多蔬菜来。虽然,我家就紧靠菜场,虽然,菜场的蔬菜比较便宜,可菜场的蔬菜吃在嘴里就是比母亲菜地上长出来的蔬菜少一道味道,那种味道无论添加怎样的佐料都无法补充的。因为母亲菜地上长出的蔬菜比菜场卖的蔬菜多一种成份——她叫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