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感恩,送给天堂的祝福

感恩,送给天堂的祝福

阅读数:1人阅读
  感恩节,这个舶来品来到东方业已多年了,它也逐渐像情人节、圣诞节被国人所热捧。然而,直到今日,我还不甚了解在这样一个节日里该去做些什么,但我却依旧记得第一次听说这个节日时的感觉——温暖,那种直白的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温暖。所以,我深深的明白在这样的日子里应该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这才是这个节日的本意。

  又是一年感恩节。我喜欢这样的节日,至少是这样的名字,它总能最直接的唤起一个人内心暗藏最深的柔软,和对周围人和事最纯净的感情,它能让你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蠢蠢欲动的心霎时的安静下来,回归到那个逝去久远的地方。就这样,我手捧一杯绿茶,躲在巨大的落地窗后,在午后暖阳的爱抚中怀着最柔软的温暖开启了这个尘封已久的怀念。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和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还有一个有先天疾病的哥哥。由于现实,健康的我在出生尚不满月的时候便离开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来到了另一个慈祥的怀抱,这个人就是我的祖父。在中国,这种父亲替儿子带孩子的“帮扶”模式很常见,基本上是把孩子带到上学的年龄便将看护权移交给年轻的父母们。然而,由于出生时的特殊性,我在这个传统的模式里一直待到了高中离家住校的年龄。虽然我曾经嫉妒过哥哥与父母的亲密无间,并因此将父母的爱冷漠的拒之于千里之外,但我的童年却并未因此而丧失过一点快乐,相反这样的童年却令我终身难忘。

  因为爷爷是军人出身,参加过解放战争,因而在我出生后的第三年他便以离休干部的身份光荣的回到家中,从那一刻起,他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到我的身上了。清晨,我总是像一只小猫一样被爷爷的大手从那巨大的温暖的被子里给提溜出来,耍着小性子在爷爷的连哄带骗下穿好衣服,然后扛着两个圆圆的带着手柄的木板跟着爷爷屁颠儿屁颠儿的出门晨练。爷爷说,从今天起要教我打国球。我才明白原来这两块木板尽然如此圣神,于是,我努力睁大两个小眼睛无比崇拜的看着它们。记得我的个头尚未越过门栏上那个一米的印记时,再加上爷爷的特殊证件,那时的我总爱缠着爷爷去动物园看狗熊、看猴子。就是在这样明媚的午后,我手捧着大苹果乐不思蜀的在这个奇妙的世界里奔跑,惊叫。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我依旧能够如数家珍的讲出爷爷告诉我的有关它们的故事。

  这是我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爱好读书的爷爷让我迷恋上了文字,我就像一个小书虫一样看到一本书,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坐在爷爷的怀里在其中沉迷一整天。正是爷爷对我的影响,直到今天我还无法停止手中的笔,用文字去描摹生活。

  快乐的童年总是极其短暂的,大部分的时间都被巨大的升学压力所占有,我也无一例外的沦落到了考学的大军里。那时的爷爷已经年过七旬,可依旧保持着旺盛的精力,虽然他只有儿时私塾那几年的学习,可他依旧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我的学业中。为我到书店购买学习资料,有时拿不定主意,他会将各种辅导书都买回来供我参考;燥热的夏夜,爷爷总会坐在我的旁边给我扇扇子,有时还会听我背诵那些历史书上拗口的人名,还有政治课本上枯燥的概念;高中住校时,爷爷每周都会骑车从城市的最西头的家,将鲜美、可口饭菜送到东头的学校,我只有在那一刻才知道我是多么的爱着这些味道。然而,即便如此,我却不明了爷爷心中的希望,依旧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爷爷的爱。

  高考结束了,爷爷的身体也开始急转直下,我选择了所在城市的大学以便周末时能常回去看看他。于是,医生成为了这个家的常客,各种各样的药丸成为了爷爷的“主餐”。然而,这一切却无法改变急剧恶化的病情,在一个安静的夜晚,爷爷安详的离开了我们。就在出殡的那一天,奶奶将一张存折交给了我。她说,当我考上那所省重点高中时,爷爷便开始攒这笔钱了,为的是我能考上上海的大学,一起再回老家看看。当我紧紧攥着这厚重的纸时,我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我后悔自己的失败没有达成爷爷最后的心愿,我后悔自己没有在最后的时刻陪在他的身边再给他讲讲大学校园的故事,我后悔自己上了大学还在接受着爷爷的关爱而自己却再也没有机会报答一下这份爱,我后悔直到一切都逝去时,我才明白了珍惜。

  六年了,爷爷离开我整整六年了。在这六年里,我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了一位贤惠的妻子,有了一个不大却温馨的家,然而,这一切,爷爷却永远的看不到了。我不知自己是怎样敲完这些文字的,只是觉得有很多话想要说却无法真真切切的表达出来。在感恩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要将一份祝福送给远在天堂默默看着我的爷爷,我很感激爷爷这么多年里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也会永远铭记这份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带着这样的温暖去生活。

  爷爷!孙儿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