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怀念我的外婆

怀念我的外婆

阅读数:1人阅读
  我刚出生不久,我的外公就去世了

  外公外婆有七个孩子,我的母亲排行第三.大舅舅是长子,可惜不在家.那一年他和邻村的姑娘私奔去新疆了.小舅舅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出嫁了的只有大姨,我妈和三姨.可那时我大姨家也是四五个孩子.很穷很穷.终年靠外婆接济才有一口吃的.三姨刚嫁出去,姨夫当兵不在家.姊妹几个和外婆看着去世的外公哭了一宿.天亮了,咋办?我母亲回家借了整个村子好多家的钱才给我外公买了副薄薄的棺材.外公个子很大,一米八高.我母亲让堂舅舅帮忙:"哥,这点钱买不到好的棺材,不要好的,但一定要买大的,不要让爹爹蜷在里面".姊妹几个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凄凉的送走了外公

  从此小脚的外婆,艰难的带着孩子们生活.外婆很疼爱我.外婆特别疼爱我的原因有两点:首先是我母亲久婚未育,喝下多少苦涩的草药,我才来到这个世上;其次是因为我的体质很差,小时候身体娇弱,经常是高烧不退.有时烧的昏迷不醒,连医生都没有办法.母亲经常哭着去找外婆.外婆看着我屁股上面,打针留下的硬硬的药包.很心疼.说不打针了,再打就打死了.背着我,用她的小脚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几小时,找一个半仙帮我驱邪看病.我小时候很胖,母亲说象个洋娃娃,堂舅舅经常说我的手不是手,是龙爪子.那么胖的孩子外婆背着走了十几里地,可想而知她是怎么一步一步量过去的.当然,后来病不是半仙给看好的.我的四个堂舅舅和我父亲黑夜里带我去镇上,用拳头砸开医院,着急的对医生威胁了一次,别说还真管用,只一只小药水打下去,我就奇迹般的醒来了

  外公不在了,外婆的生活更困难了,经常是有一顿,没一顿.饥寒交迫可想而知.怎么办呢?外婆打算去找他的大儿子,或许在一起会好点.那一年的春天,外婆把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卖了,包括被子,房产全部卖完,换了几张西去的火车票

  外婆流着眼泪离开了三个大女儿,带着很小的三个孩子去了遥远的西域------新疆

  一切都很顺利,外婆找到了大舅,并且在那里展开了新的生活.虽然日子还是紧巴巴的,但是不再挨饿了.外婆在那里把下面的四姨,小姨和小舅都安置成家.这个年迈的老人当年伤心的离开家乡,没有想过她还能再回来

  外婆到了新疆没几年就生病了,一封封加急电报打来.要母亲去看一眼.那个时候我们家还是很穷,而且我们住的房子眼看要倒塌,母亲是不能去的.也是去不起的.当时我大姨决定举家搬迁去新疆.大姨是个孝顺的女儿.听说外婆,患了一种任何人都说无法医治的肝腹水病.眼看着挺不过去.大姨和母亲商量由她过去送走老人.临行前姊妹俩又是一场生离死别,唉!道不尽的无奈和酸楚

  大姨千山万水来到外婆身边,指望能再看上一眼也就满足了.正巧那日有一个行医看病的老先生经过,仔细瞧过之后,说外婆的病他包治.大姨说不管怎样,只要你能看好她要什么都行.那老先生说只要大姨夫腕上的手表,那块手表是大姨一家的全部家当.大姨夫二话没说就给他了.那个老先生只开了副草药,说这副药下去如果流鼻涕,流眼泪,外婆的病就包好!如果没有那些说明已经治不好了.当天晚上,外婆肿胀了几个月的肚子就开始消了,并且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外婆竟奇迹般的好了,大姨把那些送死的衣服扔了好远

  那一年,外婆七十八岁了,老人说想我们了,研究决定由大姨把她带回家乡来看看.不知道坐了多久的火车,外婆真的来了.先到家的大姨,让我去车站接外婆.我一路狂奔,其实我对外婆是没有印象的,但我知道那一份血脉亲情,能让我在拥挤的人流里一眼就认出她来."外婆!"我一头扑到她的怀里,就再也起不来了,不用说话,别说,什么都不用说,让我来拥抱你吧,外婆,我的外婆,这是多么真实的温暖,奔流的泪水是释放,更是疼爱

  外婆在我家过了三个月,我和母亲精心伺候.经常带她到不远的街上去听戏.晚上我打温水来泡她的小脚.给她剪她够不到的脚指甲.封建的旧社会带给外婆很大的伤害.外婆一米七多的个子,脚也应该不会太小.只是那时还不到四岁,她的母亲就给她缠脚了,缠到后来只有三四寸的小脚,可想而知,她痛苦的眼泪流了多少

  外婆的皱纹里刻满了岁月的沧桑.我疼爱外婆,就象她疼爱我一样

  大姨要回去了.舅舅要大姨把老人家带回去.我知道外婆肯定是要回去的,但我不知道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再一次面对距离的时候,我竟表现的那么无赖和坚决.那天我中午放学回家,看母亲正把外婆拉住,一边在她的怀里哭,我知道外婆要走了,"不行,外婆!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我哭着抱住她的腿,"外婆,不要走,不要走!你走了,你就听不见我叫你外婆了!"我狂叫!我知道这一次定是永别,外婆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慈祥的外婆,她也舍不得离开我们,又守着我们过了三个月,那一天小舅舅回来带她.外婆说,趁我在学校,偷偷走,免得孩子哭舍不得.自从外婆来我家,我是和外婆住在一起的.每天晚上听着她古老的故事进入梦乡,我已经习惯了在她的怀里睡去.外婆走过之后,我在她和我共眠的枕边发现了她身上仅有的十块钱

  外婆真的走了,我顺着西去的路追了很远,很远

  我很遗憾,最终没能再见到外婆一面.老人患了直肠癌,母亲在她身边陪伴她走过最后的日子.因为年龄太大不能手术,外婆每天都是在哀鸣中度过.我很心疼她,我给她买了衣服,买了吃的东西寄去.母亲说她看到我寄去的东西总是很高兴的.病痛已经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但她仍和母亲说起我.讲着讲着就笑起来

  我的外婆,一位慈祥善良的老人,活了八十三岁.饱经了人间的凄风苦雨,悲欢离合.最后永远留在了那一片陌生的土地.我爱她,可我已经没有机会再爱她了

  丝丝笺笺心含泪

  点点滴滴梦里回

  梦里不知身是客,

  孤坟一座天边陲。

  外婆,你在天国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