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母亲做的布鞋

母亲做的布鞋

阅读数:3人阅读
母亲做的布鞋

“最爱穿的是妈妈纳的千层底,站得稳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每次听到这首歌,就想起母亲做的布鞋和自己穿布鞋的童年。


记得四十年前,七岁的我随着被唤作“臭老九”的父母到农村下放,家里6口人仅靠父母在生产队的工分维持生活,要想买一件新衣服穿双新鞋自然是一种奢望。为了节省开支,母亲每年都要为我们做布鞋,那一双双布鞋伴我走过了不知多少弯弯山路,留下了一串串苦涩而又难忘的脚印。


母亲有一个专门做布鞋的笸箩,里面总是放着针头、绳线、锥子、钳子和大小不一的布块等做鞋工具。做布鞋是既辛苦又繁杂的劳动,往往需要好几道工序。首先要纳鞋底,纳鞋底先要打布壳,母亲把破布、碎布,不管是黑的、蓝的、白的、花的都收集在一起,洗干净晒干。然后找来一块门页,把事先打好的浆糊,均匀地涂刷在上面,接着把一块块破布拼凑一起粘在上面,然后在上面再涂上一层浆糊,又粘上一层破布,直至粘上四层,达到一定的厚度才算完工。布壳打好晒干后,母亲根据我们每个孩子脚的大小尺寸,开始剪鞋样、搓鞋绳、纳鞋底。纳鞋底也是又细又苦的活,母亲把剪好的鞋底样摞在一起至少四层,然后一针针地纳。布鞋做得好不好,关键要看鞋底纳得牢不牢,针线越细越密,鞋底越经久耐穿。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母亲一有空闲时间就纳鞋底,特别是每年快开学了,为了孩子们有新鞋上学,母亲总是加班加点地赶活。每到晚上,我们常常在一旁看书,母亲就聚精会神地纳鞋底。穿针头是很花眼神的一件事,由于灯光暗,母亲眼睛花,手拿着针头有时穿不过去,这时我便成了母亲的得力助手。鞋底很厚,母亲就用针顶,顶过去再用力抽。偶尔针会抽不出来,母亲就用牙咬着针头抽,抽出针头后再往后拉,动作优美,好看极了。纳鞋底是硬功夫,没有耐心,鞋底是纳不好的,鞋底纳好后,母亲总是东瞧瞧西瞧瞧,然后满意地在桌子上狠狠地砸几下,看看鞋底是不是很结实。一双鞋底完工后,然后就是做鞋面,根据鞋底的大小来取材剪样。鞋面布稍好一点的,一般里子是白的,鞋面是黑的,剪好面样,母亲又一针一线地开始上鞋面,一般上鞋面大约只要两天时间。因为我是家里最小,母亲总是把最好的鞋做给我,母亲做的鞋美观大方,舒适实用,年复一年,直到我们上中学时还穿母亲做的布鞋。


时隔四十年,每当我读起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便会想起母亲佝偻着背在油灯下做布鞋的情景,看到母亲做的布鞋就想起母亲那双饱经沧桑、布满皱纹的双手,母亲把对子女的关爱一针一线地纳进厚实温暖的鞋底,慈母的爱像涓涓细流,流入我生命的血液中……


母亲做的布鞋,让我永远也忘不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