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我的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我的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阅读数:1人阅读
我的母亲_亲情文章_给力大全给力大全

我的母亲曹兰枝,1945年生于一个贫苦家庭。前不久的10月4日刚刚离开我们。荒野之中又添新坟,生死离别我泪流成河。


先母是命苦之人,6岁丧母,因生活艰难,缺吃少穿,常常忍饥挨饿,年轻时就落下胃病之根。母亲为此几十年来一直不能吃生冷荤腥,稍有不慎就引起胃疼胃胀,倍受胃病折磨。尤其是年老之后,常犯胃病,一年得输液好几次,饭量越来越小。因为胃病,慈母营养不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最后体重只剩下70来斤。


我因在外工作,常年不在母亲身边。母亲的胃病我是知道的,但一直认为没事,吃点药、输输液就好了。每次回家只是给母亲带点松软的食物。母亲又极其节俭省细,有了好东西也经常省着。就这样一直拖延,导致胃病越来越严重。


瘦弱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无论家里遭到什么不幸,母亲一直没有退缩过,没有说过一句消极的话。记得2012年,母亲因为胃病发作,连续8天不能吃东西,导致血糖升高,到省四院住院半月。那时母亲躺不下,坐不住,每天要输液15个小时。母亲都是默默地忍受着,没有喊叫过一声。这些年来,母亲受尽了病痛的折磨,但她却从来没有叫过苦,喊过疼。


今年9月初,母亲胃病复发,不能进食,又去大姐家输液。几天后,胃病刚刚好转,就因身体极度虚弱长了“缠腰蛇”。一片豆大的水泡带子一般从左上背一直斜着跨过左腋下延伸到左前胸乳房下方,正好是心脏部位。大家都没见过这种东西,还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加上刚开始不痛不痒,就随便给老人抹了几种药水和药膏。谁知几天后就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厉害,难以控制。我带母亲去找祖传专科针灸拔罐治疗疱疹的诊所扎了两次,第一次有效,第二次再扎无效。


没办法,我们只能又给母亲输液。十天后,母亲的疼痛程度有所减轻,但并未治愈。我们姐弟三人日夜守在母亲身边,不停地为母亲按摩,但无济于事。看着母亲痛哭难忍之状,除了安慰之外,我们只能偷偷流泪。


近一个月来,母亲一直不能吃东西,最多只能喝几小勺奶粉。胃里满是止痛药,身上输满了药液,营养严重缺乏,哪里还能维持生命。10月4日上午,没有嘱咐,没有叮咛,再也难以忍耐难以支撑的母亲没有说一句话,长出几口气离开了我们。


之前8点多钟,姑姑前来探望,母亲心里高兴。她边输液边和姑姑交谈,神智也很清楚,说话有条不紊,问姑父的伤情,问孩子们的情况。我们以为是病情在好转,心情有所放松。可谁知是回光返照啊。


母亲一生勤恳劳作,勤俭节约,为人正直良善,待人仁慈和蔼,脾性柔顺,从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得到全村人的尊敬。


丧事期间,我们姐弟日夜守护在母亲灵前。回想母亲生前茹苦含辛,我们泪如泉涌。我含泪为母亲写下三首悼词,贴于土墙之上,以告慰慈母在天之灵。


苦命的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上一篇:再见,萤火虫

下一篇:落花泪,与君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