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文章 » 重拾儿时的记忆

重拾儿时的记忆

阅读数:1人阅读
  父亲每天都要在课余时间参加中心工作,所以我有很多时间是一个人留在学校,除了跟徐大娘一起出门外,有时也独自在家。父亲买了连环画,我一本一本的反复看,有时认字,有时看图,有时拿一张纸蒙在书上照着画书上的花花或娃娃。这样不知寂寞地等到父亲回来。

  有一天,有人送来一封信。那是谁给我父亲的信呢?信里又说些什么呢?我十分好奇,真想看一看啊。但是,我如果把信封弄坏,父亲会不会说我呢?问题是不打开信封又怎么能把信拿出来看呢?我脑子里一股脑儿地总想这个问题。我把信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最后我想,我一定要看一看,如果我能看懂信了,说不定父亲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地表扬我呢。于是脑子里立即呈现出我父亲笑着夸奖我的情景。我越想越得意,越想就越觉得有充分的理由看这封信了。我找出父亲的剪刀,生怕剪坏了里面的信纸,轻轻地把信封边缘剪掉,小心地把信从信封里抽出来。信是用钢笔写的随手字,有很多字不认识。我不甘心地反复看了又看,最后终于知道是胡叔叔给我父亲写的信。

  晚上,父亲回来了,我迫不及待地跑到父亲跟前并把信递给他。我一边给父亲说“这是胡叔叔给你的信”,一边十分得意地看着父亲,且迫不及待地期待着父亲给我的表扬。但是我看到父亲的脸忽然沉了下来,他严肃地问我,“你怎么知道是胡叔叔的信呢?”我还不识时务地笑着说,“我看了,我把信拆开看了。”我不说不打紧,父亲这一下真的生气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急于邀功不成,反而扎扎实实地挨了一顿严厉的批评。这也是我一生中父亲对我最严厉的一次处罚。

  父亲把我叫到房间里,批评我不该私自拆开别人的信件。他严肃地对我说国家法律规定私人信件受法律保护,私拆别人信件是犯法的。我不服气地反驳说,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父亲。这是我第一次跟父亲斗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服那口气。父亲却说即使是父亲的也不能在没有得到准许时就拆来看。如果养成坏习惯,以后去看别人的,那就是犯法的行为。我感到无比委屈,一是原来并不知道不能看,二是看父亲的就算犯法吗?在我心中,父亲就是我的,我也是父亲的,哪里还分什么别人啊,这跟犯法粘得上边吗?但是一看到父亲对我很认真的态度,我就害怕得无比委屈地大声哭闹起来。可是父亲并不管我如何哭闹,他一定要我认识到这是不好的行为。我越是闹得凶,父亲对我就越严厉,最后他要竟虎着脸让我立正站在房间里。在记忆中,父亲没有对我那样狠过。不知道是对父亲的崇拜还是被父亲的严肃镇住了,我不敢再出声,我也只有老老实实地一直站在那里。

  上夜校的人们陆续到齐了,父亲给他们上课了,我一个人在屋里不敢出去,要在往常,我就跟着坐到教室里听讲了。但是此刻没有父亲的许可,我是不能出去的。这时我也不好意思再哭了,被别人听见多不光彩啊。我把门关上,一个人在那里站着,站着。

  我双腿站软了,只好把身体的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再从右脚换到左脚。不知道为什么身子也不自在起来,一会儿这里痒痒,再一会儿那里抓抓,到后来简直不知道手脚应放在哪里了。心里一阵阵烦燥,口里一遍遍叽咕,“爸爸,快来吧,我坚持不住了。我再也不看别人的信了。”可是却不敢发出声音。我左等右等,久久等不到父亲来解除处罚。

  不知道是父亲忘了我在那里站着,还是他就是要罚我在那里站那么久。正当我上下眼皮直打架时,门开了,父亲走进来了,他放学送走了他的学生走进来了,可怜的我还站在那里。

  父亲不再生气了,他把我叫到跟前和蔼地对我说,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不该自己拿的东西不能拿,这信也一样,那不是自己的,就不能随便看,希望我能理解他给我讲的道理。我也不吵闹了,乖乖地直点头,并保证以后再也不犯了。

  从那以后,我知道私人信件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我不会再看别人的信了。

  但是这也给我一个错觉,我也一直认为我的信件也会很好地受到法律保护了。因为没有戒备,我为此吃了一辈子的苦头。这是后话,慢慢再说吧。