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我和父亲的最后半年

我和父亲的最后半年

阅读数:2人阅读
我和父亲的最后半年

(引子)


5月14日是父亲的祭日。当我急促促赶到医院,看着父亲平静地躺在床上,那宁静、祥和,使得我不知所措的心情也随之平静下来,对父亲的思念也随之弥漫开来。


(一)


我和父亲的交流本来就很少,但自我懂事了后,我和父亲的想法总是那么一致,虽然有时也有一些争论,但事后,我能和他采取一些折中的方法,处理的还算圆满。为了迎合父亲,我会讲一些国际形势和国家政策,这样父亲总会觉得我成熟了。但我内心深处总抱怨父亲的一些处事风格……


父亲一人在家,我以种种理由和借口,逐渐减少了回家的次数。反正自己总觉得父亲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父亲也觉得双休日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可否认每当我们回去,父亲看到我们,父亲心头总是为之一振,那种父与子的深情,我是最清楚的。


(二)


说起父亲,我有时真住琢磨不透,说他老实,他却透出几分狡猾;说他小气,他却不惜花在子女身上的金钱……我想这就是他一生的经历磨炼出来的人品吧!


我是他的骄傲。这种微妙的感觉,还是在我上中学时就体现出来了,那时的我虽然学习中等,但我却决心要减轻家庭的负担,“会听话”、“能吃苦”、“挣钱”、“做家务”……我都一一落到实处,父亲看到这些总是乐在心上。


在父亲潜移默化的教育下,我逐渐自强、自立起来,也许是受了父亲的感染,我学会了排解忧患,自己吸收了他的优点,不仅能吃苦,而且还学会了做一个快乐的人。


然而,随着儿子的出生,加上学校糟糕的人际关系。乐观、豁达渐渐离我而去。父亲也从我的脸上渐渐体会到了我内心莫名其妙的变化,他知道他无能为力,在偶尔的谈话中,父亲很有分寸地提出了看法,我虽赞同,但我却不能自控。为了父亲的心情,我强装快乐。


(三)


父亲身体不好,我最担心的是天气变化强烈,担心父亲的风湿和感冒,我知道父亲肺不好,感冒能诱发肺部疾病。


记得那是82年的7月,父亲单位派人到家送来了一张病危通知书。说父亲将转院到云大医院做肺切除手术,一家人吓得不知所措……


手术后坚强的父亲竟然15天便出院了。他在我们面前总是重复:切除的部分经医院化验是良性。那时,我还不知道良性、恶性的区别。自那以后,凡是农活我都不让父亲参加,我知道他内心很难过。


我一人带着弟妹包了家里的农活,逐渐成为一个庄稼把式,我也得到了锻炼。在生活的磨练中迅速长大成熟,父亲总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眼中看到了“接班人”。


(四)


噩耗在2005年11月24日下午3:00还是传来了——父亲可能是肺癌。我担心的事还是来了。那一刻我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我的心被击碎了。


一夜未眠,凌晨四点匆匆赶到家去,天阴沉沉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在车灯的照射下,我看见100米外那父亲的身影,他孤独地站在河埂上,双眼看着我来的方向,那时我的心又一次被击碎了。


跳下车的那一刻,我不想抱怨父亲,只想尽快赶到医院,盼望奇迹的出现……


(五)


父亲入院了,自信的父亲安慰我说:“最多15天,就可以出院。”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胸口一种说不清的气堵着,堵得我直发慌,浑身无精打采,放佛病痛在折磨着我的身心。


父亲住院期间情绪最高涨的时间是晚上8:00——10:00,在这段时间里我和他讲了国际形势和教师工作的优越性,在工作中我总是充满创造力。


父亲的笑容总挂在嘴边,我和父亲的距离第一次拉得这样近,他在床头,我在床尾,我们忘记了这是在医院,就像在家里。每当病人的投来羡慕的目光,父亲的那种自豪更加坚定了。


我给父亲擦背、洗脸、洗脚,父亲身体的每一部分我都清洗过,次数是那样多,看着父亲虚弱的身体,我想得很多。动作、力度、水温是那样的适宜,父亲体会着人生快乐,我也体会着人生的快乐,这时我才感觉到自己成熟了许多。


(六)


虚弱的病人,饱受病痛折磨的挣扎,成了医院特有的“风景”。


看到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父亲,病人。我彻夜难眠、心如刀绞,那种刀绞的滋味只有我自己明白,但无法表达,这就是爱得深、痛得深得缘故吧。


