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阅读数:2人阅读
  昨天是父亲的生日,我不知该向他老人家说些什么,我的困扰被无知包围,被这漫天的雪花围困。雪花飞呀飞,飞向了父亲的坟冢,那座无法打开的堡垒像眼前的山脉一样在雪花中沉睡,我看到了它的孤寂,在白雪覆盖下的沉睡。

  父亲已经去了两年多了,我和他之间再也不是心与心的距离,只是无限感叹与怀念的距离。

  上个月在单位摔了一跤,至今肿痛仍没有消去。我清晰记得,中午休息时梦见了父亲,年轻的模样,手里拿一个鲜红的辣椒向我走来,他是想把这个鲜红的辣椒给我,说它是多么的美丽!醒来后我还惆怅了半天,去了一趟厕所,在回来的路上就晕倒了。事后,我还这样想过,可能是我一直没有给父亲烧过纸钱,他老人家把我推倒了。可是,父亲是个温良的老人,从来都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况且我还是他疼爱的小女儿。

  小时候,父亲一直很疼爱我,只是表达的方式很简单,晚上睡觉时用手摸摸我的屁股,这就是他抚爱子女的方式。这也是我唯一能记得父亲疼爱我的样子。

  等我长大后,十七八岁的时候,父亲一次回家后对我和妈说,他看到村头的路上有好多上学的孩子,尤其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还不少,所以不用愁以后给我也找一个好小伙。我听后感觉父亲已经从心里为我的未来操心了,他看到年轻的后生好像就看到了未来的女婿一样,这是为人父母内心一种强烈的使命感。

  高考落第后,父母亲着急地给我说亲事,因为农村的女孩子过了二十岁后,家人都着急地给说亲。当时我心里并没有想这些事情,只是觉得念了十多年的书不能就这样结束,心里还是想走出农村。母亲托人给我想找个民办教师,都已经找好了,但我还是想念书走考学这条路。读了一年终于考上了中专,那时候全家人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父亲整天喜滋滋的,看上去好像年轻了许多岁。母亲这时候才告诉我一件事情,说父亲给我看上了村里的一个小伙,他家算是村里的富裕户,父亲还托了村里有威望的人去他家提亲,结果人家不同意。听了母亲的话后我心里不是滋味,感觉很莫名其妙。当时的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能独立起来,还没有过多的考虑终身大事。而父亲在我没有考上学的当口就想给我找一个富足的人家能让我过上好日子,只是父亲没有想到人家会拒绝,我听过后也觉得本来就不合适。两年前父亲下葬的时候,那个男的和我碰上了,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彼此的眼神碰到了一起,他赶忙去帮忙把棺材往地下落,他走开后,我心里还在细细地想,也许他用这种送父亲的方式能释怀当年父亲对他的厚爱。

  中专四年后,母亲着急地托人给我说亲事,老公就是母亲给我看中的,父亲也说行,他家人也好,他的父亲当年还在西安中学上学,作为农村的孩子就是非常了不起的。老公也是个老实人,父亲能看上的原因肯定觉得他是个大学生,父母亲给姑娘说亲事找得都是老实人,因为我们家人都是老实人。后来我生孩子的时候和老公家人有些争执,父亲当时也很生气,说自己把姑娘白白地送给了人家,不像别人家长还得要些彩礼钱;老公父亲说他把钱都给了孩子们,这也是事实,我当时和老公商量用这些钱买家具就可以了,什么也没有想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给父亲造成了伤害,其实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和父亲去商量这些事情,我以为父亲心里不会介意的。每当想起此事,我的泪水就会涌向眼里,那些往事都是潮湿的心事。

  其实作为一个父亲,总想以姑娘能嫁个好丈夫为骄傲,可是,父亲对我的疼爱,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回报,老公是个没心眼的人,在父亲面前也从未说过让他老人家感动的话。记得父亲在老公面前说了几次这样的话,说老公都没给他吃过一顿羊肉泡馍。意思是这饭是农村人最爱吃的好饭,老公都没有做到过。现在父亲已不在了,最后在人世的十多年也一直是在病痛中度过的,也一直没有来过宝鸡,这是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父亲像是一阵风,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父亲像一阵雨,总是让我潮潮地挥之不去;父亲像这满天的雪花,让我欣喜地到处追赶,落在脸上后,却是一层细细地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