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我何时能触碰到你

我何时能触碰到你

阅读数:1人阅读
  我总爱仰望天空,因为这样眼泪就能流进心里了,不用掩饰,眼泪会倒流的。别人说眼泪是咸的,其实不是的,眼泪是苦涩的,我尝过好多遍了。

  “父亲”是我的敏感字眼。不是我没有爸爸,而是我感觉不到父爱,我宁愿没有爸爸。假如没有了爸爸,我也可能哭一两次,可现在每一次见到他,我的心都如刀割。

  我不知道我小时候有没有从他身上汲取一丝温暖。但从我懂事开始,他就没给我一丝温暖。他的冷淡让我厌恶,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我接受这样的父亲。在他眼前,我就是一缕空气,他和我住在一起,他会抚养我,那是法律上的规定,他是迫不得已的,说不定,我一到十八岁,他就会赶我出去的。

  每次家长会,他都不会露面的,看见别人的家长的对自己孩子的笑容,我就觉得恐惧。每次的家长会都是恐怖的。不知不觉的,我为了逃避异样的眼光,为什么你家长总不来啊,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你的家长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了这些为什么,我学会了撒谎,学会了假笑,我必须要竖起自己的刺来保护自己,我必须隐藏自己的不安来活在这个可有可无的世界中。所以在学校中那个我是完美的我,善良的我,爱笑的我。可那都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黑暗的,是那个冷淡的人把我逼向黑暗的,是他,反正我怎样,他也不会关心我的。

  我的刺越来越多,我的心也越来越痛,我常常觉得自己的心有血流出来了,而且那血似乎是黑色的。很痛很痛很痛的。忽然,眼前一黑。

  我不知睡了多久,但我不想醒来,因为在梦里,那个人是有温度的,他对我是暖暖的,我和他牵着手在沙滩散步,可是那个小孩是我吗,那个人旁的小孩很高兴啊,他们的笑容很灿烂,而我就像是观众一样。可那又好像真的存在我的脑中。啊,我的头好痛啊。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医生,我女儿,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久还没醒来。”然后是一陌生的声音“你的女儿,身体上就没什么,可她的意识在拒绝自己醒来,而且她好像有严重的焦虑症,她如果再这样,就可能永远醒不来了,你知道,人的意识有时是病人活下去的主导,如果她自己都不想醒来,那我们也无能为力。”哦是吗?我自己是真的不想醒来,一醒来又要面对那冷淡,那可有可无的生活,在这里,我还有梦,属于我自己的梦。我要折磨你。

  迷迷糊糊的又听到了他的声音“对不起,是我一直忽略了你,我是爱你的,可是一看到你的眼睛,嘴巴,我就想起了你母亲,你的母亲,她,那个可恶的女人,她欺骗了我的感情,那个拥有和你一样的眼睛,嘴巴的那个女人狠狠地抛弃了我,让我再也感觉不了爱情的味道了,可是我错了,你不是她,我不应该把对她的厌恶发泄在你身上,你是无辜的啊,女儿,你快醒来啊,我不会再让你自己一个人的了,女儿啊”

  这是我想要的吗?我终于折磨他了,那个让我恨之入骨的人,可为什么听到他的哭喊,我会心疼啊。还有那所谓的真相。他不是告诉我,我的妈妈不是已经死了吗,可为什么,他竟告诉我,她没死,只是抛弃了我们俩个,而且,他对我的冷淡是源于那个我一次也没见过的母亲。他还说他是爱我的。我的刺已经竖不起来了。眼睛旁边有什么缓缓流下,是我熟悉的眼泪吗?可这次的眼泪还是苦涩的吗?“医生,快来,我女儿她她~”他走开了,是永远的离开了吗?

  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身后还随着一穿白袍的人,是医生吧。“你醒来了吧,慢慢把眼睛睁开,痛的话,就继续把眼睛睁开吧,不要勉强自己,因为你已经睡了两年了,是有点不适应的,慢慢来,你爸爸在这两年来每天一下班就赶来陪你谈话,你的心是时候放开了吧。”哦,我的心小小颤了一下,是啊,他陪了我那么久啊,他可以不管我的,可他每天不厌其烦的来陪我,我想起了在梦中听到的那句“不会再让你自己一个了”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喊出来了:"爸爸!”

  我终于触碰到他了,触碰到他的温暖,触碰到他的心了,其实我是知道的,他的冷淡有一半也是我自己制造的,我对他也是那么冷淡的,因为我要保护我自己,可原来这都是错的,我一直都在等待他的阳光,等待他的回眸。

  作者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两颗心实际是很近的,但因为某些原因而忘记了搭建桥梁,有时只需要一句话,一动作就能沟通了,但太过于保护自己而忘了。

上一篇:几句多余的话

下一篇:端午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