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阅读数:2人阅读
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在顽强地与病魔抗争了近两年后,母亲驾鹤西去,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悲痛与哀思。


母亲生于1929年,江苏省响水县陈家港人。我的外祖父张增荣系北京人,前清进士、翰林出身,后外放至陈家港任盐务官。多年之后,他看透官场黑暗,遂弃官从商。


母亲出身富家,被父亲视作掌上明珠,倍受宠爱,从小过着优裕的生活。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空中强盗飞临陈家港,不分青红皂白狂轰滥炸,一颗燃烧弹正好击中母亲家,三爿店铺和居家顿时化为灰烬;幸好家中没有人员伤亡,但家产毁灭殆尽,一家人瞬间沦为贫民。从此,母亲对禽兽不如的日本侵略者恨之入骨,日思夜想报仇雪恨。但她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此恨难消,想报仇谈何容易?她只能把满腔仇恨埋在心底,等待天赐良机。


没想到,真的天赐良机,一支新四军队伍趁敌顽溃逃之机进驻陈家港。他们人数虽少,但所有弟兄团结得像一个人,打起鬼子来个个不要命,很快在陈家港站稳脚跟,成了当地百姓的救星。母亲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对这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产生了深深的好感。一天,她背着自己的母亲,到新四军的招兵站去报了名,很快得到批准,还领到了一套新军装。不料,当她穿上新军装,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时,她的母亲立刻翻了脸,拉着她大哭大闹,寻死觅活。母亲无奈,只好脱下军装,跑去向新四军首长说明原委,退了兵。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敦厚的新四军军官走进了母亲的生活,他叫李世勤(后来成为我的父亲),是新四军独立团的事务长。一个偶然的机缘,他们相识了。机敏聪灵的军官对母亲这位当地“第一美女”一见倾心。随着交往的增多,了解的加深,两人渐渐产生了感情。一次,当年轻军官抓住机会向母亲大胆表白的时候,她羞涩地轻轻点了点头。不久,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我的姐姐。


1946年,蒋军向解放区大举进攻,在苏北战场连连得手,原本由我军控制的宿迁、泗阳、淮安、涟水等城相继陷于敌手。我军根据毛主席“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思想,向山东解放区实行战略转移,父亲所在部队也是其中之一。


母亲的家乡也被敌军占领。一天,还乡团闯进母亲家里,东抄西搜,结果发现一把雨伞,上面写有“XX团李世勤”字样。敌人如获至宝,当即把母亲抓了起来,以匪属论处,准备活埋。此事幸亏被时任国军某部团长的母亲的舅舅获悉,他立刻派副官赶到还乡团团部,将母亲从这帮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手中救了出来。


母亲虽然拣了一条性命,但孩子是保不住了,只能含着眼泪送人。不久,我可怜的姐姐不幸得了肺炎,在无钱医治的情况下悲惨地死去。


母亲与父亲生离死别,昼夜思念。原以为今生今世再也不得相见,几乎陷于绝望。


我军在山东养精蓄锐,秣马厉兵,在粉碎了敌人对山东实行“重点进攻”的战略意图以后,向敌占区大举反攻,取得淮海战役的辉煌胜利,随后百万雄师渡大江,蒋家王朝灰飞烟灭,分崩离析。父亲所在部队首批渡江,于1949年5月进军上海,与友邻部队一起浴血苦战,终于将胜利的旗帜插遍黄浦江两岸。不久,父亲服从组织安排从部队转业,担任上海市徐汇区龙华乡首任乡长。


母亲做梦也没想到,共产党这么快就取得胜利;紧接着,天大的喜讯从天而降,父亲委派乡政府民政助理员千里迢迢来到陈家港,将母亲全家接到上海。从此,全家团聚,开始了今非昔比的崭新生活。


1951年9月23日,母亲从生命树上将我摘下,她的第二个宝贝呱呱坠地。


母亲原本可以参加工作,但姐姐的不幸夭折在她心中留下隐痛,她决意留在家里,全心全意带好自己的儿子。


从脱离娘胎的那天起,我就时时感受到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呵护,一天天健康成长,直至成年很少生病,这也是母爱给我带来的最大恩惠。


我自幼顽皮,上小学后本性不改,时时惹祸,牛事不发马事发,几乎天天被老师留下来,教训到中午12点甚至1点。母亲总是做好饭菜,在家里静静地等我。我回到家,她从来不发火,总是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狼吞虎咽。等我吃饱喝足,她才和颜悦色地向我询问情况。我有时候很委屈,向她数落老师的不是。她常常笑着对我说:“这说明你有福气,碰到了一个好老师。他对你要求严格,才是真正地关心你、爱护你,如果对你放任自流,不闻不问,那才是害你呢。”我听从母亲的劝告,慢慢改掉了不少坏脾气;渐渐地,被老师留下来的次数少了,每天基本上都能准时回家吃饭。


母亲不是教育家,自然不懂教育,可她教育孩子的方法却非常得当。也许是母爱的天性使然,她尽可能为孩子创造自由的空间,任他们随性发展。我喜欢看闲书,小小年纪就偷偷地阅读了《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说唐》《隋唐演义》《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红日》《艳阳天》等中国古今名着以及一些外国文学名着。母亲明里暗里支持我,有时还挺身而出抵挡父亲、老师对我的阻挠、责怪。我喜欢打乒乓球,在外面找不到地方打,后来想了个办法,在家里把两张饭桌斗拢代替乒乓球桌,把小伙伴约来在家里打。母亲不仅不反对,还鼓励我好好练,争取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读书写作和打乒乓球一直是我的强项,这不能不归功于当年的“童子功”,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母亲对我的帮扶。


自我出世以后,母亲先后又为我添了3个妹妹。全家生活全靠父亲一个人的收入,经济拮据之窘状可想而知。


母亲曾是富家小姐,从小养尊处优,丰衣足食,自从嫁给父亲后,历经坎坷,饱受磨难,但她始终无怨无悔,甘之如饴,而且历练成为管家理财的行家里手。为了保证一家人能够安身立命,衣食无忧,她使出浑身解数,每个月费尽心思,精打细算,一分钱掰作两半花;我们四兄妹从小到大,总是能够吃得饱穿得暖,让经济条件胜过我们家的邻居交口称赞,艳羡不已。


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作为母亲的宝贵品德被我们继承下来,几十年一以贯之,受益无穷。


如今,我们四兄妹都已成家立业,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竹苞松茂,这是母亲的教育之功,也是她的福分。


母亲去世时,享年84岁,已经是高寿了。她能够长寿,从养生的角度来说,完全得益于她心胸开阔,处事低调,豁达宽容,乐观通泰……她的这些优点长处,作为精神财富,为我辈儿孙所珍惜,并将世代传承。


母亲,愿您在天堂得到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