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坚强的父亲啊,你才是我的骄傲

坚强的父亲啊,你才是我的骄傲

阅读数:6人阅读
  母亲得了脑瘤,父亲举债为她治病。

  我十四岁那年,初三正要考高中的时候,母亲的精神就开始不太好了,常常说话颠三倒四胡言乱语。父亲领着她去看了很多医生,都被当成精神病治。这样治了两年,钱没少花,可是治的效果一直不太好,不仅没见轻,还有恶化的趋势。就在我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父亲又带母亲去了省城的大医院,这回,才被确诊为脑瘤。瘤子的位置长得不好,紧临动脉血管压迫视觉神经,据专家说国内目前根本做不了这种手术,只能先这样挺着。

  母亲被脑瘤折磨得开始夜以继日地哭闹,头疼起来的时候,就像个疯子似的抱着头撞墙,用凉水浇头,拿木头打头,有时,甚至把头扎进雪里,埋在土里,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头该疼还是疼。而我和父亲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无能为力。有时候她也清醒,可清醒的时候,她就想轻生,不想活了。我们家离公路和铁路都近,她不是跑到火车道上躺着,就是站在公路中央等车来轧她,父亲就时时刻刻地看着她跟着她劝着她。

  我们这样提心吊胆地挺过一年后,终于听说沈阳的一家医院新购进了先进设备,可以不开刀直接用射线切除肿瘤,只是费用很贵。

  那时候,为了给母亲治病,本就不算富裕的家里已经一贫如洗,可是,父亲为了让我不失去母亲,为了不再让母亲遭罪,毅然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又从单位从邻居那儿借来了两万块钱,带着母亲去沈阳了。他们在沈阳的那家医院呆了三个多月,母亲又被父亲背了回来。

  母亲的病还需要吃药补充营养,这也是个不小的开支。父亲在工厂一个月六七百块钱的工资,根本顶不了什么事,我们父子俩只好勒紧裤带过日子。

  那时候,我和父亲还不知道母亲已经被疾病折磨得精神失常了。直到她已经能走,能说话时,我们才发现母亲已经不是以前的母亲了。她不再关心我和父亲,不会做家务,每天,除了要好吃的还是要好吃的,吃什么也吃不够,你怕她吃坏了哄她下回再吃都不行。她以为你抢她吃的就咬你。每天,我放学她都拉着我问:“给没给我买好吃的?”如果不给她买,她就哭就骂就生气。

  她就像父亲的另一个孩子一样,让父亲操碎了心。

  我考上了大学,父亲押房借钱也要供我母亲的病情稳定下来时,我也正好要参加高考了。我根本没拿高考当回事,我也知道,就算考上了,家里也没钱供我,考不上更好,那样就可以回来打工赚钱,替父亲分担一些压力了。本不打算参加的,可父亲劝我说:“人如果一辈子不参加一次高考的话.就会终身遗憾。”这话我信,因为上大学在母亲没病之前是我一直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我以前学习好,底子打得牢,就算我以这样的态度对待高考,竟然还在那年高考中得了全市第四名,分数超过了重点本科的录取线十多分。我被国内一家有名的理科大学录取了。

  拿着通知书,看着那将近万元的学费,我是忧多于喜,想想自己的家庭条件,就没告诉父亲,私自藏起了录取通知书。

  我没想到父亲竟然亲自跑到学校去看成绩,当他得知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后,特意买了一只鸡回家犒劳我,这在我们家是极其奢侈的事情。

  父亲说:“儿呀,真难为你了,别人的孩子考上大学,欢天喜地告诉家里,又是放鞭炮又是庆祝的,可是,你为了这个家着想,却一直瞒着我们……”他的话有些哽咽了,说不下去了。我也是满含着泪水边为父亲擦泪边说:“没事儿,我不打算去念的,我要帮你赚钱还债!”

