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一个神经病母亲给我的冲动

一个神经病母亲给我的冲动

阅读数:1人阅读
  天气格外的冷,寒风呼呼地从北边刮过来……

  在街道上行走的人,有捂着脸的,有卷缩着身子的,天空中又飞满了干涸了的树叶,行驶在路上的车辆也仿佛感到降温后的冷却,声响也显得有些沙哑!

  “冬天来了!”冷的发抖的同事进办公室门就说,我意会他的所指。

  冬天真的来了,看看那冰冷的寒风,看看那冷却的阳光,再看看那一个裹了一层又一层的人,我们就不难看出冬天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别样的景致。冬天,对那些有防御寒冷能力的人来说也许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可对于那些没有抵御寒风能力的人而言,冬天那白雪天使就变成了恶魔,随时都有吞没他人生命的可能!

  这就是冬天独有的个性,有人喜欢,有人渴望,有人躲避,也有人恐怖……

  冬天也似乎从没有顾及人们这样或那样的的感受,像水流一样,依然在一分一秒地往前行走,今天同以往相比,没有什么两样,天是冷了一些,该出行的人依然在户外行走,我的生活也是照常如此,从家里到单位,再从单位到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已经从我生命中走了十几个春秋。

  到达上午九点钟左右,就在我们工作之余,办公室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惊动,响声刚停下来紧接着就从门外走进一个中年妇女,中等身材,外衣穿的一件浅红色的衣服,看上去很单薄,头发很乱,一看便知那是寒风的杰作。

  她神情有些默然,脸上没有一点微笑,两只眼睛看上去没有一点光泽!

  “请问,这是学校办公室吗?我想打听一下我女儿的读书情况?我……”

  她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小的几乎只看到她的嘴在蠕动,我们几个人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有一句话:我要看看我的女儿,我担心她!说的很清晰!

  在她零碎的语言中,我们终于才明白了她的来意……

  原来,她住在一个离县城较远的农村,晚上,总是听到女儿喊叫的声音,因为女儿上高中三年级了,她担心女儿逃学,为此,就来到学校问个究竟。

  这就是一颗母亲的心,把子女视为他们的生命与全部……

  看到这位可怜的母亲,在同情之余,我又不能不心生敬意。是的,尽管她神经迷乱,就连一句简单的话都要重复几遍,但她的心里还是装着自己的儿女。这也许就是母亲的伟大所在吧?我在心里寻问着自己,心情跳的很紧张!

  中年妇女的话滔滔不绝,每每谈到自己女儿的时候,她的脸上就能隐隐若若地露出一个母亲温和的笑意,我们几个人几乎都无法插嘴,只是静静地听着她的讲述。

  “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的女儿去?”我不由自主地说。

  那个中年妇女听到我的声音,此时才意识到,她在这里说的时间太长了,那漠然的眼神便有了一丝光泽,仿佛是像我们道歉,她向我们在座的人点了点头,就跟着我走出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那个中年妇女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这个中年妇女虽然与我豪不相干,但她为了自己的子女全然不顾及自己,她是个神经病患者,说话颠三倒四,语无伦次,在她人看来,就是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但是,在女儿的读书问题上,却那么执着与严肃!令人敬佩。

  是呀,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一个神经有问题的妇女都那么的执着,我们神经正常的人又做得怎么样呢?我敬佩这个有神经病的人,主要就是敬重她关心子女读书那颗执着的心……

  那个中年妇女走了,我相信,就她那语无伦次的话,没有逻辑的思维,走到哪里都会给哪里留下一个个笑柄,因为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说出的话难免就要颠三倒四的,说出一些啼笑皆非的话。

  户外的冷风依然在挂着,那个中年妇女亲见自己的女儿后,就走出了校园!寒风刮过她瘦弱的身影,带走了她仅有的一点温度。我相信,她一定很冷。

  那个中年妇女很快就消逝在街道里的人流中间,可从她那坚定的身影里,我却相信,她在见到女儿后,心里一定很踏实!

  一个可怜的母亲呀,虽然你自己都无法说清楚自己,可依然是那么值得尊敬!

  写下此文,我的心情很沉重!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