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我不过母亲节

我不过母亲节

阅读数:1人阅读
  母亲节就要到了,我看到报刊上商家以这个节日的名义进行促销活动,不是他们这样积极的提醒,我还真忘记了这个节日,其实我知道有这个洋节日,已经洋为中用许多年。

  不管是否有节日,母亲怎能忘记?在我心中,她是我的根,我的雨,我的风,我的阳光,只是我永远不能再见到她了,想起来唯有一生的悔。她生前,我没有给她送过一束花,也没有给她喂过一勺子水,只有小时的淘气,长大了迟迟不愿回家。但我知道,在她心中我依然是她的骄傲。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一生下来没奶吃,那时所有的食品都凭票证供应,父亲几斤白面票,四两糖票就成了我的口粮。我是喝白面和玉米糊糊长大的,后来有人问,怎不喝牛奶或羊奶?可惜我们那地方到我二十岁的时候,也没有人养奶牛或奶羊。说来我也吃过人奶,吃同村还有临村与我同年上下孩子妈妈的奶,这是后来人们告诉我的,当然包括我的好几位奶妈。听姐姐说,我一直很瘦,头大身子小,腿和胳臂像麻杆一样细,村里人都说我活不了,人们都说怨我妈妈没奶,于是母亲便四处求人,给我吃别人家孩子剩下的奶,一到晚上,也许是饿吧,哭个不停,妈妈每晚都要起好几次,给我打面糊糊,加点糖精给我喂。其实这些都是父亲还有姐姐对我说的,我哪里记得呢。

  就这样我长大了,不过由于小时候营养不良,骨瘦如柴,小学毕业的时候,我连衣服才49斤重。比班里最瘦小的女孩子还少十多斤。那时就有村里的长辈对我说过,也就是你妈,换了别人拉扯你,也长不了这么大。意思就是活不下来。他们给我讲母亲怎样背着我到各村求医,看我的脸面和样子,几乎没有人相信能活下来,他们也不知我得了什么病,反正是有过几次十几天不好好吃饭,整哭一晚上,走路还跌跤,站也站不稳,眼也不睁,软软的,眼见就是活不成了。妈妈不光四处求医,还到各处庙里烧香求神。

  七年前,母亲去世时,村里有一位大娘对我说:你妈是拿命换了你,当年她肯定许下了这样的愿,要不怎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呢?当时给你看过病的赤脚医生,哪里会看病啊,现在不都在家里当农民吗。我不迷信,但我相信是母亲用生命换来我的生命,我的成长一点一滴都饱含了她的舐犊之情,我也相信,她后来得的各种病症都与养育我有关,比如风湿病,就是当年为给我看病一次次的淌水过河造成的。往事不堪回首,父亲那时在外地当老师,爱莫能助,他也以为我是活不下来的,我能长大是一个奇迹,是母亲创造的奇迹。

  后来就是念书,我越走离家乡越远,参加工作后,她常常念叨着我回家的日子,可是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却常常不想回去。她渴望有生之年与儿子有更多的相伴时间的苦心就这样被我辜负,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撒手人寰。在灵前我哭着求她原谅,可是她听不见了,生前她从来没有责备过我,总是埋怨自己没奶给我吃,可是谁也知道在那穷日子里她也是个营养不良之人啊。人说养儿防老,可是她没有麻烦过我一天,那么突然,那么彻底,那么让我痛心疾首。

  都过去了,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妈妈在的时候,我没有常抽时间回家看看,而她离去,许多年了,每每想起那个用生命把我养大的妈妈不在了,我就会落泪。妈妈,我不过母亲节,我已经没有资格,唯有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