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剩饭

剩饭

阅读数:2人阅读
剩饭

母亲一直有吃剩饭的习惯。每次我吃不完的饭菜,母亲都会怜惜地将它们一扫而光。她一面喃喃地告诫我不能浪费粮食,一面艰难地将碗中的剩饭下咽。


说实话,我习惯了这样的溺爱。那些残留下的米粒,就像我在成长中犯下的过错,和深埋在天性里的瑕疵。而母亲从不挑食的嘴和肠胃,就像一片宽广的海,总可以无限度地将我的一切缺点收藏。


初二那年,我因成绩下降和后排同学一起被纳入了“家访会”的名单。说是家访,实则就是一个小型而又漫长的家长会。当天,所有差生及其父母都来到了学校。班主任冷若冰霜地站在讲台上,逐次点数着台下同学的罪恶行径。


我记得那天下着小雨。家长会开到了很晚很晚。临近结束时,对面的高中部教学楼上早已亮满了夜灯。差生们大都习惯了家长的纵容,刚被训斥完,便嚷嚷着肚子饿。我也不例外。


于是,一帮差生的母亲,领着自己的孩子,慢慢地靠近了校外的廉价餐馆。每个家庭各占一桌,边吃边聊。


母亲说了很多鼓励的话。今日回想起来,颇为感动。因为在当时,她不但得忍着失望的痛楚,还得故作善颜地开导我。可在当时,我并没有为此动容。我照旧剩了许多饭菜。直到我将筷子搁在桌上,才忽然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母亲会吃我的剩饭。想想,要是被周围这些虚荣的同班差生看见,指不定要说些什么。


母亲到底还是没能发现我的隐忧。她如往常一般,一面责怪着,一面伸手欲端我的饭菜。就在她双手快要碰触到我的饭碗时,我做了一个非常忤逆的举动。我假装抢先端饭,不想却将盘子碰到了地上。


清脆的响声刺破了周旁喧杂的谈话。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侧头,朝我所在的位置看来。此刻,母亲的手还固执地停留在原地。为了能让他们不再怀疑,不去猜想母亲会吃我的剩饭,我急中生智,微笑着对母亲说:“妈,我自己会夹菜。”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站上讲台,第一次召开差生家长会时,才猛然想起当年陪我坐在教室角落里的母亲。她始终都在紧握我的双手,试图给我力量。可我,却因为青春年少时的虚荣,那么任性而又无知地将她的爱,推向了暗无天日的低谷。


其实那天,我咽下了所有的剩饭。从来没有一碗饭,能给我力量,让我面对学习上的所有困难。

上一篇:蜗居经典台词

下一篇:如果有下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