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感人亲情故事:姨娘

感人亲情故事:姨娘

阅读数:1人阅读
  姨娘是我母亲的亲妹妹,小我母亲三岁。她是姥爷心目中的精灵,从小既聪明又聆俐,特别是她那一双水凌凌的眼睛,人见人爱。如果不知道她底细的人,真不知她是一个既聋又哑的残疾人。可姨娘的心地是善良的,她从小到大,就乐施好善,乐于助人。她常常把自己穿半旧的衣衫,送给衣不遮体的乞丐,也常常把到嘴的饭菜,送给那些孩子多,吃不饱的母亲,她知道:嗷嗷待哺的母亲吃不饱,那来的奶水呀。

  母亲生下我二天,我还未吃上母亲的奶水,母亲就与世长辞了。没有什么办法,父亲不能瞅着我活活饿死,就把我送到姥姥家,要把我送人,这样,也好留下一条性命。姨娘知道了要把我送人,说什么也不让。姥姥气急了,用手和姨娘比划着:“不送人,就你抚养吧……”

  姨娘从姥姥手中接过我,用脸亲了亲我的粉都都的小脸蛋。从此以后,姨娘就用小米面的糊糊喂养我。

  我四五个月的时候,父亲为了我们兄弟能活下去,辞别了我们兄弟三个到大兴安岭去挣钱。从父亲一走,姨娘就走进了我们家。那时候,我们几个兄弟天一黑,就依畏在姨娘的身边儿,像几只小狗崽儿,挤过来,又挤过去。有时候,我就钻进了姨娘的被窝里。姨娘拍着我的小屁股,嘿嘿乐起来。那幸福的神态,恐怕只有做过母亲的人能分享的到吧。

  第二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姨娘再一次走进我们家。这一次,姨娘身份变了,她成了我的母亲。

  那时候,一家五口人,父亲长年在外,只靠姨娘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姨娘常常饿着肚子,可她都是让我们兄弟几个吃饱。后来,邻居婶娘们说,姨娘那时常常是吃半饱,在生产队地里干活,常常喝水充饥。就是这样,姨娘也没有让我的俩个兄长失学,她常常起大早,从邻居家借来米,为我们几个兄弟熬粥吃。一到冬天,大雪有时候,会在一会功夫把放学的路埋没,这时候,姨娘不管怎么忙,都会拿一把铁锹,去风雪中迎接我们兄弟。夏天,一到连雨天,姨娘总会看了天气,为我们准备雨具……

  记的两个哥哥相继考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没有充足的学费,姨娘乐呵呵的卖掉了当年姥姥的陪嫁的家织布和那一对儿暖瓶。两个哥哥上大学以后,真的很争气。他们的学习成绩总是那么出类拔萃。同学们很羡慕他,他们总是微微一笑,就什么也不说了。

  父亲因为年轻时的劳累,四十多岁就疾病缠身,家中的重担就压在了姨娘的身上。可姨娘从来也没有怨言,整天就那么一把泥水一把汗水把我拉扯大。中学毕业的时候,我因为差几分与大学的校门失之交臂。最后,我在征求姨娘的同意后,走上了穿军装的人生之路。

  入伍那天,父亲不能送我,他偷偷的躲到一边儿落泪。姨娘没有落泪,她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走了一程又一程……直到我远远的离开家乡,坐上火车,我一再示意姨娘回家,可她没有动,一动也没有动。当我透过车窗,回眸一望的时候,还隐约看到姨娘站在与我分手的地方。

  因为积劳成疾,父亲在我参军后不久就去世了,刚强的姨娘没有告诉我,怕我分心,干不好部队的工作。

  战友在部队驻地看到一个聋哑人,似乎有嘲笑那位聋哑人的企图,我恨恨地打了那位战友一耳光。直到今天,那为战友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恨他、打他。

  那时,南国战事正紧,我们的部队奉命去打仗。正好,我们部队的战车路过我们的村子。连长说,你去回家看看你的胰娘吧。我高兴地回到家,可姨娘因为养着一圈的猪,去给猪割猪草去了。我等啊等啊,到了归队的时间,姨娘也没有回来。邻居的孩子去找姨娘,姨娘匆匆的往回赶。可是,我在姨到家之前,就匆匆归队了……

  当我们的军车徐徐开出我们的村子,离我们的村子越来越远的时候,二三里地外出现了姨娘的身影儿。连长命令我们的军车停下,我坚决不让,因为,我们的车一停,整个作战部队的几百辆军车就会失去作战的大好战机。我们的车在走,跟在车后的姨娘在跑……连长开始喊,不一会儿,全连的战友都在喊:大——娘!你——回——去——吧——!

  姨娘还在追赶军车,战友们都在喊,我急了:

  “别喊了!我姨娘是哑巴,她什么也听不见……”

  战友们还是在喊,姨娘依然在追赶部队的军车。泪水早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跪在了军车上,朝着姨娘的方向磕了个响头……

  ……

  姨娘啊,姨娘!你是我的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