  父亲摇了摇头说:“不行,就是我这个父亲再没能力,也要让你上大学,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

  在求借无门的情况下,父亲最后下了狠心,背着我把家里的房契抵押了,担着高息风险借了一万块钱。

  就这样,我上了大学,我发誓就是每天吃着馒头夹咸菜,也要好好地读书,不辜负父亲的期望。此后,父亲拼命地工作,给人打零工还债,每个月还按时地给我寄来二百块钱,再加上我做家教赚钱,四年大学生活很快就熬过去了。

  父亲下岗养猪不成,母亲又因此中毒身亡。

  毕业那年,我的导师劝我考公费研究生,耐不住他对我的再三劝解,我也就试了试,可没想到,我竟然又以高出录取分数线三十多分的成绩考上了,需要继续留校学习。我很为难,我已经念完了大学,应该为家里尽一份力了,如果再念下去,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把想法对父亲说了,父亲却坚定地说:“念!一定要念,多少人想考都考不上呢,多好的机会啊!咱家不像以前那样困难了,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

  就这样,我又继续读书,家里的担子还继续由父亲独自担着。可是,就在我刚读研究生那年,父亲下岗了。

  父亲没有了收入,而我和母亲就像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样急需用钱,父亲在几天之内就急白了头发。

  母亲天天嚷着要吃肉,父亲给她买肉的时候向老板抱怨肉太贵。卖肉的人说:“现在猪难收啊,肉价怕还要涨呢!”父亲忽然有了个想法:自己何不养猪呢?

  说干就干,他在家里不大的小院儿里盖了个猪圈,去郊区买了四个小猪崽,养起猪来了。然而,父亲想得太简单了,在城里养猪,那是没事找事。尽管父亲精心地侍弄,勤快地打扫,尽量地让味儿小一些,可邻居的咒骂声还是不绝于耳,天天有人向街道办反映,总有人来找父亲的麻烦。

  父亲不断地给人家解释自己的情况,把家里的难处也不断地对人诉说,以期获得人家的理解。可是,这样也没能让人同情,一天晚上,四头养了三个月快要卖的猪,半夜里不明不白的就都被人下药毒死了。

  父亲第二天发现后,整个人都快气疯了,他抱着猪欲哭无泪,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呆坐了一天后,傍晚时分,父亲强压下悲愤,默默地把猪圈拆了,把毒死的猪放在木头上想火化了再深埋,可是怎么烧也烧不化,于是想去买点汽油浇上再烧,就上街了。

  母亲偷偷从屋里跑出来找父亲要吃的,看见了那些烧得半生不熟的猪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就撕扯着吃了起来。父亲在街上遇到了熟人,耽搁了一会儿才回来,等他到家时,母亲抱着半条猪腿,口吐白沫儿已死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悲愤、后悔、内疚统统都涌上了父亲的心头,使他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了,当时就晕倒了。后来,他被邻居急忙送到医院抢救过来。

  屡受磨难的父亲,依然坚强

  母亲死后的第二天,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回来最后看你母亲一眼吧,我对不起你,没看好她,她中毒死了!”说完,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也很悲痛,其实,母亲病了这么些年,我的心里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然而,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我还是有些受不了。

  我回去后和父亲默默地办完了母亲的后事,父亲就催我回学校,可我舍不得留他一个人在家,就在家陪他。

  第二天早上醒来,父亲早已经起来了。我替父亲洗衣服时,在他兜里发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儿,爸一直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自豪和满足,如果有一天,爸爸也突然离去,你不要难过。那是爸爸太累了,想歇一歇。我都替你想好了,你把家里这栋房子卖了。用那些钱把书继续读下去,将来要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不要像爸这样窝囊……

  我的天啊,父亲这是写的遗书呀,他不会是想做傻事吧?我拿着信,跌跌撞撞地向火车道上跑去,那是父亲这几天常去的地方。

  远远地,我就望见父亲的身影在铁轨中间笔直地站着。我急忙冲过去,一把拉住父亲的胳膊说:“爸,你不能这样做,没有你,我也不能活啊!”父亲转过头不解地看了看我,见我拿着那封信,他明白了。他安慰我说:“想哪儿去了,儿子,那是前些日子我心情不好时写的,我才不想死呢,那么多磨难都挺过来了,我还想等我儿子毕业后享几年福呢!”我这才把心放下来。

  太阳慢慢地升起来,父亲和我一起往家走。他说:“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让我牵挂的了,我打算把房子卖了,然后跟着你去大城市,我做点小买卖,你继续读书,你看这样行吗?”我眼里含着泪点头说:“行,咱们父子联手,一定能走过难关!”父亲拉起我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