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母亲的心

母亲的心

阅读数:2人阅读
  很久很久前,一个故事中的母亲和儿子相依为命,过着每一天都非常艰苦的日子,家徒四壁、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儿子渐渐长大了,找了未来的儿媳妇。这个未来儿子媳妇心肠歹毒,想要试探男人是否对自己真诚,说,你既然爱我,就去把你母亲的心挖出来。儿子犹豫着、痛苦着……最后还是乘母亲睡着了,狠心地挖出了母亲的心。儿子捧着血淋淋的心,跑向未来的媳妇,一路上跑啊跑啊!天黑人慌张,儿子被树根绊倒。只听到那颗滴着殷红鲜血的心,心疼地问:我的儿子摔痛了吗?!儿子颤抖的心再也煎熬不了了,拼命跑回去,幡然悔悟又将母亲的心放回母亲血肉模糊的胸膛……

  许多年前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做母亲,但我知道了:母亲的角色不需要演绎,就可以写出灵魂深处的辉煌;母亲的担当不需要传授,最重的担就有一种自然的承担;母亲的温度不需要测量,就知道能把儿女的泪水烘干;母亲的牵挂不需要诉说,就有一种梦廻萦绕的悠长。

  今天中午在家小扫除,一边放着从前的磁带,有老歌拉我进记忆的云海,儿子稚嫩的歌声却拉我跌入了母爱茫茫惬意的渊谷,几乎走不出来,想念的小鸟从心中的巢穴振翅……

  歌声来自儿子三岁多的时光,也是儿子最捣蛋最可人的时候。儿子从小就特善良重情,又活泼又腼腆。那时候的儿子画画、唱歌简直是超级爱好,拥挤的墙壁挂满了儿子花花绿绿的动物、花草画;电视里的歌、幼儿园学来的歌,还有妈妈喜欢哼哼的歌,儿子一一唱得字正腔圆,儿子的普通话从小就挺棒。此刻,艺术的细胞就那么张扬在儿子的画笔中,蔓延在音符里……

  儿子房间,还在播放着儿子三岁多录下的歌和诗词朗诵,余音绕梁,大声叫小声语,有点像李白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此时,一个人的家充满了儿子三岁超越时空的声音。一曲《纤夫的爱》唱得词清音正,高音“噢噢”,准确极了,拖得好听极了。稚嫩的声音真是天使的声音,真是天籁的声音。我的儿子,妈妈错综复杂的情绪一股脑随着你的歌声波浪起伏。你调皮地一边唱下,一边大叫“爸爸”“妈妈”,歇息一下,又继续,我天真可爱的宝贝啊!一边还敲击话筒的声音,一段段灌满纷乱糟杂的混响,母亲听出了世界最神奇最有创造力的声音。听啊!三岁时儿子朗诵的“小蜻蜓是益虫,飞到东,飞到西……”绘声绘色,还喜形于色,朗诵几句,叫几声!妈妈依然点着头,轻声称着好!乖儿子。

  可,这时的妈妈,泪水瀑布一样泻过脸颊,汇集到下巴,滴着把睡袍打湿的。儿子长大了,高过妈妈一个头了,儿子的声音再也不是稚稚嫩嫩从歌声跑出,儿子可知道,你的声音依然是妈妈世界里最美妙最甜美的音乐,最神韵最动人的旋律。多么难得听到了,儿子。你依然喜欢唱着歌,王力宏的声音,陶喆的声音,妈妈总能听成你的声音,甚至感觉儿子的声音赛过王力宏,超越陶喆,真的。儿子从幼儿园开始参加重大的表演,到高中时还和老师一起又歌又舞的节目获得一等奖过。妈妈知道,歌的王国是儿子最美丽的国度,儿子是歌声中的谦谦王子(只是遗憾,送儿子单独业余学了一年唱歌,中途离席。儿子要圆妈妈没有专业唱歌的梦暂时未竟,但妈妈还是期待儿子亦歌亦舞充满生活)。记得妈妈为儿子购买磁带和光盘吗?曾为了一个陶喆,妈妈跑遍了南边的几个书店和专门碟店。你深夜在录音,妈妈轻轻走过,妈妈悄悄关上门,都是为了不打扰你,可你歌星风采的声音,那么磁性,那么浑厚,妈妈窃笑着骄傲极了,无论儿子能上什么样的大学,能选择什么样的路,只要真实地开心快乐就好。妈妈坐在房间的地板上,耳朵贴在门上,成了偷偷的最幸福的唯一听众,也许是你最不在意的最虔诚的粉丝;你的身影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你几个小时,妈妈在旁边就傻傻欢喜地欣赏几个小时,而且乐成最激动最怡然也最骄傲的观众,你是妈妈心中的小姚明;有时候你不要妈妈看,妈妈依然几个小时地不厌倦地等待,在附近走几个小时一个人的路,孤独着、漆黑着,心里却是装满喜欢的色彩。

  如今,儿子在远方,儿子没有事几乎不打电话,也懒得信息。妈妈几次托人看望儿子,给儿子带上一箱箱酸奶、牛奶……甚至妈妈等待儿子“批准”去另一个城市探望……妈妈和奶奶吃好吃的,总会情不自禁地念叨,可惜儿子没有吃。妈妈要儿子感到:无论你千里万里,无论长多大多高,母亲的心总系在儿子的那端。儿子们你们看到了母亲心的鲜红,听到了母亲心的搏动吗?!

  儿子长大了,可母亲长更大了;儿子的天空大了,母亲的天空却更小了;儿子的明天越来越多,妈妈的昨天却越来越多了……

  母亲用生命的心血提炼的谆谆教诲、拳拳关怀往往会当做唠叨滤掉,而母亲无悔,娇小的身影,依然是渐渐风干的路标,站成儿子不迷失的方向,最温馨也最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