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来世,还能做爸爸的女儿吗

来世,还能做爸爸的女儿吗

阅读数:1人阅读
  无论时光怎样流逝,无论岁月怎样变迁,每一次的回首和凝望,是慈母柔情似水的眼泪和严父厚重无声的爱!这滴泪,这份爱,缠绕在心底,永无绝期...

  ——题记

  打开电脑,静静的坐着。本来想早早的睡,可是,却没有一点睡意。夜深了,好想邀一弯明月,让它伴着我走进写你的这篇文字,可是,天气预报说,今夜,晴转多云,明天有雨。此刻,我将所有的心事,都笼在灰黑色的天空里。试图借着那一层薄纱,让那些忠心耿耿,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的文字,能够透出一种隐约的美,而不是满篇的悲凉。也让我的心思,能够飘出一缕婉约的暗香来。至少,这些文字,有了夜的晕染,能够让我假装优雅,假装坚强,假装安静的走过。

  这几天,每天都去看看你。只是那样看看,就觉得自己好幸福,至少还能陪在你的身边。周末的时候,天气很好,你来了,好久没有来女儿家里了,女儿好开心。打开电脑,要你下棋,你却像个孩子,还要我在一旁坐着陪你,给你参谋。女儿的那点棋技,连小学生都比不了。我知道,你只是想女儿坐在你身边。

  中午,做了你喜欢吃的饭菜,平时,你都会剩很多,那天,给你盛了满满一碗,你全部都吃完了。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你吃,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我承认,女儿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常常会落泪,只是,泪水,很少让别人看到。

  今夜,夜好像也无心睡去。风轻轻的,夜静静的。那远处的明灯,如冰,光洁透明。似雨,星星点点。随风,忽明忽暗。就想到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流露的疼惜,灯光也会感动。你的眼睛,传递的关爱,星星也会流泪。你爱的太深,几乎拿出生命在爱着我。而我,太多的时候,有些迟钝。不能体会你眼睛里,那无言的爱。太多的时候,你眼睛里流露的是满满的坚毅,顽强与不屈,那么你的悲伤与痛楚藏在哪里??

  记得,妈妈说,几个月大的时候,你把我放在脖子上,结果,就尿了你一脖子,而你,没有舍得骂我,也没有惊慌失措,还哈哈大笑,说,这丫头,居然敢在爸爸的脖子上撒尿。

  记忆之中的你,一直担心自己老去。像个虚荣、害怕容颜老去的小女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看到你常常拿着镜子,在看着自己的白发。小时候,你一抬手,就可以把我高高的举起。听着我在你脖子上咯咯的笑,你就说,丫头,看看爸爸力气多大。

  上学了,每次拿来成绩单,你看过之后,脸上洋溢着笑容,拦腰抱着我,笑笑的说,丫头,真棒,然后就高高的举起。女儿喜欢被你高高举起的感觉,女儿一直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父母更疼爱自己的人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的长大了,你总是把我举到一半,就放下了。叹口气说,丫头长大了,爸爸老了。我总是咽下泪水,说,爸爸没有老,是我该减肥了。

  人们都管岁月叫“流年”,因为岁月有水的特性,抽刀断水,断不了水,也断不了岁月。

  女儿初二的时候,你就得了早期肝硬化,到了女儿高二的时候,你又得了慢性肾衰竭。这些年,只剩下到处奔波治疗,而肾病引起诸多的并发症,腿痛的整夜不能睡。

  现在常常想起你的眼睛,你的眼睛传递给我的爱,我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而你,默默无闻的奉献着。记不得是哪天,你说你的眼睛好模糊,那一刻,我听到了传说中心碎的声音。就像一个盛满了水的玻璃杯,掉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里面的水,打翻了一地,瞬间就汇成了一条小溪。我努力的挤出一点微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了一句:今天阴天,我看东西也是很模糊,接着,就狠狠的揉揉眼睛。我怎么敢告诉你,你的病情,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视力。慢慢的,你的眼睛会由模糊,转向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看不到你深深爱着的亲人。

  其实,我已习惯了看你沉默时的眼神;习惯了自己不小心生病时,你眼中流露的责备与疼爱;习惯了伤心时,来自你眼中,那些无声的安慰。从小到大,你总是用那双眼睛,传递着无私,真挚的爱。而后,默默的看着我,从你身边走远;看着,我穿着婚纱离开你的怀抱;看着,为了生活的奔波,累到筋疲力尽的我。虽然无言,却满是疼惜。

  那天去医院做定期检查,看着医生凝重的表情,我的心就往下沉,一点点的往下沉。你说要去花园吸烟,也或许你看到了医生的表情,想躲起来。走进医生办公室,医生说,你的肺部也开始硬化了。我只问了一句,怎么治疗?医生说,你的病情很复杂,不是单纯的一项需要治疗,肝,肾,心脏也不好,现在肺部出现了问题,身体的主要器官都有问题,最好是保守治疗。先不要告诉你,开些药,先在门诊治疗一段时间再看吧。

  回去家里,你就说,前些天,你就催促哥哥,要带你去公墓,给你选一块好的地方,可是哥哥总说忙。我笑了笑说,不要说墓地的事情,我听了晚上睡不着觉,你不知道女儿胆小吗?我说,要不去北京吧,现在天气好,去散散心,顺便再复查一下。

  你当时就火了,说:“你去年去那个医院,对医生说啥了?”

  我说:“没说啥啊!”

  “你不是对医生说,你要换一个肾给我吗?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是随便换的吗?”

  你的话没有说完,我就看到你眼睛里两颗大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我依旧笑着说,没事啊,我查了很多的资料,说亲属换肾,排异性不是很大,而且,一个人只需要一个肾就够了,另一个是多余的。

  你扭头看着墙壁,一句话也不说......

  其实,女儿什么也不怕,女儿只想要你活着,你还不满六十岁啊。去年冬天陪你出去看病,女儿是偷偷的咨询了医生换肾的事情。医生真的说没有问题,只要配型合适,就可以。

  爸爸,小时候,你牵着我的手,帮我踏出人生的第一步。如果哪一天你的腿走不了路了,我就背起你,就像小时候你高高的举起我。如果你的眼睛看不到了,就让我牵着你的手,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能够牵着你的手,我也是幸福的。如果哪天,你的肾真的不能再维持了,那么,女儿的肾,是你的第一选择。

  我一直不相信有来世,即便有,那么,来世还能做爸爸的女儿吗?谁也无法保证,无法保证,来世,还能做爸妈的孩子,我只想珍惜今生,我不想来世。

  爸爸,爸爸,女儿现在什么也不怕,女儿,只想要你活着,你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