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据说那些伟人的学生时代是

据说那些伟人的学生时代是

阅读数:3人阅读
据说那些伟人的学生时代是

父亲是一张弓,蓄一生之势要把孩子射出大山。


——题记


在美术展览会上,无意间看到了罗中立的油画《父亲》。顿时,我的父亲——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农民形象在我脑中浮现。


记得来学校的第一天,全身崭新着装的我和穿着朴素的父亲在几经辗转后,终于抵达了学校。放眼望去,一辆辆豪华私家车停在公路两旁。走到学校门口,当时那位父亲对我父亲说的话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你们这些做家长的压力真大呀!”我不知道父亲心里是什么感受,他只是一直在沉默。


他沉默地带我走进校园,沉默地带我走上一级级台阶,沉默地带我走到了新生报名处。我在大厅角落拿出了塑料袋包裹着的钱。那沓钱很厚,在我手里显得更沉。父亲接过钱,让我等着他,便走了。


我一会儿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一会儿看着四面的墙壁,一会儿看着我脚上的新鞋……总觉得空气不舒爽,格外憋闷。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过去了,我开始用目光寻找人头攒动中的父亲。我看到了一位家长从皮包里爽快地拿出一大摞钱,放进验钞机里便交上了。而身材矮小的父亲在人群中忙碌地穿梭着,很不起眼。他右手捏着包裹着学费的塑料袋,终于挤到了缴费处。


朴素的衣服,布满皱纹的脸,黝黑发亮的皮肤,微驼的背,弯腰交钱这个动作使他显得更矮小。父亲小心地用手指数着钱,再三清点无误了才交上。交完钱接过发票的父亲长长出了一口气,开始抬头朝我张望。我的眼睛不由得有点湿润,某种灼热的东西在我的脸上和心头划过,我害怕父亲看到连忙低下了头。


据说那些伟人的学生时代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平凡的我实在并没那么大的志向。目前的我只是为了自己读书,为了替父亲争一口气读书。手续办完后,我把父亲送到了门口。父亲坚决让我止步并告诫我不要随便走出这大门,他说这是学校的制度。他的声音很响亮,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喧嚣,敲打着我的心。


夕阳西下,矮小的父亲步履维艰地穿行在公路两侧的小车长龙阵中,他的影子投映在我的心上,就像老家门前那座无名山峰的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