每当看到父亲痛苦地进入梦乡,我便溜出病房。在走廊的那头默默地看着大街上闪烁的灯光,期盼着奇迹的出现,虽然医生话语每时每刻在我大脑中回荡——你父亲的情况将越来越糟,但我还是在乞求奇迹的出现。


(七)


父亲的病情向医生说的方向发展了。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我的眼泪往肚里流淌,看着父亲寸步难行,绝望、无助的神情,我不忍心看,我的头快要炸开。


一次次我从恶梦中醒来,听到父亲病痛的呻吟,我被击垮了。


在半梦半醒之间,我总在幻想地震的来临。让我和父亲一同埋于地下,立刻结束这痛苦的挣扎和等待。


然而,每天5:30分得振铃准时响起,我轻快地收拾着折叠床,默默地劝告自己,你要坚持住,你还有妻子、儿子,还有父亲、母亲和兄弟姐妹,还有工作……


(八)


在漫长的期盼、挣扎中,体会了父亲做为丈夫,父亲的自豪感,那种自豪来自家庭,来自子女对父母的爱,父亲在他人生无数经历中,体会了子女对他的爱,也在痛苦的挣扎中,体会了生命的重要,父亲的求生欲望越强烈,给他痛苦越强烈,最后的绝望使他遭受了人生最大的摧残。


起初针水打漏了,我抱怨护士,父亲总是苦笑着说:都是些娃娃,骂她们干什么。后来他绝望到为一点小事大骂护士。过后同室病友告诉我这些事情,我真不知怎么办,病友总是告劝我,算了,他要骂就让他骂吧,这总比闷在心里强。


(九)


父亲临终前,总和我讲两件事,几乎每晚说一遍,我也不计较,总是默默的听着。


“孩子不要管得太死,调皮的孩子也能成大器,有志走天下,无志死家中”。


“你妈爱吃什么,爱干什么,你要顺着她,她很有能耐,支撑这个家不容易,宁愿死叫花子的爹,不要死叫花子的娘”。


我自己也有孩子,怎样培养,这是我首要任务,我父亲以我为骄傲,总和病人说,他没读过书,儿子却被培养成大学本科生。每当和病人讲到这些,父亲的病痛似乎不存在。


儿子的前途怎样?儿子是否会成为我们的骄傲?我和妻子虽然各有分歧,但也还算志同道合,人生的追求也就如此,我还希望什么呢?该知足了。


母亲虽然对父亲不好,但父亲总能记惦起母亲来,在我看来这反差太大了,觉得父亲太痴情,但细细品味,我总被父亲那无私的爱所震动。


他们不懂爱吗?错了,由于时代的局限,他们的爱深藏心底,是那样持久、真挚,真实得剪去了一些修饰。


父亲也时常抱怨母亲,但他却告诫我要珍惜自己的家庭,珍惜属于家庭的一切。


(十)


噩耗传来。赶到医院,那场景在六个月的医院生活中,我看到无数次,看到过无数悲痛的人群。而这一次却不可避免的发生在父亲身上,发生在我身上。


父亲在弥留之际,那种挣扎、痛苦达到了极限。我痛哭了,一家人围在父亲病床前抱头痛哭……这发自内心痛哭、呼唤使父亲从死神那儿挣扎过来……


这一天我终身难忘——2006年5月12日下午5:30分。


真爱将父亲唤醒,而父亲却遭受了自入院以来,最痛的折磨。


我知道父亲是一个坚强的人,但从死神手中逃出去以后,却被折磨得哭爹喊娘,即凄惨的呻吟,使我不知所措。我知道父亲就要离我们而去,这时间不会太久……


此时此刻,我真想说父亲你早走一天少一天痛苦和挣扎。因为我不忍看到你在绝望中的挣扎,痛苦中的呻吟。可是一旦失去了你,我又空荡荡的,我是不相信迷信的,人死了,什么也不存在,我看不见你,你也见不到我,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讲……


然而,5月13日20:30分我还是逃离了医院,我内心是矛盾的,我知道我跨出病房,我将不能再看到父亲的眼神,听不到父亲的呼吸和心跳。


在医院走廊我反复了几次,还是离开了。


我记得我对父亲说,我明天去交论文,交论文后就来医院。父亲听明白了,对我笑笑,挥挥手……


(十一)


五月十四日九点二十五分,父亲停止了心跳,安详地走了。


(十二)


在进火化炉的那一刻,我又一次整理了父亲的仪容,一切是那样的平静。而我留下的是深深的思念……


(尾声)


父亲,谢谢您,我的一切都是你给予的,我创造的一切,也渗透着你的思想,你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