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与母亲相守的时光

与母亲相守的时光

阅读数:1人阅读
  还没放暑假,娘就打电话过来说:毛子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尽快吧。可我总是找出各种理由:孩子还在补课啊,我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啊,回家的行程一拖再拖。天气炎热,我大多懒在空调间里上网,眼看着暑假已过一半了,再不回去怎么行呢?有一天母亲又打来电话,询问回家的日程,最后无奈的说,真回不了就算了吧。放下电话,我恨自己极了,当初不是答应爸爸好好照顾娘吗?可现在……于是打电话告诉娘,决定回来。临行前,我问娘要我带什么东西回来,可娘要我什么也不带,家里什么都不缺。于是带着女儿,顶着烈日,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村庄。

  临近家门口,母亲早早地迎出来,脸上堆满微笑。可怜的娘见我们回来,激动得快流出泪来。进了家门,娘将我们的行李送进卧室,马上搬出电扇,给我和女儿扇。女儿是穿着球鞋回去的,她说,姥姥我脚热,娘马上将她做的绣花鞋拿出来,看到娘拿出来的绣花鞋,感到温馨极了,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凉了一会儿,娘要进厨房做饭给我们吃,我说还早呢,再凉一会儿做饭也不迟。隔了一会儿,娘又忙着张罗去了,不到半小时母亲就端出一大盆小稣肉来,原来娘知道我要回来,早早的就滑了一盆肉。吃饭的时候,娘说,我很想去你们那信阳,可是不能坐车,去不了。女儿说,姥姥还是我们常回来看你吧,你这儿挺凉快的。是啊,老家屋后有座小山,门前有条小溪,空气清新怡人。坐在门廊,只觉得一阵阵河风扑面而来,惬意极了。

  吃过了午饭,娘让我们进空调间,说这儿凉爽,你们好好休息。睡到下午三点,醒来一看,娘不见了。走出卧室,发现娘又在厨房煮粽叶,泡糯米,原来娘知道我爱吃粽子,准备为我们包粽子。可怜这天下的母亲。

  包好了粽子,我说娘我来煮吧。娘说厨房太热,还是我来煮。天黑了,女儿说姥姥,我到小舅家睡,因为他家有卫生间,妈妈和你一起睡吧。娘说,你去吧,孩子。娘怕我洗澡不方便,老早就烧好多热水。

  女儿住了两天就回去读书了,送走了女儿,我全心全意的陪着母亲,不必再担心孩子不习惯农村的生活了。于是每天上午陪母亲上街买些蔬菜瓜果,然后回家洗洗涮涮,准备午饭。下午我读会书,早早的准备晚饭。

  在老家最惬意的就是有个四合院,每天我将四合院收拾得干干净净,将自来水池清洗干净,上午洗完衣服后就将瓜果泡在里面,好凉着吃。夜晚我将躺椅、凳子搬到院中,我仰面躺下,望着天空,母亲拿着一把蒲扇递过来,慢慢摇着,娘儿俩就絮叨起来。虫鸣在四周此起彼伏的响起,黄瓜花在夜里寂静地开放,月亮上来了,皎洁的月光撒满寂静的小院。恍惚间,回到了童年和母亲相互依偎的情景。记得小学三年级时,也是在这样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母亲鼓励我努力学习,好走出贫困的境地。依稀的,和小伙伴追扑流萤,仰望苍穹寻找牵牛织女的情景又浮现于眼前。

  月色如水,我依稀看见父亲的身影。可怜啊,去年这时父亲刚诊断为胰腺癌,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就弃我们娘儿几个而去。

  “人啊!”我不禁叹息一声。母亲问我叹息什么,我告诉了她,她也叹息一声。我忽然觉得心揪得好痛,突然警醒:这样品尝瓜果,与母亲相守的时光,一生能有几回呢?可怜的娘自父亲去世后,独守这一片空房子,每次想带她去信阳,她总是说,你爸的工程款项还没结算清,再说他还没满周年,我还想守着他的孤坟呢?可每到夜晚一个人独处,她禁不住思念起父亲来,那种苦楚只有她内心最清楚,做女儿的我常常想到远在家乡的母亲心中的凄楚,每次电话询问,她总是轻描淡写的说,没事。其实我深知她怕我担心她,怕因此影响我的工作。可怜的母亲啊,可谁能帮你驱散心中的孤寂呢?我知道父亲生前对你呵护有加,离开了父亲,又有谁能弥补你失去丈夫的缺憾呢?我也深深知道,你总是在盼望假期的到来,因为只有这些时日我们能回来陪伴你。可我有时又有诸多杂事的羁绊,加上自己的懒惰,总是将陪伴你的时日一拖再拖,一减再减。想到这些,我决定不急着回去,多陪陪孤寂的娘。

  一天进县城办事,下午遇到了几个二十多年没见的同学,我们兴奋地畅谈别离后的酸甜苦辣。夜幕渐渐降临,他们决定款待我,于是和他们来到饭馆聚餐,我一时激动,忘记了给娘去电话。饭菜刚端上桌子,娘打电话来,毛子,怎么没回来吃饭。我告诉她不回来吃晚饭,她说你尽量回早点。酒至半酣,娘又打电话来说,夜里九点了怎么还不回来,那话语中满是焦急和担心。娘啊,我都多大了,还让你担心,我愧疚极了。于是我匆匆结束了晚餐,和同学告别,急急忙忙地回到母亲身边。

  看到我回来,娘高兴极了,她那眼神好像是孩子见到了大人。我们盘着腿坐在床上,我向她讲述今天的见闻,我说今天多亏了我的同学、学生,他们都喜欢我,事情办得很顺利。这时我发现娘的眸子亮晶晶的,她在欣赏她的女儿,像欣赏一件稀世珍品。我这才意识到我长大了,该是母亲的庇护伞了。我知道,对于母亲来说,我永远是她最宝贵的财富。

  女儿催我回去,说妈妈我近来学习压力大,你回来吧。

  我和娘说我得回去了,看得出娘脸上写满了沮丧和失意,我不知怎样安慰她。她说不是说20号再走嘛,还有几天嘛。要走的前一天,娘要上街买些瓜果和蔬菜,说是市里没这些,要我带上。真的要走了,娘有些凄然,我心里也沉甸甸的。娘啊,我何尝不想呆在你身边,驱散你心中的孤寂?可我也是做母亲的,我还要尽一个母亲的职责。我提着行李,向车站走去,母亲跟着出来,一直送到村口的那棵大柳树下面。当我走进街道拐弯的路口,发现娘还倚在树下,向我张望。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娘啊,女儿无奈啊,她要养育女儿,还要教书育人,她真的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为你驱散无尽的孤寂。爸,女儿真的不能替代你,好好照顾娘,如你泉下有知,不知能不能原谅女儿

  再见了娘,我知道你又在期待下一个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