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悬挂在梨树上的父爱

悬挂在梨树上的父爱

阅读数:2人阅读
  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梨树,是那种没有改良的木梨树,果实皮很厚,削掉皮吃倒也香甜的很,比现在街上买的那种改良过的嫁接梨好吃多了,因为那是一种没有经过人工嫁接的纯自然的鲜美味道。

  尽管它好吃,但是我还是不常回去,我可以说出很多理由,比如说我在城里的工作忙,没有时间回去,比如说星期天我还要送儿子学画画儿,学英语,抽不出时间回去,于是就不常回去,尽管父母还健在,我心里也常常惦念着,可一想到回去看看父母还是很发愁,不是不想回去,是嫌跑一趟麻烦,在二十年前我是没有这种感觉的,现在却有了,我发现自己其实也老了,年龄这个东西,不服是不行的。

  但终究还是要回去看看父母的。秋天回去的时候,正赶上院子里的那棵梨树结了很多木梨,绿的,扁圆的,不像我们城市大街上卖的那种两头稍尖的那种。树上挂着不少,底下的木梨已经被孩子们摘采吃完了,只剩下高处的木梨还在那里挂着,皮已经有点红了,父亲说就让它那么挂着,孩子们够不着反倒可以熟透了吃。见我回去,父亲就用木杆给够下两个让我尝鲜,我削了皮吃了一个,可真香啊,那应该不仅仅是梨子的味道,应该还有故乡的味道在里面。在城市里吃的那些根本吃不出这个味道,父亲见我吃的很香,说走的时候给把树上的那些都摘下来算了,正好可以拿上,回去给孙子儿媳妇也尝尝。我说拿什么呀,沉巍巍的,尝尝就算了,莫非还要吃多长时间。

  结果吃完饭父亲就开始行动了,他先是准备了一根杆子,上面拴了个钩子,从树上往下够,结果够下来的大部分都摔烂了,最好的也都跌出了伤,父亲说这拿回去不好看,也搁不住,再说一摔就变味儿了,不香了,还是我爬墙上摘吧。我说算了,够不着就算了,也不是不吃它饿肚子,您上墙摘万一有个好歹,那哪是几斤梨子的问题。可父亲还是要爬墙上摘去,我在树下一个劲儿地说,别上去了,您这样摘下来的梨就是有多少,我一个都不会拿,要上也是我上去,轮不到您上去,都多大年纪了,快七十的人了,还爬那么高的墙,让外人看见还以为是我让您上去摘这几个梨呢。您要这样的话,您说要多少,我给您买回来三五箱,也花不了二百块,为几个木梨爬那么高不值。可父亲还要坚持爬,他说没事,我知道你不缺这几个梨,可这是咱自己家里的,比你们那儿买的好吃,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没有啥给你拿的,就拿几个梨,再不拿,再回来就啥都没了,这还是专门看着给你留着的,要不是再高孩子们也能打下来。说着搬了个梯子就往上爬。

  父亲是老了,但是他这样固执却绝对不是因为老而思想僵化,他是因为对我的爱。我回来之前他为什么不爬那么高去摘这些梨,非要等我回来呢?爱啊,我已经体会到了它的力量,哪怕是父爱,它一样可以让一个年近七十的父亲为了儿子,为了孙子,勇敢地爬到足有三四米高的墙上去。我的泪水已经无法控制,我没有给父亲带来多少幸福,有的只是给他一次次地制造麻烦和负担,成家以后稍微少麻烦他一点儿了,现在我已经也是我儿子的父亲了,但是父亲还是把我当孩子看,我连喊都喊不下他来,嗓子都有点声嘶力竭,很决绝地说,您摘下来我也不拿了,爱给谁给谁去,我又不是吃不起几斤梨,非要吃您这几个。但是父亲还是把半筐子的木梨给摘了下来,他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嘴里说,没事,我还没事,这摘下来的梨子多干净,也没伤,拿回去给孩子吃。我转过脸去,我怕我的泪水让父亲看见。父亲一辈子坚强,我不能让他看到我软弱。

  母亲说,就拿上吧,你爸就这几个梨子念叨了好几回了,说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就真的没了,你爸给摘下来了就拿上吧,他也是他的一片心意。

  我还真能不拿吗?不拿就更对不起父亲的一片心意了。我说爸,可再不能这么犟了,哪怕那些梨以后都掉下来烂到地里去,咱也不上那么高摘它了。父亲说,行,就这一回,以后爸不摘它了。

  哦,父亲,您终于可以听我的一次话,你那悬挂在梨树的爱太沉重了,我有点儿消受不了,我拿什么献给您呢,我的父亲?

  深深地祝愿父亲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