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如果爱母亲,就笑着活下去

如果爱母亲,就笑着活下去

阅读数:1人阅读
  有谁知道,眼泪滑过嘴角的弧度是多少?泪水流进心里,又能够划开多长的伤口呢?悲伤又是多痛的毒药,究竟能不能够令人痛到麻木?如果随着死亡,一切都结束,那么到底结束的是什么呢?是无法停止的眼泪,还是无休无止的思念?

  死亡,究竟被赋予了多少意义?或许,无人知晓。对于一个幸福的人来说,或许不懂得另一人的不幸,幸福的人可以很轻松地说“人生还长,路还长。珍惜自己的生命。”也许,幸福的人不懂得被痛者心里的伤。或许,对于一个心痛的人来说,这一切的赞美与高歌生命的美好,是那么令人讽刺。

  悄悄然的,春天已经来到。万物复苏,世界如同一个新出生的婴儿一般,娇嫩而鲜艳。桃花开了,在桃花怒放的季节里,我们是不是要笑的更灿烂?。

  在三月的春风里,没有悲伤,没有忧郁,连挂在嘴角的一丝笑容也是暖暖的。三月的天空,云儿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它似乎也想来人间与人们一起,感受三月的万种柔情呢?但是,却没有一朵云儿想跟我回家,因为我的眼睛里尽是忧伤,我的面颊有泪水在滑落。

  在阳春三月里,眼泪不能悄悄流,因为三月是个怀念的季节。怀念海子,怀念那些在天堂的亲人。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双翅膀,我就可以飞翔,飞向天堂,去看看在天堂的那些人儿,是不是也如人间的三月春风般,笑的那样灿烂。

  在这个春天,还有一个清风苦雨的清明时节,于是,一些回忆与思念,便不可遏制地冲击着我的心灵,就如同深邃的夜色,写满了忧伤,诉说着往昔...

  逢清明,一些故人便一一浮上心头。时间无情,总会带走一些你所珍视的人与事,且不容分说;时间亦有情,总会在带走的同时,在你的心里留下一些爱的痕迹,且不断累积。于是,逝去的便化作永存的记忆继续了下去。

  生活总是那样复杂,总有解不开的结。这几天看了很多关于怀念诗人海子的文章。因了海子,三月成了一个花与诗的季节,花瓣上闪烁着晶莹,诗行里浸泡着酸涩。

  忧伤的情绪,使得我忆起那些记忆长廊中,关于母亲的故事。想用手中那温柔的笔触,去组合那些已经模糊了的往事、那些曾经的温暖与爱的痕迹。

  怀念海子,让我想起更多的,是那个守在海子家乡的老母。对那个老母,泪眼中,依稀可见那慈祥的脸庞,粗糙的双手,双手之上的皱纹,枯黄的脸,还有那双失去孩子,哭坏了的眼睛。

  1989年三月的一个清晨,那个“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的海子,幻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轻轻的,匍匐在一根麦尖上。山海关的大风,呼啸着掠过他的眼底,火车带着他的心脏,开始了飞翔。多么善解人意的火车,让和他一样,被文字施了魔咒的孩子们,寒冷了整整一个时代,让诗歌和春天,一起不朽。

  然而,顺着铁轨铺就的天梯,拾级而上,去往天堂的他,永远不会知道,在生日的早晨,母亲已经在乡下的炊烟中熬好了一锅红米粥,以这种传统方式为北京的儿子默默祝福。

  三月桃花,笑得多么灿烂。飞溅出的红,美丽了铁轨的凉,潮湿了《女孩子》的眼,惊醒《日记》的梦。可是,当冰凉的铁轨上躺着一个血腥的生命,一颗母亲的心,怎能经得起这般的碾轧?自此,留在世间的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因为母亲的灵魂,早已经陪同儿子长眠地下。在22年的风吹雨飘摇里,母亲为逝去的孩子哭坏了眼睛。“海生”成了母亲在经久思念的岁月里,一直呼唤的名字。还有,怀里一直揣着儿子留给的三百元钱,说自己死后,用这些钱下葬就足够。

  三月看桃花,桃红的内心,蓝的海,却装载不下一粒,山海关的泪。一滴血,浸染三月的麦地,一块,未成熟的麦地,走了...

  很多的人说,一颗文坛的彗星陨落了。然而,在母亲的眼里,没有彗星,只有连着她心房的一个生命。在母亲耳畔响起的,只有一个孩子在梦呓里的啼哭。一个国家,可以失去一位诗人;而一个母亲,只要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活着。海子,他没有把最悲痛的一首诗,写进他歌颂的粮食、蔬菜、麦地里,而是嵌进了母亲疼痛的血脉里,心房中。

  年年都逢三月天,年年清明都逢雨,那雨啊,却像漫天飞舞的泪花!那些逝去的灵魂,掩盖静静的流光,和某个已忘记温暖的黄昏。相信能够有那样一个夜晚,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有另一场相遇,不再是这般痛彻心扉,触目惊心,一直盛开着。

  北方的春寒尚在,上帝依旧吝啬的,不肯把桃红移植到树上。春天在清明之前,尚是荒芜向晚。明朗柔美的心思,散落一地。在一个诗人的笔下,把生命放进去,那么把生命放进去了,这个春天真的可以很安静吗?嫩嫩的,绿绿的,有着几许羞涩,而又繁华似锦?泪珠,串成一段湿漉漉的回忆,暖春的微风,却抹不净眼里的伤感。

  也许,只有飘雨的三月,才可收拾皈依的莲心,捂紧心疼的那个地方,片刻湿透。伸出双手,试图抓住一些什么,灼痛了焦渴的花朵,在另一个窗口凋零,感知风的存在,柳絮飘散。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又有多少人生可以重来呢?对于一位母亲来说,孩子的幸与不幸,喜的是母亲的心,悲的也是母亲的心。孩子流泪,先湿的总是母亲的脸,孩子悲伤,先痛的总是母亲的心。对于一位母亲来说,能够好好的活着,就是母亲最大的幸福,也是孩子给予母亲最真的爱。

  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不一样其实也一样的灵魂,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无法去记住每一个影子,但是,至少应该记住——母爱。

  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雄壮也是最温柔的声音。

  母爱可以震撼山河,抚慰心灵。

  虽然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和艰难,但仍然要微笑面对,面对所有在身边围绕,或者在天国徘徊,但是,都是深爱着我们的眼睛。

  如果爱母亲,就笑着活下去。

  PS:

  一个真正理解生命的人,不会高歌赞美生命,他只会送给悲伤的人,一颗希望的种子,而后,将这些花种,全部洒向冰凉纯净的白雪之中。等到雪化花开的季节,他会默默地站在你的身后,静静的看着,那开满希望的秘密花园,满园都弥漫着花的香气,与你暖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