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下一站,东单

下一站,东单

阅读数:1人阅读
  不知谁说过:当你想哭却不想让人知道的时候,你就望天。第一步,抬头;第二步,闭眼。这样,眼泪就流进心里了。或许,我习惯望天,就是想将悲伤化解,许给自己一片云淡风轻。

  -----题记

  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绕了一圈又一圈,谁也没在意它的点滴流逝,总以为今日过了,还有明天,今年过了,还有明年。人生,一步一步走,每一步就是一个脚印,一个曾经,走过春夏秋冬,看尽岁月轮回,一直就这样顺着这人生的轨迹不曾休息,蓦然回首,不知觉已然走了好远好远。

  时光转瞬即过,我还未不及去往日的岁月里打捞什么珍贵的记忆,它便匆匆而过,那般让人措手不及。每每寄出一样东西,或是在文件上签上日期,总是会很自然的写上2011,待到重新检查一遍,才发现2011已经过去,2012就这般到来。是啊,一年就这样没了。看着这一年的时光,一日一日的过,一月一月的走,总是会忍不住回头看那斑驳日子中的点滴琐事,也就在停留的一瞬间,时光早已抛下我们,独自前行。

  2011年2月,清楚的记得那日我拖着行李箱,来到了这个遥远而又庄严神圣的城市。是,庄严神圣,至少当时一直是这样认为的。那时京城刚雪过天晴不久,只是因气温低,并不像南方那般雪容易融化,雪后十多天,依旧还能看到街边堆积的一些残雪,走在路上,些许寒冻。站在人来人往的北京西站,望着那陌生的人流,每次与人擦肩,总会想那是不是和我一样,是个北漂之人,为了理想,亦或者是为了生活而聚集在了这里。

  元宵佳节,很多人都还在家中吃着热乎乎的汤圆,享受着家的点点温情;而也有很多人,像我这般,独自踏上离家的列车,赶赴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站在天桥上,望着那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看着那座座冰冷的高楼大厦,想着人生的道路暗自出神。好友来到身边,握着我的手说“北京,也没想象的那么好吧”。我笑“刚来,不太清楚”,抬眼望了望远处的天空,我皱了皱眉:这里的风沙果然很大,还有,好冷。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适应过程,既然无法去改变环境,那就只好去适应。渐渐的,在这个城市,有了稳定的工作,开始慢慢适应朝九晚六的上班族生活,开始渐渐去了解观看这个城市的文明,开始慢慢摸清所有的公交线路,懂得分辨东南西北;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时,第一步就是百度地图;在茫茫人海街头找不到方向时,问路边的城管是最有效的。常常因工作原因,在地铁里东南西北转来转去的我,也学会了厚脸皮的硬挤硬塞,然后就是抱着车里的栏杆不放,接着闭眼补眠,也不管四周是多么的拥挤,多么的闹哄哄。地铁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北京的地铁,还那么便宜,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人太多。

  春日的北京城,气温开始回升。路边的杨柳不知何时换上新装,嫩嫩的枝叶在风中飘扬,好不得意。偶尔传来一阵花香,发现路边有些桃花开始盛开。好友说得对:春日里,万物复苏,冬日里沉睡已久的城市这才有了些生气,樱花盛开的北京城多少还是洋溢着一片柔和宁谧的气息。那些日子,跟着好友,去了蓝色港湾的小吃城,去了玉渊潭看樱花,去了后海的烟袋斜街。幽幽古巷,古墙城垣,不知历经几番风雨,才保持着今日这番模样。它的深邃悠远,它的沉稳厚重,只能通过深深的文化底蕴向世人展现曾经的古老沧桑……

  北方的春天依旧比不上南方的湿润,没有绵绵细雨,裸露在外的地表因还没长出新草覆盖,显得植被稀疏。天晴的日子里常刮风,连带扬起粉尘吹在脸上很不舒服。虽然这样,慕名来北京的游客还是很多,只是不知当他们走在深深的胡同巷口,望着曾经的古老城墙,是否也会感慨,岁月沧桑,昔日古老深邃高贵的北京城,如今也是这般车水马龙,高楼矗立,无论如何保护,有些文明早已消逝在历史的风中……

  岁月依旧不紧不慢,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它流逝,却无奈无法捕捉任何曾经。玉渊潭的樱花早已纷飞飘零,路边的杨柳早已青青,当一声春雷在北京城的上空响过,夏的脚步已悄然走近。北京的夏天和南方一样,高温,然而雨水却不多。走在路上,常能听到那些蝉鸣,进而勾起儿时的一些记忆,然后嘴角总会不知觉的扬起一抹微笑。这个夏天,母亲来了,我兴奋的像个孩子,常常傻笑。或许在母亲面前,我永远都是她长不大的女儿,虽然她知道这个女儿有多乖,又有多懂事。

  我带着母亲去了奥林匹克广场,看了鸟巢,水立方,然后去爬了长城。北京城是个古老的城市,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从那些建筑中依稀感觉到以往的沧桑痕迹,那些沉淀在红尘中的灰白记忆。我说,要带母亲看薰衣草,看那一片洋溢着幸福的美丽花海。只是,时间紧迫,终是未来得及,她便离开了。当我站在那紫色的花海中,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泪水又禁不住溢出,世间悠悠,山水万千,多少擦肩,多少遗憾,看遍人间风景无数,遍尝人间冷暖,这紫色的花海,是否能容纳那么多人的真心祈盼?

