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一把抱住他激动地喊着儿子你是我儿子的情景

一把抱住他激动地喊着儿子你是我儿子的情景

阅读数:1人阅读
一把抱住他激动地喊着儿子你是我儿子的情景

他睡不着,在炕上翻来覆去。他以为这样凉快又宁静的深夜也许只有他无法入眠,实则不然。他叫陈赌,旁边这个正打着鼾呓语的,是他的养父——陈笃定,这个夜晚,也许只有他半边身子都麻了却假装安然入睡。


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时候陈赌还不姓陈。三十好几又家徒四壁的陈笃定还改不了每天去赌坊玩几把的毛病,村里的人自然也都不愿把闺女许给他,陈笃定始终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直到有一天,村那头屠夫与他在赌坊起了冲突,最终以一局赌来收场,陈笃定豁出去赌上自己的一只手臂,而屠夫押上了被算命先生说成会克死家人的幼子。


结局是陈笃定赢了,挑衅又得意地抱着孩子回了家。他给他取名陈赌,他的孩子是用一场豪赌换来的。村里人都没想到陈笃定会将这孩子视如己出,戒赌攒钱来供他读书。自此,这个家开始像样起来。虽然有些穷苦但父子俩日子也算过得其乐融融,昨天早晨还收到了陈赌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一整天,陈笃定拿着儿子的通知书,逢人就迎上前去明里暗里夸陈赌聪明有出息。陈赌的生父却偷偷去找了他,希望他认祖归宗并表示陈笃定家境不济,肯定交不起学费。生父说得深情并茂,陈赌有些动心。


第二天陈赌醒来时,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陈笃定不在家,餐桌上的饭菜用开水捂着还是热的。他突然有些不安,随便扒了两口便想出门找养父。刚走出院子,陈笃定牵着一只狗崽悠哉地回来了。


院子里,陈笃定笑呵呵的逗着狗说道:“这是今天去赌坊赢来的,我叫它骰子好了,陈赌啊,你呢也确实该任祖归宗喽!我有骰子也就不孤单了。”陈赌看着故意笑得一脸灿烂的养父,艰难地开口:“爸,我以后会来看你的。”说完去屋里草草收拾了东西,走了。陈笃定看着陈赌的背影,落寞地靠在门口,许久,他抱起骰子佝着背踱进屋。


陈赌在生父家呆了半个月余,尽情享受到富裕人家的生活,天伦之乐几乎让他忘了养父。生父的寿辰,他清早出门选礼物。兴冲冲地跑到家门口时,大哥正冲父亲吼道:“爸,你怎么又把他弄回来了,我们迟早都被克死。”生父悠悠的回道:“听说他在城里读高中时县长的小女儿喜欢他,我不是希望拉拢县长,帮你在城里找个好差事嘛。他又考了大学,以后全家沾光,过两天就说为了他安心学习在镇上租个小房给他住,这么远总克不着我们。要说陈笃定也是够蠢,把一辈子积蓄都押在别人儿子身上,呵呵。”


陈赌的心猛地一颤,想起小时候陈笃定倚在门口等他放学,一把抱住他激动地喊着儿子你是我儿子的情景。他扔掉手上刚为生父买的新式打火机,转头就跑,他想快点回家,跪在养父面前,告诉他陈赌只有陈笃定一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