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长出母爱的袖口

长出母爱的袖口

阅读数:1人阅读
  初冬突然洒落的寒意,很冷。很冷的那天,辗转一个多小时的车,我去了对河儿子学校送几双天天换洗而忘记带的袜子。临河近山的地方,夏日要凉爽得多,冬天自然也寒冷不少。当时倾钱包所有,和儿子赶紧买了一件编织的恒源祥加厚毛衣。

  臭儿子浅灰色新毛衣恰到好处地敞向蔚蓝色校服大衣里,别有风味,帅气十足。可是不日,衣袖渐渐短在了儿子疯长的手臂里。面对最温暖最喜欢的毛衣,儿子可惜可叹的样子。

  周日,儿子在电脑上街头篮球,已经忘乎所以。喝的柠檬水已经备齐,零食顺手可拿,取暖器漾出了春天的舒适……

  开心快乐着的儿子真是花一样的少年!嘴角浮出笑靥的还有妈妈我。

  此刻,几十年没有拿过编织毛衣针的手,重拾旧技。针大了一号,线小了一码,也就松松地织吧!浅灰色的,配淡黄色的,色调不是一致,但现代可以跳跃匹配,何况儿子的妈妈是发散思维的妈妈。就这样定了,在妈妈的妈妈支持和鼓励声里,来一个更新式的,不用拆,就一针一线地从袖口内挑出针子,上针下针地编来织去,不熟练的母亲手中线,什么时候才可以孩子身上衣啊!从中午开始,一直到夜深了,三请四催的儿子准备安睡,不知白天黑夜的老母亲准备安歇,开始模糊的眼睛,已经酸痛的腰,有点生痛的手指,终于完成笨拙的编织。一看袖口的毛线应该有领口呼应,又在领口勾织了一行鱼刺针。总算“领袖”和谐一体了。

  新型毛衣扬在儿子睡意惺忪的眼帘,儿子笑眯眯地惊讶,儿子不说话。老妈妈的话传过来,我妹子真能干。得意地转向儿子,你妈妈能文能武是不是?儿子稚嫩的脸蛋自豪地怪模怪样,浅灰色的毛衣里悠悠袖口延伸淡黄色,风采别具地披在了儿子身上,儿子还是不说话,任长出母爱的袖口悄然低语,慈母手中线,儿子身上衣……

  儿子穿好又脱下毛衣,儿子还是不说话,突然,悄悄的眼眸深刻地看妈妈。是不是看出妈妈的脸蛋有根皱纹就像那没有尽头的毛线,默默地正在努力攀爬,为儿子操心担忧。怕儿子受伤,怕儿子孤独,怕儿子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