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我在远方想母亲

我在远方想母亲

阅读数:1人阅读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在书房里,若有所思,慢慢的就想起我故乡的母亲来了。

  母亲一个多么伟大的称呼啊!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开始,到学会的第一个词语,我想就应该是:“母亲(妈妈)!”这两个字了,叫出来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每叫一声都让人感到温馨和幸福!想起我的母亲,就不得不让我回忆起过去的岁月。母亲的爱似把伞为我挡风遮雨;母亲的爱似阳光给我温暖;母亲的爱是我依靠的港湾。夜晚,月亮孤零零地挂上了天,我站在窗前,月光照着我的脸,照着我的心忧忧的伤感,母亲您在故乡还好吗?星光点点,您可知道那是儿子对您的思念,母亲请您多保重!

  我儿时的梦,大多是与母亲的纺线车“嗡嗡”作响在一起;而且它总是在不停地叫着,不停的旋转着,多少年过去了,可是母亲坐在纺线车旁边的身影,为啥总是在我梦里出现?唉!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那是儿女们对母亲深深的思念啊!

  母亲天天晚上都在纺线。记得那年夏天的夜晚,出奇地热,我家旁边的杨柳树上的知了,有气无力地叫了几声就停下了;父亲和我在院子里铺了蓆子,然后躺在中间纳凉。父亲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嘴里轻轻地哼着豫南小曲:“丫丫葫芦丫丫油,我的山歌在里头,唱了九天搭八夜,春唱到夏夏到秋,摇摇还剩半葫芦。”我在父亲的歌声里扇子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小知了飞到了我的跟前,停在树枝上叫呀叫的,不停地叫。当我被热醒来后,我看到母亲还在纺线哩。母亲难道不热吗?我爬起来,悄悄地走到母亲的身后,我看见母亲身上的小白衫已全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背上;头上顶着一条蘸过冷水的土布毛巾,在油灯的微光下,奋力地纺着。那瘦小微驼的身子,不停地一屈一伸,一只手不停地摇着,一只手慢慢的拉来拉去,我想母亲她怎么不歇呢?我站在那儿“哇”地一声哭了。哭声把母亲吓了一跳,她急忙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下了纺车,弯下腰问我:“咋不睡觉呢?孩子!”然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看我是否病了。我抽泣着说:“妈妈,天太热了,你歇歇吧!”“妈不累。”她说着把我抱在怀里,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妈把这蓝里的棉花纺完就歇了。你们读书就等着这些线织成布后卖钱用呢!”说完了,“咳咳咳”地咳嗽了好一阵,母亲在瓮里舀了瓢凉水,一口气喝了;又在冷水盆里洗了脸,然后掀起衣服擦了擦身子,又坐在纺车上了。

  我流下眼泪,泪水诠释了太多的情感。难过,感动,为母亲的辛苦操劳、爱护我们。对母爱无涯,母亲对子女的爱,是毫无保留的,是全心全意的,不求回报的,她希望儿女好好地,但是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我是真正明白了,在午夜中我享受着母爱……

  窗外夜色更浓,凉风从窗棂里钻了进来,冷彻心扉,我轻轻的拭去腮边凉凉的泪水,我想您啊!故乡的母亲,皎洁的月亮挂在天空中,泛出温柔的光亮,母亲笑着向我走来,母爱暖暖,情深似海!我在远方想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