  夏一去,秋又来。北京的秋日很短,但是气候还是相当怡人。常常蔚蓝的天,飘着几朵流云。其实,在京城没有多孤单,常会和好友约好,虽我们都较慵懒,但一个月总会见上一两次。只是,在一个城市呆久了,新鲜感一过,便会感到些许疲惫。和好友去雍和宫,去地坛书市,走过国子监那条老街道,参观古老的四合院,然后听着导游向游人讲解这那里面的一草一木,一梁一柱。

  那朱红色的大门紧闭,里面锁住了多少春花秋月般的故事,门外我们却不得而知。秋愈发深时,和好友去了香山,多少还是慕名红叶而去。只是去了,才颇感失望。北方的山,没有南方山的灵动和神秘,许是因为没有流水,因而显得木讷。虽然风景不好,可我依旧玩得不亦乐乎,想是平日压抑的太久,一有了发泄的通口便再也止不住。或许,本身也是爱玩的主儿……

  今日,飘了些雪花,是北京城入冬以来的第四场雪,依旧是稀稀落落,寂寥收场。2011年12月2日,北京初雪那会,我兴奋了很久,大清早给一些人发了短信,说京城下雪了。只是,下的几次雪都不大,还不足以将世界染白。何时能飘场大雪,我却不得而知。入冬后,天黑得很快。常常下午5点后,便早已灯火通明。我常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想着曾经那些同学,想着家人,想着自己这一路的日子。一年了,真快,如今又近年关,家里打电话来,问我何时能归家,我总说,快了,具体的还要等通知。如今,归家的日子定了,心中多少还是开心的,家啊,那个地方,这次是真的离开的长了些。如今,我是真的想家了,想那烟雨蒙蒙的江南,想那小桥流水的悠悠古巷,想那每逢节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想念母亲做的浓浓饭香……

  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如残酒所说,生命是个奇怪的东西。的确,生命有时候就像一颗野草,毫不起眼,但是可以经得住风吹雨打,烈火焚烧后,待春风一来,便又能重生。人生,其实就是在泪水中坚强。试想想,谁不是一生苍茫,在风尘中行走,遭遇挫折和磨难,经历失败和痛苦。当疼过痛过,一切熬过,坚持过来,才能真正体会到重生的意义,回想那极致的痛楚,才发现,有些伤痛不过尔尔,然后便能收拾心情,调整态度,拾起勇气,重新上路。便能重重的拿起,轻轻的放下。

  这些日子的沉淀,似乎又懂得了一些,领悟了一些。我故意逃开,却又念念不忘,丫说我在自欺,确实如此。人的生命中,能在乎多少,又能顾及多少,有时付出的未必能得到相应回报。只是,这个世界,总是需要有人付出的。我们这一代,追求独立自主,却又常常在执着中矛盾着,在坚强中脆弱着。或许生活本身并不是那般多灾多难,而是因为看了社会中的种种,心顿感凄凉。也是这样一个急速发展的时代,这样一个信息网络,高铁横流刚硬的时代,若不够强,便只能被社会抛下,这点残酷毋庸置疑。只是,这个社会,正因为有竞争才能进步,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包装自己,让心变强,学会保护自己……

  在这个北京城,三百多个的日子里。有欢笑,有泪水,有痛苦,有绝望,更多的是经历过后的领悟和坚强。孤独的走在热闹的街头,望着身边的人生百态,总有那么一个微笑的细节,打动人的内心深处,那是人世间最温暖的笑颜。或许,这个世界,多数都充斥着荒芜和冷漠,只要心足够坚强,足够温暖,那也不会被冰凉所侵蚀。人生在世,难免低迷沉溺,只希望我们痛过之后,还能坚持,用微笑对着阳光,纵冬日的阳光总是泛着浅白色的寒,也能看到生命中的一丝曙光。

  下一站,东单。。是地铁的站名,每天上班,必须经东单换乘,方能到公司。或许,人生也是这般,需要无数次换乘,才能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人生中,很多的站口,在哪个站口停留,需要我们慎重选择。也许会有错误,只是我们却也能愈来愈坚强。上次的文,已隐藏,有些人看了,有些人没看着,庆幸那些没看到的,至少没看到我那时如此伤感颓废的语言,也不知我已暂离数日。至于看了的,就当语是一次小小的任性,因为,我已归来,今日但愿没有忧伤,只求清宁。文即将完笔,写首小诗,聊以为念,2012,我还在,愿与你们一路同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山水苍茫,还许一片云淡风轻

  现世安稳,只念一场缘来缘去

  琉璃心,不易悲,不易碎

  纵只能过客一场

  也再也不轻易说别离……

  下一站,是东单

  也许再过下一站,便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