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天地宽大,父母恩大

天地宽大,父母恩大

阅读数:1人阅读
  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 5月10日,是今年的母亲节,但母亲并不知道,说母亲压根儿不知道有母亲节这回事更贴切。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只读过3年的初小,对母亲来说,母亲节是个陌生的词汇,其实即使母亲真的知道有母亲节这回事,也不会想着过什么母亲节,母亲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着儿女长大成人、有家有业,母亲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让儿女成为了读书人,成为了城里人。如今的我,享受着所谓城里人的富足与安裕,但骨子里的我仍觉得自已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身上的乡土烙印无处不在,因为我是地道的农民儿子!

  一直想接父亲母亲来城里住、享享清福,享受城里的方便快捷与富足,但短时间也许可以,时间长了父亲母亲其实住不惯,辛劳了一辈子,总还是离不开故土与乡情。由于工作的关系,每年我也最多只能回家一次,而每次回去,母亲的白发又增了不少,父亲的皱纹又添了不少,儿女们一个个成家又立业,双亲却在不知不觉间鬓角渐白,容颜逐渐老去,每每想起,心酸与愧疚就会爬满心田,挥之不去,受之太多,回报却太少。

  回眸之间,娘亲已老,母亲脸上写满了岁月的风霜,母亲确实已经开始老了,那个任劳任怨一直辛劳的母亲确实老了,她已经不能再过于辛苦操劳与透支体力,而应该是开始享受天仑之乐晚年幸福。可每次都是因为忙忙忙很少回家看娘亲,母亲嘴里说着要我以工作为重,可我心里知道母亲日盼夜盼着儿能常回家看看,这辈子选择了医学,就选择了漫长的苦旅,一边是魂牵梦萦的母亲,一边是难于割舍也是不可能割舍的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身处关健岗位,儿很难有哪怕稍长的假期,选择医学,就注定选择了牺牲。

  母亲,父亲,我至爱的双亲,这一生都不能回报完您们的春晖与恩情。您们是我一生最牵挂的人。如今事业起步,打拼在外,艰辛与劳累,来自工作与生活的压力无处不在,但一想起母亲,想起父亲,就会感到万分幸福,生活就都有了意义。在这个"爱"词泛滥的年代,我们对朋友说,对恋人说,甚至对我们的小猫小狗说,可是,却从没有和自己的母亲说过:我爱你。总是有一点不好意思和自己的父母说上一句,我爱你,总会感觉有些矫情,或者觉得总会有时间说的,可是,想一想,一拖再拖,换来的将会是终生的悔恨。妈,爸,我爱您们!那份挚爱与亲情是我一辈子都倾诉不完的!泪在我心中涌动,想念与挂牵是心中不变的情怀。

  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六七十岁时还能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唠家常,一种说不出的感伤油然而生,想想现在的我,一年在一起和父母围桌吃饭都是屈指可数的事,总有太多的借口,或者是干脆寄些钱,而父母的要求总是那么简单而单纯,只需轻轻的一句问候,他们都会那么的知足,面对着日渐老去的娘亲,语言是多么的苍白,但我仍要说:感谢您,我至爱的母亲,感谢您给了我生命!感谢您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全部都属于您!母亲!我永远爱您!

  母亲,撇开您思儿的忧愁,容我沉酣在您的爱怀里,诉说我的思念与爱恋。母亲,您是我灵魂永远的燕巢,总也飞不出母爱那份切切的挂牵。母亲,是儿女心中永远的圣殿;母爱,是儿女一生恒久的依恋。“有一个人,她永远占据在你心里柔软的地方!你愿用自己的一生去爱她!有一种爱,她让你肆意地索取、享用!却不要你任何的回报!这一个人,叫母亲!这一种爱,叫母爱!”

  回眸之间,娘亲已老,儿心碎。子要孝,趁亲在,岁月无情人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