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当亲情遭遇世俗的尴尬

当亲情遭遇世俗的尴尬

阅读数:1人阅读
  那日接到母亲的电话正是中午的午休时间,妈妈在电话里说家里来了客人希望我下班早日回家找我有事,放下妈妈的电话我思索了再三最终决定请假早些回家说走就走,发了一条信息给爱人,告诉他我已经打车走在回妈妈的路上,我很好请勿念!晚上不需要他在到公司接我回家直接去妈妈家就好!

  他现年58岁的男子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一个远方姨妈的儿子,我到家之时他正拘谨的在妈妈家的客厅里坐着,看见我开门进来便站了起来一脸的憨厚笑着,此时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着听见我开门的声音便走了过来,笑笑对我说;小贝这是你远方的一个大表哥你还记得吧?我还记得小时候你还去他家玩过?我一边听着妈妈的话一边向他点头微笑算是问好!走进屋里放下兜子和爸爸打过招呼,看妈妈又走进厨房忙着我便走过去帮忙?一边和妈妈聊天一边给妈妈打下手这是我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

  一边聊天一边帮忙的空挡我便问妈妈这次这个大表哥所为何来大冷的天?妈妈便说这次大表哥突然来家里拜访其实是有事想请我帮忙?要不妈妈也不会特意打电话把我叫了回来?妈你说什么?这次大表哥突然来访是想请我帮忙?为什么?他遇见什么困难了吗帮忙?如果可以直接找爸爸帮忙不就可以了?并非我不愿意可是我一小小女子能帮他什么忙呢?谁知这时妈妈却对我说,对就是求你帮忙而且这事还非要你出面去办才可以?你还记得他有一个小女儿吧?就那个子高高白白静静的女子你结婚她来过的?听说现在正在一所护校学习,明天夏天毕业现在正是实习期所以……?妈妈的话虽然还没有说完可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妈妈的意思?怪不得妈妈会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客人让我尽可能早点的回家?原来表哥这次来是想让我帮忙和我家公公说说让他的女儿能去公公所在的一家甲等医院实习并最终留下……

  当我从厨房走出来坐在客厅里准备和这位大表哥闲聊一会的时候,才发现这位已经接近60的男子,在面对我的时候不仅仅拘谨与我刚进来时相比更多了一份尴尬的表情?见状爸爸便走过来开始打圆场的对我说;小贝这是你大表哥好久不见你们聊聊吧他有事和你说?你还记得你大表哥有一个小女儿叫娟子吧?我一边接过爸爸伸手递过来的温开水一面看看坐在我对面沙发上不善言辞表情极不自然的表哥,我只能温和的笑笑一边对他说,表哥你这次来是为了小娟实习工作的事吧我已经知道了?刚才妈妈已经和我说过了不过事事无绝对但是娟子的事我会尽力而为的!听到我这样说大表哥只能憨憨的笑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表情极不自然的从他随身携带的一个包包里拿出了一摞钱给我并对我一再的说谢谢拜托!说实话当时我听见大表哥怎么说的时候鼻子酸酸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这样的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真是家家的父母为子女操碎了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

  望着眼前这个极其憨厚只会对我一再表示感谢的男子?望着他硬塞给我的一打现金,一时之间我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说表哥事我可以给你办可是这钱我坚决不能收?可望见他那焦急的眼神我只能硬生生的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以求他暂时的平静,也不想再给他什么压力?可却在心里暗暗的打算这钱我一定在把事办完之后在亲自去他家把钱还回去?因为这钱我实在不能收也不忍心收?

  即使我没在乡下生活过也知道这十万元钱对于他们的那个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表哥全家5年以上的收入,意味着表哥一辈子的辛辛苦苦,意味着那是他们家全部的积蓄?当亲情遭遇世俗的尴尬?我不知道该怎样的表达?表哥一个大我29岁的男子我相信如若不是因为辈份他的年纪事实上可以作为我的父亲,可是现在却因为什么辈份等级,为了求我替他女儿办事,一个憨憨厚厚的男子却在我的面前低声下气?其实我真的挺想对他说,表哥其实你怎么做又何必?无论社会风气怎么变迁?对我你何必客气?有一种关系我们始终无法回避你是我表哥到什么时候都是和社会地位权利金钱都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